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与博士(一)

经文:马太福音2:1-3

 

博士们在耶稣诞生时到访伯利恒的圣经故事,就记载在马太福音第2章。我们上回看到了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情况:该寻找自己的弥赛亚之犹太人,竟然对基督的诞生毫不知情,反而是这外邦人,当时并不是上帝的子民,却在努力寻找这位王。基督是王,不但因他是大卫的后裔,也因当代的立王者承认他是王这事实。在第一篇章中,马太向我们显示耶稣为何配得君王的尊荣。在第二章中,他告诉我们耶稣得了这尊荣,因他被这群波斯立王者识别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启19:16)。这事件再次强调了基督是王,并他作王的权利。

本课内容

这一回,我将在第2篇章所演出的奇妙戏剧中指出五个环节:博士的到达、希律的激动、希律的装作、博士的崇拜和博士的规避。

一、博士的到达

 

“当希律王的时候,耶稣生在犹太的伯利恒。有几个博士从东方来到耶路撒冷,说:‘那生下来做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1-2节)

 

1.当代的历史背景(1节)

你或许记得,magi(术士)这词实际上是无法翻译的,它指的是玛代祭司支派的后裔。经过多年,他们在巴比伦、玛代与波斯王朝持有重要地位,是君王的顾问,因此这词也在多方面同等于博士。耶稣诞生后,一些敬畏上帝的博士抵达了耶路撒冷。我们要从第1节留意两件事。

1)基督的诞生之地

 

“……在犹太的伯利恒……”(1节下)

 

1)位 

伯利恒是一个安静的小镇,约在耶路撒冷以南八至十公里。它曾经叫“以法他”,亦是旧约弥迦先知所指的。“伯利恒”之名,意思是“粮之屋”。这名合乎生命之粮的诞生地(参约6:48)。位于海拔约750米高的肥沃土地上,这小乡镇的产量不少。它夹在两座高山之间,所以看似露天剧场一般。由于多数建筑物都由当地的灰色石灰石而造,这些建筑物犹如从地升起似的。

2)历 

伯利恒这小镇有个既悠长又有趣的历史。你若回到记,就会发现雅各将利百加葬在伯利恒,且立了墓碑(创35:19-20)。我们也会发现路得嫁给波阿斯后,就居住在伯利恒(得4:11),从而能看到约旦谷与死海对面的故乡摩押。

更重要的是,伯利恒是以色列伟大君王大卫的家与城。如撒母耳记上指出,它一直也永远都是大卫城(16:117:1220:6)。在撒母耳记下231415节中,当大卫成了通缉犯时,他渴望着他故乡伯利恒之井的水。虽然罗波安后来在防御上将伯利恒巩固了,它仍然独特地以大卫城见称。上帝的百姓也依着弥迦书52节的预言,长久期待弥赛亚在这小镇诞生。他们等待着大卫更伟大的儿子弥赛亚,从大卫之城而出。但当他果然诞生时,晓得这事的人却很少。

3)意 

伯利恒这不出众的地方或许很合适,叫人在想起伯利恒时,只知道一件事:耶稣基督的诞生。这或许是上帝选择这无名之地的原因,而它也近于耶路撒冷,叫王诞生时能引起百姓全体的注意。倘若他们确实如上帝期盼那样对他敏感,那或许就会成为事实。

2)基督诞生的时日

 

“当希律王的时候……”(1节上)

 

1)耶稣出生日期的证据

基督在第一篇章的诞生,以及博士在第2篇章的来到,无疑的有一些的时间差距。基督诞生与希律的死似相隔数月,而我们知道后者在公元前四年的月食发生,也即在三月底或四月初的事。由此,耶稣的诞生或许是在四到六个月前发生。你或许也留意到马太福音211节说:“(博士们)进了房子,看见小孩子……”当博士们找到基督时,他不在马槽里,而是在房里。约瑟与马利亚大有可能已到圣殿献祭,完成她四十天洁净的日子(刚生产的犹太妇女所需献的祭),因为博士们若早些到来献礼,约瑟与马利亚就能购买到更贵重的祭物,而不是他们所献的斑鸠;这表示他们较贫穷。因此,当博士们到来时,婴孩基督至少长了一点。

