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与博士(二)

经文:马太福音2:4-12

本课内容

二、希律的激动(3-6节)

1.希律的反应(3节上)

2.对希律的反应(3节下)

当博士来到时,因着他们所引起对希律宝座的潜在威胁,希律感到非常困扰,他知道他必须有所作为,于是他想出了一个狡猾的解决办法。

3.希律的要求

 

“他就召齐了祭司长和民间的文士,问他们说:‘基督当生在何处?’”(4节)

 

这岂不是很有趣吗?希律既逼着要知道基督诞生之地,他必然晓得这婴孩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君王。他显然知道博士所要寻找的是弥赛亚,那位受膏者。当时在许多人的心中和口中都有一个盼望,就是靠所应许弥赛亚的来到与行动得着释放;希律活在这样的日子中,也就知道犹太人的王和以色列的弥赛亚是同一位。希律如同博士一样,知道这婴孩不单有人性,且有神性;但令人惊奇的是,他的反应与博士却截然不同,岂不是吗?博士定意要敬拜这位婴孩,而希律却因忿怒与惊慌想杀害他。然而希律很精明,他不会在这时候杀害博士,也可能无能为力这么做,因为有千名波斯军人伴随着他们,而他自己的军队却在外地参与小规模的战斗。此外,倘若他将他们杀了,他就无法得知那婴孩的消息。更重要的是,他所关注的并不是博士。他一心想要做的,就是把那婴孩杀了,因此在第4节那里他策划他的阴谋,将祭司长和民间的文士召齐了来。

1)他所咨询的人
1)祭司长

我们若晓得祭司们是谁,这将有助于我们的了解。在四福音书中,“祭司”这词只用于犹太人当中的一个阶级,就是那些在圣殿里侍奉的人。利未支派在以色列中有个特别的等级,因为他们构成一个祭司团体。实际上,你若不属那支派,你就没有资格在圣殿里侍奉。基本上,他们是治理以色列国的人,因为按上帝的计划,以色列是个神权统治的国家,由上帝的代理人治理。以色列国在神权统治之下,政治和宗教是不能分隔的。

在基督那时代,祭司可分成几组。首先是:

①大祭司

按理大祭司每次只能有一位,但那时却每次有好几位。大祭司是唯一能在一年一度的赎罪日(就是今日所谓的Yom Kippur)进入至圣所的祭司。在至圣所里,大祭司将血洒在施恩座上,为以色列全国那年的罪赎罪。他的袍子上有铃铛,以便至圣所外面的人得知他在里面是否有动静,因为他若带着罪进入至圣所,他将当场被上帝治死。所以当铃铛不再发声,他们便知道里面出事了。

大祭司因着得以进入至圣所的特权,他在以色列中是个赫赫的人物。他是公会的主席,由七十名长老组成(相当于美国的参议院与最高法院),负责制定并维护以色列的律法。由此,大祭司拥有极大的政治与宗教权势,在圣经里我们也可看到,例如耶稣与教会早期的主仆们(诸如保罗与司提反)的审讯,都是由大祭司主持的。正如我们可预料到的,大祭司时而也会因政治的原因被革职,这有赖于罗马人认为哪一位大祭司对他们最有利。当耶稣被捕时,有两位被称为大祭司的,就是亚那和该亚法。亚那虽被免职,并由该亚法取代,但亚那仍保持他的头衔与某种程度的权柄。那时或许还有别的大祭司在位。大祭司这职份具有极大的贵族阶级权势与政治威望。

②守殿官

次于大祭司的是守殿官;他协助大祭司献祭,也是圣殿的警卫长,有权捉拿人。由于他是由大祭司从自己的家或其中一个重要家庭中委任的,所以他可以被操纵为大祭司的傀儡。

③祭司长

祭司长实际上不是一个正式的职分,乃是由大祭司、所有前任大祭司、守殿官,以及贵族统治阶级中的其他祭司组成。他们是一组经过挑选的人,成为圣殿的监督、财政与行政者。这组祭司长的成员都在由七十人组成的“公会”中有席位,因此祭司长也是以色列的贵族统治阶级,智囊团,与掌握政权者。

④一般祭司

这些祭司不属于贵族统治阶级,他们被分为二十四组,一年只在圣殿中侍奉两次,每次一周。你若是个祭司,你住在别的地方,并有其他的职业,如木匠、石匠,或牧人。历史学家估计,在耶稣那时代,祭司约有一万八千人之多;相信基督的人,也大多是来自这组。使徒行传67节说:“上帝的道兴旺起来。在耶路撒冷门徒数目加增的甚多,也有许多祭司信从了这道。”与其他祭司相比之下,这些祭司可称是“好人”。

