作者 | 博爱思(James Montgomery Boice)

本文选自《生命宝训讲道注释系列——罗马书》

阅读更多:打开研经工具→注册/登录→选择罗马书→资源选择《生命宝训讲道注释系列》,即可查看

 

罗马书1:1-7

 

耶稣基督的仆人保罗,奉召为使徒,特派传神的福音。这福音是神从前藉众先知,在圣经上所应许的,论到他儿子我主耶稣基督;按肉体说,是从大卫后裔生的;按圣善的灵说,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我们从他受了恩惠,并使徒的职分,在万国之中叫人为他的名信服真道;其中也有你们这蒙召属耶稣基督的人。我写信给你们在罗马为神所爱,奉召作圣徒的众人。愿恩惠平安,从我们的父神,并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

 

这段有力的文字,是两千年前一个犹太人基督徒,在希腊的哥林多城所写的一卷书信之开场白;他写信的对象是一群他素未谋面、远在罗马的信徒。这是何等非比寻常的一卷书信啊!如果它是在别的情况下,由另一双手写成,它就可能只是一封偶然写下的信函。但是这卷书信的作者是保罗;在圣灵的引导下,由保罗写成的这一卷古老的书信,遂成了自古以来对基督徒最有影响力的文件。

 

让我举两个例子来说明。第4世纪时,有一位杰出的哲学家和教师,名叫奥古斯丁(Augustine),他相信基督教的真实性。奥古斯丁是一个聪明而具吸引力的男子,但他生活放荡糜烂,这在当时许多异教徒知识分子中间是很寻常的。这种罔顾道德的生活方式使他越陷越深,无可自拔。在他的《忏悔录》(Confession)第八册里,他说到虽然他相信基督教的真实性,却一直迟迟不肯悔改,不愿对耶稣基督委身。

 

有一天他在意大利米兰一个朋友家的花园中,忽然听到一个小孩子唱道,“拿起来,读一读;拿起来,读一读。”他以前从未听过这首歌,歌词如此特别,所以他枧其为从神来的信息。为了遵守这信息,他匆匆去找了一本圣经,随意翻开,用好奇的眼睛浏览最先出现在眼前的文字。那天他翻到的刚好是罗马书第1 3章,“行事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昼;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荡;不可争竞嫉妒。总要披戴主耶稣基督,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私欲”(罗13:13-14)。这正是奥古斯丁所需要的。这番话促成了他的悔改。后来他写道,“突然之间,似乎有一道光芒出现在这段话的尾端,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油然而生,我心中一切的诱惑顿时消失无踪了。”奥古斯丁成了早代教会史——从保罗到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这段时期——最伟大的人物。

 

我用来证明罗马书的影响力之大的第二个例子,见于宗教改革者马丁·路德。他并不像奥古斯丁那样放荡不羁。相反的,路德是一个虔诚热心的教士——一看就知道是基督徒。但路德心中没有平安。他想要讨神喜悦,被神接纳。但他越努力,似乎越对自己灵魂的得救没有把握。他与神的关系不但未日益亲近,反而越来越疏远。他对神的爱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开始恨起神来,因为神对义的要求太高了,人根本作不到。路德在心灰意冷之际,转去研读罗马书,在1:17,他就找到了解决之道,“因为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神将这一节的意义向他敞开,路德明白了,原来他所需要的不是自己的义,乃是神的义,这义是白白赐给人的。更重要的是,这义是人可以白白领受的,不必靠人的好行为,乃是单单凭信就可以得到的。信就是指相信神的话,信靠他。路德这样作了,他相信的那一刻,就发现自己重生了,并且进入了神的乐园。

 

他这样说:“我从前心中对这位公义圣洁的神不存任何爱,因为他会刑罚罪人。我对他暗怀恨意。我恨他,是因为他不仅用律法和苦难来恐吓我们这些罪人,而且还用福音来折磨我们……但是神的圣灵使我明白了他的话语之后,我知道罪人称义是因信,靠着我们主耶稣的怜悯……于是我感觉自己重生了,像一个新诞生的人……老实说,保罗的这番话对我而言,就像乐园的大门。”