2)希律背景的考查

①希律的地位

希律在基督诞生时作王。且让我给你一些历史背景,叫你能明白当时的状况。希律是半犹太人,半以东人,是住在以色列东南部以东人的半血统后裔。他愿服事管辖犹大地的罗马人,而身为耶路撒冷与犹大地巡抚安提帕特的儿子,希律竭力讨好罗马人,因此在公元前47年被立为加利利分封王。虽然这头衔的意义不大,但在罗马人当中,它仍是个尊荣的身份。七年后,在公元前40年,当东方帕提亚帝国攻打巴勒斯坦时,那里发生内战,希律便乘船急逃往罗马去。他说服了参议院,使他们相信他是支持罗马的,而且由于他是出自巴勒斯坦,知道如何处理那里的事,所以罗马人便立他做犹太人的王,并给他军队控制那地。三年后,希律终于获得了所承诺的权柄,真正成了犹太人的王。他一直持守这头衔,直到离世那一天。

②希律的恐慌

你现在是否明白为何博士们在第2节的询问(“那生下来做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足以使希律感到恐慌?希律远到罗马参议院那里耍手段,好不容易才得到军事方面的支持,使他刚得着的地位得以落实。现在当千名军队伴随着一些波斯立王者突然间进城问起“那生下来做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希律自然害怕起来。第1节便稍微透露了当时整个情景所带来的震惊:“当希律王的时候,耶稣生在犹太的伯利恒。看哪!(附注:中文和合本圣经没将“看哪”翻译出来)有几个博士从东方来到耶路撒冷……”这不只是“有几个博士来到”的意思,而是“你相信吗?博士们来到了!”(或者你是希律的话:“哎呀!他们来了!”)。东方的博士们竟然前来征询那生下做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诞生,这完全是意料不到且令人震惊的的事。

3)人们信念中所期待的

坦白说,这事件实不应该令人感到这么震惊。倘若那些犹太人仔细分析旧约,他们必得着一个清楚的指示:这正是弥赛亚来临的时候。历史学家告诉我们,当时的世界有个奇异的盼望,就是有一个君王将要来到。东方的人有这盼望,这就是博士们到来的部分原因。各处许多人都盼望着一个君王的到来,这亦是罗马历史学家们所承认的:

①苏埃托尼乌斯(Suetonius)写道:“东方传遍了一个古老且确立的信念,就是那时正注定是从犹大地来的人将统治世界的时候。”在记述第2世纪有关韦斯巴芗(Vespasian)在公元70年攻打以色列时,他回顾过去说:人们在第1世纪有一个盼望,就是有人从犹大地出来统治世界。于是人们便将他们的视线集中在那地方。

②著名罗马历史学家塔西Tacitus告诉我们同一个信念:“人们确信就在那时候,东方的势力将强大起来,从犹大地来的首领将得着一个世界性的帝国。”

③约瑟夫在犹太人的战争一书中说:犹太人有一个信念,就是“约在那时候,将有一个人从他们当中兴起,成为当时世界的统治者。”

根据苏埃托尼乌斯,在稍微迟一点的时候,我们看到亚美尼亚王提里达底(Tiridates)在一些博士的伴随下到罗马访问尼禄。我们也看到博士在雅典为纪念柏拉图而献祭。在耶稣诞生的同一个时候,我们看到罗马君王亚古士督被庆贺为世界的救主。我们也看到罗马诗人维吉尔(Virgil)在撰写有关一个刚出现的黄金时代。那时罗马人正在寻找一个黄金时代。现在东方既随着博士们来到了西方,因此当时便有一种惊人的感受,就是有一个伟大的救世主、伟大的领袖与统治者,将从某个地方来到。我不知道这一切期望是从哪里来的,但有趣的是它们都在同时间出现。时候到了!他们或许认识到一个前所未有的事件行将发生,有如保罗随后写给加拉太人的:“及至时候满足,上帝就差遣他的儿子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加4:4)。在某种意义上,时候到了,而有些人的确能这么感受到。

2.历史性的寻找救主(2节)

博士根据他们从但以理和其他被掳后住在巴比伦的犹太人所得的消息、基于他们自己对那能实践他话语之真神的信心,以及他们从天上所看到的迹象,便来到了耶路撒冷。虽然传统认为他们共有三位,但我们实际上不知确实人数,更不用说他们的名字,那些结论纯属推测。可是我们却晓得他们为着一个原因来到耶路撒冷,正如2节所说的。他们反复追问犹太人说:“那生下来做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在持续追问下,他们必然感到有些惊讶,因为每一次他们从每一个人所得的,都是困惑的回应。他们必曾以为这些犹太人应该晓得有关他们的王诞生的事。