⑤利未人

这是祭司级别中的最底层,他们也分二十四组。利未人的事工是与圣殿的音乐及其他事务有关。犹太教的法典密什拿(Mishnah),这部告诉我们许多犹太人历史的书,称他们为圣殿警卫。除了音乐以外,他们在献祭的事工上没有其他的职分。

基本上这些祭司是整个犹太人国家的官员。当然,罗马政府覆盖在他们整个统治阶级之上,以致以色列成为其附庸国。到了耶稣时代,祭司长已成为一个腐败的政客团体,只顾寻求自己的利益。因此,他们在圣殿里的计谋层出不穷。从新约马太福音第2章提及他们开始,直至耶稣被钉十字架,他们一直与耶稣基督作对,以致而耶稣基督看来似乎是他们谎言、计谋,花招与政治的牺牲品。两者之间的冲突,没有比耶稣刚开始他的事工时更加显著,就是当他昂然直入耶路撒冷圣殿中,做了一条鞭子,将那地方扫荡洁净(约2:13-17)。这次的对峙发动了以后持续不断的冲突,因为耶稣乃是在攻击以色列宗教腐败与背道的最核心所在。

现在,请注意希律也召齐了…………

2)文士

文士是律法的学者与权威,他们终身致力于研究旧约。实际上有一个文士以斯拉,他甚至熟记整本旧约,以致他能凭他的记忆从创世记写到末了。有些文士加入法利赛党,因为法利赛人是拘泥字义者与律法主义的基要派者,他们相信律法所说的一切。另一方面,有些则加入撒都该党,因为撒都该人是自由主义者,否认诸如复活与天使等的圣经真理。因此,这是当时的两个神学派别:基要派与自由派,而这两个派别都有文士在他们当中。但不论是属于哪一党的文士,他们总是向耶稣挑战,试着找耶稣话语的把柄以陷害他。顺便一提,文士后来被称为拉比。但是今日的拉比并非属利未祭司派系,因为再也无人能追溯他们的家谱,以确定他们原是属于哪一个支派。

因此,希律召集了政治家与神学家在一起。他们必然因间接才得知这位新王的消息而感到烦扰。他们对自己的君王缺乏认识,以致让那些千里迢迢而来的波斯人占了上风,向他们宣告以色列自己的弥赛亚经已诞生了,因此公然的显出他们的无知。对于这空前绝后的事件,他们竟然一无所知!

2)他所掩盖的动机

希律对这些贵族统治阶级和神学智囊团查问基督当生在何处,显示他欺诈的手段是何等的高明。令我感到惊讶的是希律查问的原因,他并不是确实想要知道基督在何处诞生,以便恰当地应用他所得知的事实,而是要利用这知识以达成他狡猾的阴谋。我也不停地感到惊讶,今日许多人从圣经寻索知识,只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是要按上帝所定规的方式去应用它。这是不对的。希律查问上帝的话,为要以罪恶方式应用它,以抵挡上帝的旨意。我们不能以这种方式对待圣经。我们必须以上庄严、敬畏与顺服的心对待上帝的话语。

希律的心地并不是这样。实际上他原本就应该知道,不须查询。你是否知道弥赛亚在何处诞生是当时每个人都晓得的事?每个人都知道的,如约翰福音74042节所说:“众人听见这话,有的说:‘这真是那先知!’有的说:‘这是基督。’但也有的说:‘基督岂是从加利利出来的吗?经上岂不是说基督是大卫的后裔,从大卫本乡伯利恒出来的吗?’”希律或许也晓得,只是要加以确定。他不想浪费时间,因此要从以色列的智囊团得一个正式的宣告,而令人感到惊讶的,后者便给了他所要的。

4.给希律的回复

 

“他们回答说:‘在犹太的伯利恒。因为有先知记着,说:“犹大地的伯利恒啊,你在犹大诸城中并不是最小的,因为将来有一位君王要从你那里出来,牧养我以色列民。”’”(5-6节)

 

1)弥迦的答案

祭司长与文士引用弥迦书52节,告知希律弥赛亚当生在伯利恒。这是先知正式的宣告。奇怪的是,他们知道这事实,但对伯利恒所发生的事件却视若无睹,而且到了这时候,那些事件已经发生好几个月了,更何况牧羊人可能已向众人传遍这事。

