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忧虑和沮丧

 

生活多艰难,时而碎人心。若在假期的旅途中车坏了,这很难处理。如果出了交通事故,造成终身残疾,就更令人痛心疾首。当然,艰难的程度不同,痛苦也有大有小。艰难常起于日常琐事和生活责任,痛苦多源于极端事件。本章关注的是平凡生活中的艰难,以及面对艰难时容易出现的反应——焦虑和沮丧。

 

焦虑

 

几年前,我查考了整部新约,寻找新约里面通过训诫或事例所教导的各样信徒特质,我发现有二十七个。不出所料,“爱”的教导最多,大概有五十次。也许有点意外,“谦卑”是第二位,次数与第一位接近,有四十次。但真正使我惊讶的是,在所有这些教导中,“信靠神”是第三位,有十三次以上。

 

信靠神的反面是焦虑或沮丧,耶稣经常谈论焦虑。祂谈论焦虑最著名的经文是马太福音6:25-34,“焦虑”一词祂总共用了六次。我们不该忧虑应当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明天发生什么。耶稣谈论焦虑时的另一个用词是“不要惧怕”,有些译本译为“不要怕”(见太10:31;路12:7)。保罗在腓立比书4:6用自己的话重提这项忠告:“应当一无挂虑”。彼得也训诫说:“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祂顾念你们”(彼前5:7)。

 

对别人说“不要焦虑”或“不要害怕”,我们是尝试借着鼓励、劝诫去帮助别人。但耶稣对我们说(或保罗、彼得受圣灵感动而写)“不要忧虑”,这话有道德命令的力量。换句话说,不要焦虑是神的道德旨意,或更直白地说:“焦虑是罪。”

 

焦虑是罪,原因有二。第一,我已经提到焦虑是不信任神。在马太福音6:25-34中耶稣说,既然我们的天父关心天上的飞鸟、田野的花朵,他岂不更关心我们现世的需要吗?彼得说,我们把焦虑交给神的基础在于神关心我们。这就是说,当我焦虑的时候,我其实是相信神不在乎我,在那一刻,在引起我焦虑的特殊环境里,祂不会看顾我。

 

请想一想,如果你所爱的人对你说:“我不信任你。你爱我?你会照顾我?我不相信!”这是何等羞辱!然而,焦虑就是对神说同样的话。

 

焦虑是罪,还因为焦虑是不接纳神对我们生活的供应。神的供应也许可以简单地定义为:神在祂的宇宙中为祂的荣耀和祂子民的福分安排一切。有些信徒难以接受神安排所有事件和情况这一事实,也就是看不到这真理的光辉。相反,我们更关注引起焦虑的直接缘由,忘记了这些直接缘由是在神的至高掌管之下。

 

我不得不承认,焦虑是我最顽固的试探。这并非说我像寓言故事里的那只小鸡,怕天塌下来无处可逃。相反,焦虑的试探和我经常需要坐飞机有关。我坐飞机时,常要从所居住的城市先飞到另一个主要机场换乘。那个航班常常晚点,以致换乘时间很紧迫。于是我就开始焦虑,我能否按时到达目的地呢?我经常被安排在到达后数小时内开始演讲,所以顺利换乘非常重要。(显然,在我的一生里这是小事一桩,或者和其他人的问题相比也是如此,但当时它对于我的确是大事。)

 

我的日程安排是准时到达目的地,在演讲前安顿一切。但如果神的安排和我的不一致,那该怎么办?如果神安排我迟到,甚至错过会议,我可以做什么?(这些我都经历过。)我是否会向试探屈服,变得焦虑、烦躁、狂怒?还是我信任神,相信神最终掌管着我的旅程,接受祂的任何安排?我在这领域屡次挣扎,得到的结论是:我焦虑不是因为不信任神,而是不愿意顺服,不愿意欢心接受祂给我的安排。

 

我常这样想:“主啊!我及时到达在会议上发言很重要,主办者都指望着我呢!我若不准时到达,他们该怎么办?”但是,我也学会了自我疏导:“不过,神啊,这是你的会议,你让不让我去,全在于你。那些盼望我按时到达的人如何处理,也在于你。神啊,无论你如何安排,我都接受。”

 

在接受神的旨意或我常称之为神的时间表上,约翰·牛顿的作品给了我莫大帮助,我在本书第四章就谈过他。在一封寄给朋友信里,牛顿写道:

 

信徒应该寻求成熟,而基督徒成熟的标记之一是对神旨意的默许,这种默许源于对神的智慧、圣洁、主权、良善的顺从……只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就不至失望。我们有限的眼光、短视的目标和渴望也许会被驳回,但我们的核心祈盼是神的旨意可以实现、也必然实现。我们作为受造物、罪人承受创造者的安排,这令我们变得何等崇高!这对我们得到内心的平安何等必要!但这种超然的境界常常被冷落、忽视;我们倾向于关注次要的因素,事件的直接缘起,忘记了我们的一切遭遇都有神的美意,故必定正确,合乎时宜,也应当结出美善的果子。若由此升起焦虑、忿恨、抱怨,就不仅犯了罪,自己也受折磨。然而,既然神掌管万有,神连我们的头发都数过;既然大大小小的每件事情都在祂的供应之下,都有祂的目的和意义;既然祂有一个智慧、圣洁、仁慈的目的,一切都为此而生而成——那么,我们只需要忍耐,谦卑地跟从祂的引导,欢乐地守望幸福的结局……放下一切,在一切事上看到祂大能的作为,真心相信祂给予的胜过我们所求所想的,这样的人是多么幸福![1]