这一节经文也许会激发你思想两个问题,第一个涉及基督之星荣耀的显现。

1)基督之星荣耀的显现

这星的性质是什么?有人相信这确实是一颗星;有些人则说这是木星,因为木星是众星之王;或者根据开普勒(Kepler)的理论,这是木星与土星的联合,形成鱼的形象。还有人说那只是一颗飘忽不定的彗星,或是某个低挂的发光体。此外,有人甚至说它是在人心中的命运之星。你想知道我的看法吗?让我们翻开路加福音289节来回答这问题。

1)上帝同在的标志

在以色列剩余信靠上帝的人当中,牧羊人是首批认识到基督的诞生者,因此天使向他们宣告基督的诞生就成了答案的关键所在:“在伯利恒之野地里有牧羊的人,夜间按着更次看守羊群。有主的使者站在他们旁边,主的荣光四面照着他们,牧羊的人就甚惧怕。”这里,牧羊人所见的光芒是什么呢?那就是主的荣光!

①在旧约中

你若回到旧约研究有关上帝的荣耀这概念,你就会发现上帝的荣耀是以光彰显出来。上帝一再地以发射的光芒显示他的同在;他将他的同在转换成人无法形容的光。当他引导以色列人经过旷野(出13:21)、当他停留在帐幕上边(出40:38)时,他的荣耀日间以云柱而夜间则以火柱显现。当摩西上山对主说:“求你显出你的荣耀给我看”,上帝就将他隐藏在磐石里,然后以荣光显示他的荣耀。实际上,上帝荣耀的光是如此的强烈,以致摩西下山后与百姓说话时,他的脸上仍保留着上帝荣耀的光芒(出33:18-2334:29)。上帝的荣耀是灿烂闪烁的光。

②在新约中

当耶稣在山上变相,借着彰显他的荣耀以显示他是谁时,他将他的肉身隐藏起来,三个门徒所看到的,是他的荣耀如日头那样的明亮(太17:2)。当耶稣再次从天降临时,他将大显灿烂闪烁的荣光(太24:30)。启示录说,上帝将关闭天上一切光体;天上的星辰将坠落于地,日头变黑像毛布,而月亮变红像血;天将会挪移,好像书卷被卷起来(6:12-14)。过后,在一片黑暗中,基督将以灿烂闪烁的荣光显现,地上万民则将哀求山和岩石倒在他们身上,把他们隐藏起来,以躲避他荣耀的面光(6:15-17)。

上帝的荣耀在圣经中以光显现。它是这么强烈的光,以致上帝告诉摩西说,没有人能见他的面而存活,因为他将在他强烈的光中被焚烧。这犹如站在太阳面前三米似的。我相信那天晚上所照耀的是主的荣光,从天降到地上,标志着上帝的荣耀以人的形体降下的时刻(约1:14)。我相信博士看见的,就是上帝的荣光。

2)上帝儿子的征兆

旧约中“星辰”的主要希伯来字是kokab。它的基本含义包括“照射或灿烂照耀”的概念。它可以指一颗真实的星,但时而亦用以指闪耀、发光的天使或人。

民数记24:17——这节经文预言了弥赛亚的到来:“我看他却不在现时,我望他却不在近日。有星(kokab)要出于雅各,有杖要兴于以色列……”换言之,有个光芒闪烁者日后将来到。我相信这预言所指的不是别的,就是上帝道成肉身的荣耀。

马太福音24:29-30——“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那时,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换言之,每当人子即将出现的时候,必有一个指向他的征兆。

你可晓得征兆为的是什么吗?它的目的是指向你想看到的东西。同样的,人子有个征兆,也即30节所指出的:“……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这就是人子的kokab,他灿烂照耀着。虽然新约并没有用这希伯来字,其希腊词所传达的概念是相同的。我相信这人子的征兆,不是别的,就是上帝自己的荣光Shekinah;上帝在那荣耀的、无法形容的光中彰显自己。