 

路德称罗马书为“新约的主要部分,是纯粹的福音”,他相信“每一个基督徒都应该彻底明白它,记在心上,并且每天阅读,把它当作灵魂日用的饮食”。

 

英国诗人塞缪尔·泰勒·柯勒律治(Samuel Taylor Coleridge)称罗马书是“所有存在的书籍中,意义最深远丰厚的一本”。

 

瑞士著名的解经家哥得(F. Godet)写道:“教会史上每一次伟大的属灵复兴,其肇因和影响都必然与对这本书信的深刻认识有关。”

 

 

基本的基督教真理

 

但真是如此吗?我们活在一个多疑的世代,不难想象现今有一部分的人听到或读到这些论述时,会对其提出挑战。我们知道神使用罗马书13:13-14,改变了圣奥古斯丁的一生,而奥古斯丁又以他对中古世纪教会的影响,改变了教会历史。我们知道神使用马丁·路德带来宗教改革。但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奥古斯丁活在第4和第5世纪,马丁·路德所服事的世代是16世纪。从那时到现在,已经物换星移,人事全非了。难道我们还指望,研读这一卷古书就能为现今世代带来非凡的影响吗?

 

我认为这种指望是有充分理由的,其中最大的理由是,基督徒信仰是人类历史上一股最庞大、最能带来改变的力量,而罗马书又是基督徒信仰中最基本、涵盖最广的一本书。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同意这种说法。我们不时会看到一些教师,他们只采取耶稣单纯的教训,而排斥保罗的作品,认为那些书信包含太多教义,太专门了,或用词太严厉刺耳了。他们说,我们只需要吿诉人神爱他们就够了。另外有人说,我们相信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作了什么。从这种观点出发,基督教的中心应该是社会性的教训;教义只会分隔人,只有伦理能提升我们的人格,促进人类的合一。这些观点都有某种程度的智慧存在,但是它们忽略了最重要的议题。人类基本的问题不是出在人不明白什么样的行为才是正确的,其实我们都知道得很清楚。问题在我们不去作我们所当作的。事实上,我们甚至缺乏去作的能力。奥古斯丁不依靠基督,而企图单凭自己的力量去革新他的生活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无能为力。同样的,问题也不是出在我们需要“知道”神爱我们,虽然我们确实常常怀疑他的爱。我们的致命处是在我们根本不爱神,这正是马丁·路德的发现。我们是与神为敌的。我们甚至对他怀恨;至少我们不肯让他管理我们的生命,他若想这样作,我们就会心生厌恶。

 

罗马书让我们看见神如何对付这问题。由于它指出神如何解决人类的这个基本困境,它也必须提出神对其他一切事物的真正解决之道。当我们悔改认罪,诚心开始爱神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过一个正直、满足的生活之秘诀。我们不会对行善的事漠不关心,或对社会现况袖手旁观,相反的,我们将成为一股行善的积极力量。

 

罗马书综览

 

接下去的篇章,和接下去的几册里,我们将仔细地来研究这一卷伟大的古老书信。由于本章是导言,我们最好一开始先在心中对整卷罗马书有一个概略的观念。罗马书包含了以下几个部分:

 

1. 开头的问候和介绍(1:1-15)。 罗马书是一本教义的论述;夹在典型的信件开头和结尾之间的,就是教义。但保罗和古代大多数作者不同之处在,他使用开头的部分介绍他的主题,后面再花相当大的篇幅讨论这主题。他的主题是“神的救恩”。“救恩”的意思是“好消息”。保罗所宣扬的不仅是好消息,而且是无与伦比的好消息,因为它来自那位至善的神。

 

2. 简短陈述主题(1:1-15)。 保罗在引言里指出福音的中心是神的儿子,主耶稣基督。但这个好消息有何特殊之处?保罗的简短陈述让我们看见,福音是神将他的义启示给我们,这与人的行为无关。这两节经文改变了马丁·路德的一生,因为它们指明了人生的答案不是努力行善以讨好神,而是安息在神借着耶稣基督所完成的大工里。

 