 

你也许像我一样常受焦虑的试探。若是如此,你能识别出容易使你焦虑的情形吗?当神的旨意和你的计划不一致时,你是否和我一样也会烦躁?如果是这样,我鼓励你记住本章提到的经文,并以此祷告,特别要联系反复引发你焦虑的情形祈求。最重要的是,求神赐你信心,相信在这些情形里祂对你有属天的圣意,这旨意源于神无限的智慧和无比的良善,最终是为了你的益处。之后,若神的计划与你的背道而驰,求神赐你一颗顺服的心,使你可以顺服祂属天的旨意。[2]

 

忧愁

 

忧愁是焦虑的同义词。虽然某些译本在马太福音6:25-34中用的是“焦虑”,新国际版却使用“忧愁”一词。然而,我们通常把忧愁和长期艰难痛苦、看似没有出路的境遇联系起来。这些情形常使人难以入眠,“忧愁”该做什么,却又意识到自己无能为力。

 

例如,我有几个朋友,他们的子女长大后还在物质上或精神上依赖他们。这些朋友经常彻夜难眠,忧愁孩子的未来,将来爸爸妈妈都死了,孩子该怎么办?我的朋友都不缺钱,即使钱不是问题,问题依然存在:“谁会照顾我的孩子?”

 

这些情况的确困难,我在此必须谨慎,因为我没有经历过如此难解的情形。我不想轻率地无视这些状况,但如果要遵守圣经的教导,就只有照经上所讲的去行,别无选择。在新国际版圣经里,耶稣这样说:“不要为明天忧虑”(太6:34)。

 

在艰难的时候,神的应许和圣灵的工作确实会帮助我们。最近,我的朋友正在经历令人忧愁的状况,他叫我看菲利普斯现代英文译本Phillips Modern English的彼得前书5:7:“你可以把忧虑的全部重担扔给祂,因为祂亲自关心你。”菲利普斯译本常被看为意译,我相信此版本准确地捕捉了彼得前书5:7的意思。耶稣说神不会忘记每只麻雀(见路12:6)。你是祂的孩子,祂岂不更亲自关心你?

 

但是,我们常真的以为眼前的状况比神的应许更大,很难相信这些应许。每逢这样的时刻,我常在一位父亲的话里找到力量(这父亲的孩子被鬼附身):“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可9:24)。这位父亲挣扎的信心,和耶稣家乡拿撒勒的人所表现出的固执不信(见可6:5-6)是多么不同。神尊重我们的挣扎,圣灵也会帮助我们。但重要的是,应当通过信心荣耀神,即使软弱,步履蹒跚,也不能因为不信侮辱神。

 

沮丧

 

和焦虑或忧愁类似的罪是沮丧。焦虑含着惧怕,沮丧则涉及对阻碍计划的人和事不满或愤怒。我要从电脑中打印一份重要文件,然而打印机打出来的却是一团乱码。我不是相信神完全掌管电脑的运作,神有充分的理由允许故障,而是变得垂头丧气。其实,这种反应源于我在那一时刻的不虔,因为那时我活得如同神与我的生命或境遇无关。在引起沮丧的事件里,我没有看见神无形的手。我在那一刻根本没有想神,反而完全集中于令我沮丧的直接原因。

 

诗篇139:16给了我很大帮助来对付沮丧:“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你所定的日子”不仅指生命的长短,也指每日遭遇的一切事情和状况,这是极大的鼓舞和安慰。所以,发生令我失望沮丧的事情时,我就引用诗篇139:16对神说:“这状况是今日你对我的一部分计划,帮助我以信心回应,使我遵循你的旨意。请赐我智慧,使我知道如何处理这种情形,不至沮丧。”

 

请注意,当容易使我沮丧的情形发生时,我准备了什么资源:

 

具体合用的经文;依靠圣灵,祈求圣灵使我能作敬虔的回应。祈求神赐我实际的智慧应对当时的情形。毕竟在打印机的例子中,重要的文件必须打印出来。

 

询问神我需要学什么或注意什么也很有益处。有时候神会使用一些令人沮丧的事情,使我们注意需要成长的地方,甚至推动我们前进。总之,生命中所遭遇的一切即使存在看得见的原因,也没有一件不是最终源于神看不见的手。

 

请容许我重复本章中讲到或暗示的内容。焦虑和沮丧都是罪。我们不可以像通常对待一个堕落世界的艰辛那样轻视它们,或轻易抹掉。你能够想象耶稣曾经焦虑或沮丧吗?生命中的一切若不像耶稣,就都是罪了。是的,没有人此生能免于焦虑或沮丧(至少这不是我的期待)。但是,我们永远不应该任由焦虑和沮丧化作性情的一部分,正如不能容忍奸淫成为习性。请记住,焦虑和沮丧即使不如奸淫严重,却仍然是罪。所有的罪在圣洁的神看来都是严重的。

 


[1] John Newton, Letters of John Newton (Carlisle, PA: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60), p. 137

[2] 我知道有些人非常忧虑,以至于耗尽精力,导致健康出现问题。这些状况超出本书的范畴,需要专业的帮助。我要对付的是日常生活中的忧虑。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