启示录1:16——上帝儿子犹如“烈日放光”地照耀着。与耶稣基督联系在一起的,总是上帝那奇妙的、灿烂闪烁的荣耀。

基督实际上是灵,他现在有了一个从死里复活的荣耀的身体。他有一个征兆伴随着他,就是他那灿烂闪烁的荣耀:他在山上向门徒显示的征兆与他再来时将彰显的征兆,跟他第一次降临时被指认为一颗星的征兆全都是一样的。我想它就是天上人子的征兆,而不是一颗真的星、或一些行星的结合、或在某人神秘脑海里的宿命论之类的思想。人子的征兆就是上帝自己的荣光Shekinah,灿烂闪烁的、炫耀夺目的光。

马太福音2:2——“……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希腊:aster)……”。被译为“星”的希腊文,指的不是真实的星,只不过用以表示灿烂闪烁或闪耀的东西。博士们在东方看见了一个照耀的物体而将它与王(基督)的诞生联系在一起。

马太福音2:7——希律要知道“那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希腊:phaino,意思是‘照亮’)”。实际上,他说的是:“这闪耀的东西是何时开始照亮的?”这问题意味着那星以前是不曾存在的,现在因耶稣的来到而出现了。

2)基督之星的引导作用

所以,我相信这星就是天上人子的征兆。它在人子首次降临时出现,就如它将在人子再次降临时出现一样。它并非天上的一种星体,因为占星术这种伪科学绝对无法预测主的来临。我怀疑博士们单从观察天空就断定弥赛亚诞生了。他们所看到的是他们以前未曾见过的。既晓得这星必然是某些独特之物,他们便联想到旧约的预言。不是任何占星术的研究给他们指引方向,而是上帝自己。这星与旧约在至圣所上照耀着的云柱和火柱相同;它灿烂的荣光往前行,并在孩子的房子上空停住了(太2:9)。现在请你告诉我,一颗真实的星能这么做吗?不可能。这星无非就是人子的征兆。

你说:“如果这星是基督在天上灿烂闪烁光辉的征兆,为何只有在伯利恒草原的牧羊人与在波斯的博士们看见呢?”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也是我所问有关这星的第二问题:为何上帝是这么严格筛选的呢?你可知道这对上帝而言并不是件新事。倘若上帝要使世上每一个人的眼睛都瞎了,看不见某些东西,他可以这么做。相反的,倘若上帝只要向某些人启示他所要启示的,他也能这么做。我只能这么说。他就是选择向这些牧羊人与博士如此彰显那荣耀,叫他们晓得它与基督的诞生有关联。马太并没详细描述他们如何骑马到来,路途多远,一路上在那里吃喝等等,因为这并不是他们的故事,乃是耶稣基督的故事;而他们在上帝的故事中的角色,只涉及与上帝有关的那部分而已。当上帝要完成某些事时,他如何进行处理那些事,岂不是很奇妙的么?上帝把基督的征兆,向远在波斯的博士,就是那些敬畏上帝的外邦立王者显明,使他们不但认识到它是基督的征兆,还知道必须上耶路撒冷去。

马太在第2节所强调的是这么的美妙,它记载博士们说到:“……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他们晓得基督是当被敬拜的,而且无人像他如此配得。奇妙的是,除了一些粗浅的旧约预言,以及他们自己的科学与迷信参杂的知识以外,他们再无其他能引导他们的资料。虽然如此,他们仍然是真心寻求上帝者。当征兆出现时,他们虽有疑惧而且缺乏全面的知识,他们仍满怀热忱地踏上旅途,前往寻找他们等待已久的君王。相反的,犹太人的领导层虽然手上有摩西五经和预言,天天阅读研究,却满足于对近在咫尺发生的事完全视若无睹。这里,我们再一次看到马太对犹太教有权位者的谴责,并对上帝向外邦人开启救恩福音的敏感。某时某处总是有人心里渴望一位从上帝那里来的救主,即使是一个微弱的征兆,他们也愿意追踪寻找他去。当你发现一些人像博士们那样,预备好了心来到耶路撒冷要寻求救主,这是多么令人激奋的事啊。

二、希律的激动

 

“希律王听见了(博士寻找一个君王的消息),就心里不安;耶路撒冷合城的人也都不安。”(3-6节)

 

1.希律的反应(3节上)