弥迦是个发出雷霆万钧式谴责的先知,他不属于那些只讲人喜欢听的话者。他不是个迎合者,而是个斥责者,对当时虚伪的首领发出雷霆万钧式的斥责。他眺望远方,预言将有一个以弥赛亚身份到来的真正统治者。这王将在伯利恒小镇诞生,也即大卫生长之地,它曾一度被称为以法他。弥迦的话语也就是一个先知的话语,他将一个民族为他们的君王呜咽表达出来。他说:“他将来到,所有伪统治者将被搁置一边。真正的统治者将在伯利恒诞生。”

2)马太的补充

我很喜欢马太所做的,他在第6节的末了增添了一个细节。祭司长与文士可能只说了第5节,而马太则加上第6节,因为第6节的末了并不在弥迦书第5章出现。这类的补充可能不是出自祭司长与文士,但是马太引用它,正如他在引用其他旧约经文时也这么做。马太(或许包括希律的咨询者)所称的君王,是“牧养我以色列民”的那一位。这句话并没出现在弥迦书52节中。

新约作者为何不一字不改地引用旧约呢?

因为新约作者同样是因上帝的默示而写作的,他们有权修改旧约的一些内容,以便与上帝的灵当时给他们新的启示一致。他们会采用旧约的一部分真理,然后再加添上帝的灵所要作的澄清。

1)一个慈爱的牧人

有关这位统治者将如何统治,马太所作的补充带出了一个美好的信息。作为一个行将牧养他的百姓者,他将远胜过希律。马太实际上在问:“你想要以希律抵换牧人吗?你想要以一个杀魔及仇恨的阴谋者抵换一个疼爱并关照羊群的牧人吗?”他们知道这两者的不同。

2)一个名符其实的救主

历史上的每一个犹太人都知道弥迦书52节的明确性。先知说弥赛亚将在伯利恒诞生……而耶稣就在伯利恒诞生。即便祭司长与文士,就是当时处于领导地位的政治家和神学家,也都说他会在伯利恒诞生,正如弥迦所预言的。因此,今天当一些犹太人前来说:“弥赛亚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态度”,我所能说的就是耶稣那时代的人并不这么认为。古代拉比说弥赛亚是一个人,因为“态度”不可能在伯利恒出生,唯有人才能。同样的,那些说弥赛亚的概念就是一个犹太国度成为完美的概念者,也面对同样的矛盾。犹太国度的完美,有一天就在伯利恒诞生出来,这也是不可能的。弥赛亚是一个人,不是一个国度或是一种态度,而他的出生必须是在伯利恒。再者,弥赛亚若不实实在出生于伯利恒,那么弥迦、文士和祭司长们是在谈什么呢?更不用说这位虔诚的马太了。他们都同意弥赛亚将在伯利恒诞生,这也正是耶稣诞生之地。有趣的是,上帝利用罗马的一个法令,叫约瑟与马利亚回到弥赛亚应当出生的地方。

令人惊讶的是,这些正统的拘泥字义者有完整的头脑知识,在灵里却从未曾有任何的感触。(这种冷漠也就是律法主义的致命伤,难怪哥林多后书3:6节说:“……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不久之后,祭司长与文士的冷漠便产生了杀害基督的仇恨计谋。从马太福音第2章的冷漠,一直到福音书结束时的计谋与谋杀,这期间一切有关耶稣基督所应验了的预言,他们全然知悉。他们虽有全部的讯息,却仍然拒绝那些预言。耶稣甚至亲自提醒他们说,他们只需查考圣经就知道了,这原是他们擅长的事:“你们查考圣经,因……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5:39)。

3)人们对耶稣的不同反应

在研读耶稣的诞生之后,你或许意识到我们可以根据人对基督的反应,将他们被分三类。

1含敌意的人

希律深怕这小婴孩会干扰他的生活。因着妒忌与恐惧,他寻求机会将耶稣除掉。三十三年后,有些人仍有同样的感受,并且成功地完成了希律原来的计谋。

今天,有些人也心存这样的敌意。耶稣是他们生活中的阻碍,他干扰他们,颠覆了他们的计划;若有得选择,他们也会同样将他除掉。正如希伯来书所说,那些人晓得一切有关基督的事,却仍拒绝了他,实际上“把上帝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的羞辱他”(6:6下)。耶稣预先告诫门徒说,世人将会恨他与他的仆人:“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约15:18)。“……并且时候将到,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侍奉上帝”(约15:18)。当然,希律是这憎恨与敌视的典范。