3. 分析人性的败坏,以及解释基督针对人的败坏而作的工(1:18-4:25)。 这是罗马书第一个主要的部分,保罗从人与神的关系来分析人的本性,其精辟入理实在是其他地方难以项背的。保罗首先指出,虽然人从自然界知哓神的存在,但人类的行动却表现得好像神不存在似的。或者即使他们口头上承认他的存在,但他们在悟性上却昏昧了,结果他们去拜受造物,而不敬拜造物主。这种故意的悖逆,神都看在眼中,他就惩罚人,任由他们陷入自己的罪所造成的后果里。罪所带来属灵上的后果败坏了整个人类,使我们被不可见的锁链所奴役。

 

每一个人都被牵涉到这个悲剧中。异教徒被涉及在内,因为他堕落的道德显示他被罪的权势捆绑了。那些“德高望重”之辈也牵涉进来了,因为他虽然赞成较高的行为标准,但无可避免地,他自己也达不到那标准。他的罪恐怕比异教徒还大。最后,保罗指出那些虔诚、为宗教大发热心的人之需要。那些只在宗教上虔诚的人,他们的问题是,单单信奉宗教并不能改变一个人的心。

 

但这正是福音介入的时机。虽然所有人都被罪污染了——保罗引用旧约的话提醒我们,“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罗3: 11-12)。神主动来拯救我们。他透过基督的工作,提供了我们所欠缺的义。这不仅是为犹太人作的,外邦人也包括在内。难怪英国的钟马田 (D.MartynLloyd-Jones) 牧师称罗马书3:21-31是“整本圣经中最伟大最高贵的陈述之一”。

 

这一部分也包括罗马书第4章,保罗在这一章里指出,他在第3章所解释的福音,是神拯救失丧罪人的一贯方法。神借着耶稣基督,完成他的救赎大工;在保罗看来,这事件距离他的时代并不远,但保罗指出,时代本身并不重要。那些生在基督降临以前世代的人,也可以因着相信他、仰望他的来临而得救,正如我们这些在他以后来的人,也可以因信而得救。保罗用旧约有关亚伯拉罕和大卫王的论述来证明这一点。

 

4. 观察救恩的全貌(5:1-8:39)。 有一些解经家认为,在这卷书信的第二个主要段落里,保罗开始从因信称义的教义,转到成圣的教义上。但钟马田的看法颇有见地,他认为保罗实际上是在显示神所成就工作的“确定性、完整性和最终性”。成圣固然包括在内,但保罗其实是在陈述神在基督里为信徒所成就的工作之全貌。这大工使他在神面前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和特权(5:1-11),能够与基督联合,得到新生命(5:12-6:23),使他不再处心积虑地想要靠律法来获致道德上的纯正(7:1-25),为他提供圣灵的能力以胜过罪(8:1-17)。最后的那段话更是充满荣耀,因为他说到在天上地上没有一件事能使我们与神在基督里那无可测度的大爱和能力隔绝(8:18-39)。

 

5. 基督徒的历史观(9:1-11:36)。 任何人若注意到第4章和第5章之间的转变,必然会发现第8章和第9章之间的差距更大。事实上,人们对此有不少的误解。即使许多杰出的解经家,也将罗马书第9章到11章视为岔出去的一段话,他们认为保罗完全离开了他的主题,而去讨论神单独为犹太人所定的计划。我相信正确的说法应该是,第9章至11章是在继续保罗前面所说的,特别是他在第8章末了讲到的信徒在基督里所享有的永恒保障。保罗已经声称,犹太人和外邦人都一样受到罪的捆绑。他指出基督所成就的救恩是垂诸永恒的,神不可能予以推翻或否认。或许有人会问,那么神的选民呢?似乎大多数犹太人都拒绝基督。若是这样,就必然会产生下列两种情形中的一种:(1)某些人(犹太人)可以不靠着基督而得救,保罗已经说过这是不可能的;或者(2)救恩是没有保障的,因为神显然已经破坏了他与犹太人定的约,所以救恩是不可靠的。

 