1)所面对的不安

希律非常清楚他这时刻是坐在一个火药桶上。首先,他知道城里的百姓不喜欢他或罗马的统治,他们要独立和自治。因此,他知道他们有心要推翻他和罗马的统治。此外,他也知道倘若波斯人乘机进来,与犹太人建立一庞大的联盟,由这位被称位犹太人之王的作首领,那么他就真是够麻烦了。更糟的是,那些波斯人可能有千名士兵伴随着进城,而这时他自己的军队却暂在国外。正当东方帝国构成对罗马持续不断的威胁,而冲突继续在酝酿中,希律知道他的职位与性命危在旦夕。虽然这时他至少是七十来岁,但他仍想紧紧抓着自己一生辛辛苦苦得来的一切。

2)所遭遇的困扰

希律感到“不安”。在希腊文中这是个主动词语,意思是“被震撼、搅动,或激怒“。希律这时又恐慌,又不安。实际上,对于这种反应的描述我不能想到一个比这更强烈的字眼。马太福音1426节也用了同一个字,显示它的强烈程度:“门徒看见他在海面上走,就惊慌了……”由于那神迹确实不寻常,他们惊慌了。同样的,希律不是无缘无故惊慌的。他毕竟心想自己是犹太人的王,自从该撒亚古士督给他这荣衔后,他一直努力维护持守它;现在突然间,一个新王显然来到了,要夺走他的宝座;而立王者也来了,要确保他登上宝座。希律可能就是这么想象:有关波斯立王者正在立一个犹太人的新王之谣言,正在城里满天飞。他也可能想象国内各处,在狂热分子和奋锐党人当中,有人将发起为争取自由的暴动。所以,这位颓废的希律体会到他必须采取一些彻底的措施,以维护他个人的利益。

2.对希律的反应(3节下)

1)恐惧缘由的概述

坦白说,希律高估了博士对百姓的影响,因为根据马太福音的记载,耶路撒冷人对博士所提出的问题似乎并不感到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们并没看到人群蜂蛹到伯利恒去;他们似乎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似乎没有任何激动的反应,这使我实在感到难以置信。千名士兵随着一批著名的立王者从波斯远道而来,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而民众当中却没有任何的骚动,这的确是令人感到震惊的事。对于这样的反应,约翰这么说:“他在世界,世界也是藉着他造的,世界却不认识他。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约1:10-11)。与一般情况相比,这类事件应当激起高度的关注,但事实恰恰相反。耶路撒冷并无人起义高喊:“我们将得胜!”,也无人喊叫:“推翻希律,另立新王!”。我想原因是人们害怕希律过于信靠上帝。马太福音23节说:“耶路撒冷合城的人也都不安”,不过这是因为他们对希律可能采取的行动感到害怕。他们有许多的疑惧,因为从过去长久痛苦的经历,他们知道这疯子的忿怒与仇恨是无限度的。他们想,倘若博士们惹怒了希律,势必有一场大屠杀;他们对这可能性甚是惧怕。

除了所犯的残暴行为以外,希律也有一些正面的成就。正如一般穷凶极恶的人一样,他是个非常能干的人。当他身为加利利的年轻巡抚时,他大大的战胜了那地的游击队,带来真实的平安。他为罗马征收税务的效率很高。历史也告诉我们,希律既是一个很有才华的演说家,也是一个圆滑的外交家;在战场上他是个果断的领袖,能扭转局势,反败为胜。他是巴勒斯坦史上唯一曾维持和平与秩序的统治者。在危机期间,他甚至将所收的税银还给人民,叫他们有足够的钱财生活。实际上,公元前25年发生了一场严重饥荒,他便将宫里的金盘熔化,然后把钱分给贫困的人民。他有一个庞大的福利计划,以致人民无法得着衣服时,他从外地输入了衣服供应他们。所以他的确做了一些事,使人民喜爱他,因为他是个机智的政治家。

2)恐惧缘由的确定

可是这不表示他不是个心狠手辣、疯狂的暴君。他对每一个人都极度的猜疑和嫉妒,到处感到受威胁,因而终生策划谋害他人。马加比人(Macabees)为着以色列的自由反抗希腊,哈斯摩尼人(Hasmonias)则是马加比人的后裔,所以希律不信任他们,策划谋杀他们一整族人。罗马人占领以色列后,他深怕哈斯摩年人也同样会反抗他,因此密谋杀害他们每一个人,好叫他们无一人能盼望那么做。他甚至杀了自己的妻子米利暗和她母亲亚历山德拉,又因怕米利暗所生的两个儿子会篡夺他的王位,也就把他们二人杀了。在离世前五天,他下令处死第三个儿子。他一生被贪恋权势、对他人极其的猜忌,以及疯狂的报复心态所奴役。当他快要离世时,这暴君极其恶毒与嗜杀的性格更是到了极点:他退到耶利哥去,下令捉拿耶路撒冷一些最显著的人物,诬告他们,把他们关在牢里,然后在他离世的时刻将他们处死。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他明知在他离世时,没有人会为他哀悼,所以定意用这手段使全城在他离世时都在哀悼。