2冷漠的人

第二类回应是冷漠,是祭司长与文士的特征。他们全神贯注于神学争辩、搞政治阴谋、耍手段争取权势、不顾百姓受损而在圣殿里牟利,以致他们的弥赛亚经已诞生了也置若罔闻。

今日也有许多对基督冷漠的人。我常想起耶利米哀歌112节,耶利米在那里向以色列呼求说:“你们一切过路的人哪,这事你们不介意吗?”换言之:“你们怎能毫不在乎?”这或许是最糟的回应。斯塔德特·肯尼迪(Studdert Kennedy)在一首诗中讽刺性地描绘了现代冷漠的严重性:

耶稣来到各各他,

他们将他悬挂在树上,

大钉穿入双手足,

做成十字架。

他们用荆棘冠冕,

使他伤痕深又红,

那是粗糙残酷年日,

人血低贱。

当耶稣来到伯明翰,

他们就此走过。

不伤任何一根寒毛,

只让他死去。

因人变得温柔,

不愿让他负伤,

他们只是走过,

而留他在一旁。

耶稣仍呼求:“饶恕!

他们不晓得所做的”,

寒冬之雨不断下,

湿透、冷冻、疲乏。

众人走过回到家,

眼中视而不见,

耶稣却蹲伏墙边,

大声哭喊十架。

3的人

第三种回应,即是博士的回应。对耶稣的回应,敬拜显然是三项选择中最好的一个。

三、希律的装作(7-8节)

1.召集博士

 

“当下希律暗暗地召了博士来,细问那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7节)

 

我称这为装作,因为这也许是圣经中最高明的伪善之一。希律很聪明,以致博士完全没起疑心。希律第一次召集祭司和文士虽是公开的,这第二次却是秘密的,因为他别有用心,而多一次公开的召集恐怕会引起疑心。他诡诈多端,不问婴孩多大,而问那星何时出现,借此引发博士对天文学与占星术的兴致。他对那星虚假的兴趣,掩盖了他真正的意图,就是要杀害博士前来寻找的婴孩。

希律“细问”他们在东方所看见,如今却看不见的星。他要知道婴孩诞生的正确时间,因他推测他若将伯利恒凡二岁以下的孩子杀了,肯定将那婴孩包括在内。马太福音216节记载他是怎么决定的:“……照着他向博士仔细查问的时候,凡两岁以里的都杀尽了。”

2.差派博士(8节)

这伪君子从博士得着他所要知道的消息后,“就差他们往伯利恒去,说:‘你们去仔细寻访那小孩子,寻到了,就来报信,我也好去拜他。’”

这种背信弃义的举动是非常卑鄙的,不是么?这里是那位可称颂的、荣耀与威严的上帝的儿子,却被一个愚人中的愚人寻索,这人原本应在他脚前俯伏敬拜,反倒想夺取他的性命。何等愚蠢的一个人啊!世上唯一的救主,他也想要杀害。因此博士毫不知情地成为杀害弥赛亚的工具,反倒以为他们有所帮助。然而,希律的阴谋更显示基督是真王,不仅因着他的血脉或是人对他的崇敬,也因着他被拒绝的缘故。倘若他不是真王,你以为希律会对他的诞生如此困扰吗?不。耶稣就是王,而马太尽他所能的从各方面证实这一点。

、博士的崇拜(9-11节)

1.星的重现

 

“他们听见王的话就去了。在东方所看见的那星,忽然在他们前头行,直行到小孩子的地方,就在上头停住了。他们看见那星,就大大地欢喜。”(9-10节)

 

博士曾在东方看见那星,但它消失了。他们从远方来到耶路撒冷,并不知接下来该往哪走或怎么办,直到上帝的荣光再次显现,重新保证他们并没走偏。上帝启示的征兆与弥迦书52节的话语既然在伯利恒聚合,他们便被引到他们正要寻找的那家去。这就是为何我说那星不可能是一颗真实的星,因为真实的星无法停在屋顶上而不将地面燃烧起来。上帝的荣光如同旧约时那样降下,且停留在那屋子上。它的引导使得博士们大大欢喜。

2.对上帝儿子的崇敬(11节)

1)敬拜的对象

 

“进了房子,看见小孩子和他母亲马利亚,就俯伏拜那小孩子……”(11节上)

 

1)他的住处

这时候,耶稣、约瑟与马利亚并不在马槽中,而是在屋子里;这表示婴孩已有几个月大了,约瑟一家也暂时找到了住处,直到他们重新得力,前往上帝要他们到地方去。约瑟与马利亚知道,对他们来说这是新生活的开始,他们必须抚养上帝的儿子,不能再回到以往平静的生活,除非上帝允许。