保罗的答案是,神并没有破坏他与以色列人的约。相反的,他今天还是和以前一样信实。神从亘古到永远是一样的。历史上从未有一个时刻是全部犹太人都得救的。—个人不能因为身为犹太人就自动得救。今天也没有人因自己特殊的身份而得救,不管你是否经常上教会,或道德高尚,或热心行善,或是某一国籍的人,或拥有基督徒的父母,这些都不能使你成为基督徒。我们是因信,蒙神的恩典而得救,意思是,救恩是出于神的选择和行动;毕竟这是神的救恩,而不是人的。神会一直作工,直到他救赎自己子民的旨意完成为止。

 

这是历史的意义。我们不是从帝国的兴衰或个人的成就来解释历史。我们从神为自己拣选子民,并且动工去雕塑他们,最终使他们得荣耀的事实,看到历史的意义。对保罗而言,这种思想是多么奇妙啊!所以他用罗马书11:33-36那首美妙的颂歌,作为这一段的结束。

 

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

他的判断,何其难测,

他的踪迹何其难寻!

谁知道主的心?

谁作过他的谋士呢?

谁是先给了他,

使他后来偿还呢?

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

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

 

 

6. 基督徒信仰在个人和国家生活上的运用(12:1-15:13) 。保罗并不是一个不切实际、只躲在象牙塔里的神学家。他的书信总是包含了实用的、与个人生活有密切关系的教训,而且往往以这一类的训诲作结束。此处也一样。保罗解释了神在基督里那白白的救恩,并且回答了各种合理的辩驳之后,就指出神的工作无可避免地会与个人和国家生活的细节交织在一起。他的重点是,基督徒的信仰不仅能改变人的生活,而且也只有它,能给世界带来真正的改变。

 

7. 结论,包括保罗对未来的计划,和最后的问安(15:14-16:27)。 使徒以书信的形式开始,也以同样的形式结束。在这一大段里,他陈述了自己对罗马教会的期望,并且表示他盼望在将捐献带给耶路撒冷的犹太信徒之后,能前去探访罗马教会。他又代哥林多人传达对罗马教会的问候。书信的末了是来自他同工的问候,以及他的祝福。

 

 

保罗的一般教训

 

路加在使徒行传第19章说到,保罗在宣教的旅次中,曾经在以弗所,对住在亚细亚的人传讲“主的道”(10节)。有一卷古抄本的旁注指出,他每天花五个小时讲道。计算一下,他每星期六天,每年五十二个星期讲下来,两年之内就有三千一百二十个小时的教导,这远远超过修一个神学学士或硕士学位所需的时间。你想保罗在那两年间,教导住在亚细亚的那些人什么功课呢?我认为他基本上是将罗马书的大纲教导他们:人类在罪中的败坏,神透过耶稣基督所提供的完美而永恒的救法。 换句话说,如果今天使徒保罗在我们中间作工两年,他也会教导我们同样的事。

 

罗马书的信息与现今世代有关联吗?只要人类(不管其属于什么种族、文化、国籍)继续因罪而与神隔离,那么罗马书都是切合现代需要的。

 

基督徒的信仰是否与时代相关?只要神能用它来拯救我们,使我们这些被罪污染的人成为圣洁;只要它能为我们解释人生的意义,并且改变历史,这信仰就与现今世代息息相关。罗伯特 ·哈尔登(Robert Haldane)是19世纪苏格兰一位杰出的解经家,他的罗马书注解尤其脍炙人口。他在总结罗马书的教训时说,“保罗下笔时没有求助于任何人类的智慧,他只是从属天真理的泉源撷取他的思想,将当遵守的法则谆谆教诲我们这些作耶稣门徒的人,如果人类能实际照着去行,整个世界必然改观,目前这种争斗、嫉妒、纷扰的现象必然消弭,恢复当初罪尚未进入世界之前的旧观,变成一个适合主造访、也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 


 

本文选自《生命宝训讲道注释系列——罗马书》

博爱思(James Montgomery Boice)著

阅读更多:打开研经工具→注册/登录→选择罗马书→资源选择《生命宝训讲道注释系列》,即可查看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