当这些博士骑马进城问道:“那生下来做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马太说希律听见了,就心里不安。没有什么事比他的权势受到威胁时更令他感到不安了。希律恐慌之心,与博士平安之心成了何等的对比!这或许是因为希律选择做个愚昧人,而不是智慧人。加贝林博士(Dr Gaebelein)为耶路撒冷与希律感到不安的原因,清楚地这么下结论说:“这伟大的城市,与它堂皇的宗教机构、宏伟的希律圣殿(那时仍在建造中)、贵族阶级的祭司制度以及慈善机构,对那位将要来的王全都一无所知;不!他们不愿那君王的来到,他们自以为满足。这预示了王被拒绝的故事,其背后的整个原因。那位从天上来的王,不但旅店没有房间给他,就是在他自己的子民中也没有容纳他的余地。他们不接待他。希律王心里不安,耶路撒冷合城的人也都不安。希律深恐他的宝座受威胁,这宝座原不是他的。耶路撒冷知道希律的恐慌意味着什么:背叛、屠杀、与受苦。”没错。众人不安的原因,乃是他们晓得希律是怎样的一个人,而他们害怕日后将发生的事。且让我告诉你,他们是有理由害怕的,因为不久之后,希律派他的士兵到伯利恒去,将凡是两岁以下的孩童都杀了,只是为着要确保他将那位可能成为新王的杀了。这就是为何耶路撒冷感到不安。

解答下列问题

1.伯利恒与耶路撒冷相距多远?伯利恒的位置具有何双重的意义?

2.希律王是何时去世的?而基督又是何时诞生的?

3.请简略说明希律如何得着犹太人之王这地位。

4.根据古代历史学家,那时各地的人普遍期待着什么?

5.保罗所言的哪节经文,叙述了弥赛亚降临的恰当时机?

6.耶路撒冷人对博士的问题之反应,为何可能使他们感到惊讶?

7.博士所见的星,有哪些自然的解释?这与牧羊人在路加福音2:8-9所见的,又有哪些超自然的解释?

8.上帝荣耀的同在,在旧约中以哪些方式彰显呢?在新约呢?

9.人子的征兆,能给予最合理的解释是什么?

10.希律问起那星的原因暗示了什么?

11.除了观察天象以外,博士们还应用了什么其他的知识,以确定弥赛亚诞生了?

12.为什么只有某些蒙拣选的人如牧羊人与博士,才能看见那奇特的征兆?

13.马太所关注的既非博士的细节,那么他在2:2所强调的是什么?

14.当博士来到耶路撒冷时,为何引起紧张的气氛?

15.马太的记载缺少了些什么,以说明博士的问题对耶路撒冷人的影响不大?

16.耶路撒冷人有何反应?为什么?

17.请简略叙述希律的名声为何既是个有才干又是个狠毒的领袖。

仔细思考下列原则

1.我们能轻易的说,倘若博士来到耶路撒冷时我们也在场的话,我们会为着弥赛亚可能诞生的事感到激奋;但我们也可能像其他的群众一样漠不关心,除非我们熟悉旧约而且是寻求真理者。然而,像“只要我在那里,我势必相信”这类假说性的陈述是没有价值的,重要的是我们回应的素质。以默想的方式阅读彼前1:3-9数次,同时评估你对救主的爱与信靠深度的真挚性。你是否经历到8节所说的喜乐呢?爱、信心,与喜乐之间,你看到了什么关联吗?

2.耶路撒冷人更是惧怕的,是希律还是上帝呢?结果是谁在指挥他们的生活?耶稣在马太福音10:28警戒门徒说,在面对反对时,他们不要怕人能对他们做什么,而是要怕上帝将如处置那些对福音从无反应的人。你对时事与金融危机的惧怕,是否超过你对上帝的敬畏,以致世俗而不是永恒的事在控制你的生命呢?哪种惧怕会给你最大的自由感?为什么?(参照29-32节)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