2)他的声望

你会留意到,这一节以及1113142021节的经文提起马利亚和孩子时,孩子总是在前,因为重点是在孩子。查尔斯•卫斯理这么说:“神性穿上血肉躯,道成肉身何奥秘。”当博士进了房子,“看见小孩子和他母亲马利亚,就俯伏拜那小孩子”,尊他为王。耶稣是敬拜的对象,并非马利亚。他们俯伏在地,屈膝敬拜耶稣;这种回应非上帝莫属,没有任何人配得。当路司得人想要敬拜保罗与巴拿巴时,使徒们禁止他们那么做(参 14:11-15)。同样的,当哥尼流在该撒利亚想要敬拜彼得时,彼得也禁止他那么做(参 10:25)。当约翰屈膝要跪拜天使时,天使说道:“千万不可!”(启19:10)。可是当博士敬拜耶稣时,没有任何的责备,丝毫没有,因为他们正在行他们应当行的。没人向他们说:“起来!”,因为这一位是上帝,是王。博士对基督的敬拜是正确的,而许多教会已忘了如何敬拜。

2)所献的礼物

 

“……揭开宝盒,拿黄金、乳香、没药为礼物献给他。”(11节下)

 

博士以献礼物敬拜上帝,这是敬拜的一个很好的方式。你说:“不!在敬拜时收集奉献款项,将破坏敬拜的精神。”我曾经也有这样的看法,尝试在敬拜时将奉献挪去,因为它是这么庸俗的的事。然而奉献不仅不会破坏敬拜的精神,反倒是敬拜其中最佳的一种表现!当博士前来敬拜时,他们并没带来一架大风琴,或一片彩绘玻璃窗给人观赏。他们以实际的表现敬拜,就是奉献礼物。

1)所献上的礼物

黄金

黄金是极为珍贵的物品,今日也一样。它只是为着最佳美的目的而用,比如圣殿的建造与设备(王上5-7;代下2-5)。它像珠宝一样被穿戴为装饰品,富人的器皿也是用金制造的。

乳香

希腊文的字义是“纯净的香”。这香料是从阿拉伯某种树皮抽取的白汁并加以研制的。此字的旧约希伯来文,其字义也是“白”的意思。乳香是用以献素祭,它的香气象征所献的祭上达上帝那里(利2:1);乳香也是婚礼游行行列所用的香粉(歌3:6)。

没药

没药也是从阿拉伯的一种能散发芬芳香气小树制成的,因此它散发一种芬芳的香味。在箴言7:17,它是用于熏榻;而在诗篇45:8,它则是用以熏衣服。它类似除汗剂;以斯帖在朝见王之前,她打扮时用上它(斯2:12);它在所罗门婚礼游行时也派上用场。在马可福音15:2,它与酒混合,用作麻醉剂,而在约翰福音19:39-40,它被用以包裹耶稣的尸体。

简言之,博士所献的,有珍贵的黄金、芬芳的乳香、芳香的膏油与香料。然而,博士献礼的意义远超过礼物本身的自然用途。

2)礼物的含义

我个人相信约瑟与马利亚这时候格外贫困,因为约瑟已暂时停止他的行业。所以当他们被上帝差遣到埃及陌生之地时,它们能利用这些礼物生活。由于约瑟很难在埃及建立他的行业,我深信这些黄金、乳香与没药是他们的资源,用以维持他们的生活,直到他们最终回到拿撒勒去。

①黄金

黄金是与君王相联系的。当约瑟在埃及作宰相(仅次于法老)时,他得了一条金项链子。当但以理在巴比伦帝国身排第三位首领时,他也得了一条金链子。圣经记载的君王都有金制的王冠与杖。所罗门到处都有黄金,列王纪上第十章就提及黄金十次,显示他的财富。由于黄金是献给君王的礼物,马太借此告诉我们:耶稣是王。

 

                                                                                       

认基督为王

当你求耶稣救你时,你必须承认他是主(罗10:9-10)。你是王的臣仆,不是他的同等。纳尔逊中将(Lord Nelson)总是恩待他所征服的敌人。在一次海战胜利中,一个战败的中将被带到纳尔逊的船上。他知道纳尔逊一向都以礼待人,便想利用这一点;于是他伸开双手往前走,似乎要以同等的身份与纳尔逊握手。然而纳尔逊仍站着不动的,说:“先拿出你的剑,再伸出你的手。”我们亦是如此。在做基督的朋友之前,我们必须先做他的臣仆。

                                                                                       

 

②没药

由于没药是用于包裹尸体,因此这礼物表明基督像常人一样是必死的。一开始就很清楚耶稣是必死的。霍尔曼·亨特(Holman Hunt)有一幅著名的图画描绘基督注定是必死的:图中显示耶稣是木匠店里的一个小孩子;他辛苦工作了一天之后,当他站在门口伸开双手舒缓时,夕阳西照着他,在后边墙上投下了一个十字架的倒影。那就是荷蒙韩特表达方式:耶稣也像常人一样,生下来之后也有一天必死。

③乳香

伟大学者与早期教会教父俄利根说:“这是献予上帝的礼物。”乳香表述神性,因为熏香总是用以献予上帝,作为蒙上帝悦纳的馨香之祭。在旧约里,它是储藏在圣殿前方一间特别的房间里;它被参入其它祭物中,在至圣所前一起献上给上帝,使馨香之气能上达上帝那里。出埃及记3034-38节告诉我们说,熏香是用以献给上帝的,不是人。以西结书1618节也称它是属上帝之物。

因此博士献黄金,表示他是王;献没药,表示他是人,注定必死;献乳香,表示他是上帝。他们或许不完全晓得那些礼物的含义,但是当我们回顾这事时,我们却看到这一切是个美丽的象征。

五、博士的规避

 

“博士因为在梦中被主指示不要回去见希律,就从别的路回本地去了。”(12节)

 

上帝接手破坏了希律的阴谋,要这些虔诚的博士将弥赛亚这位新王的消息带回波斯。他不但看顾了救主,也保守了博士。我们将在下一回看上帝如何在这一家前往埃及的路上照顾他们。

专心解答下列问题

1.希律所行的如何意味婴孩不单单是一位君王?

2.希律所询问的祭司长是谁?到了耶稣那时代,他们成了怎样的一批人?

3.属贵族统治阶级的祭司虽然普遍上都与基督对敌,但信从了真道的祭司(徒6:7)很可能是属于祭司级别中的哪一级?

4.文士是谁?

5.请叙述希律想得知基督诞生地的动机。

6.根据约翰福音7:40-42,许多犹太人都认为基督将出自哪儿?

7.旧约有哪个预言预测基督的诞生地?

8.马太在预言之后还添加了什么?它如描述那位所应许的统治者?

9.弥赛亚为何不是一种态度或是一个完美犹太国度的象征?那些深信弥赛亚是一个人者是谁呢?

10.祭司长与文士的冷漠最终演变成什么?

11.对基督的回应有哪三类?在基督的诞生中每一类是以哪一些人为代表?

12.在与博士的谈话中,希律在哪一方面假装有兴趣?他的哪些行动显示他真正的动机?

13.博士依靠哪两个从上帝而来的迹象,才到达耶稣在伯利恒的房子?

14.当博士到达时,约瑟一家不在马槽中,而是在房子里。这表示什么?

15.当经文提及耶稣与马利亚时,为何耶稣的名总是在先?

16.屈膝跪拜之举,唯为谁保留的一种回应?

17.敬拜其中的最佳表现是什么?

18.博士所带来的礼物被用作什么?对基督而言,它们具有何意义?

19.除了博士本身的福利外,上帝保守他们不受希律危害的另一个原因是什么?

仔细思考下列原则

1.有些人寻求圣经知识,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意图,并非用于上帝原定的计划上,你是否是其中之一?例如,你若觉得成功与财富至为重要,你是否在圣经中找寻强调上帝所提供的祝福与得胜的经文,却忽略了知足与试炼亦是每一个基督徒生活中的一部分?务要确定你从经文所作的结论并在生活上的应用,是合乎圣经作者的本意。

2.为何你认为对基督的冷漠比对他含敌意更糟?耶稣为何在启示录3:14-19谴责老底嘉教会?哪一种回应可能比较更关注基督?你是否察觉你自己的属灵健康?你若自欺,以为参与教会的聚会就是个基督徒,这有什么危险?你若不晓得自己有脑瘤,却以为这只是头痛而服用阿斯匹林,你会去看医生吗?为要让基督在我们生命中进行他所要做的工作,我们必须晓得这位大医生能满足我们一切的需要。你是否愿意让基督为你做定期的属灵检查,即使它意味着一些重大的外科手术?请列出你想要他为你动手术的事件并为这些事件祷告。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