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不虔

 

在谈及可接纳的罪的具体领域时,我常会听到这样的评论:骄傲是众罪之根。在微妙的罪的显明和演化过程中,骄傲的确扮演重要的角色,这点我同意,但我相信另一种罪比骄傲更根本、更广泛、更容易成为诸罪的根源,这就是不虔的罪。在某程度上我们都不虔。

 

你惊讶吗?受冒犯吗?我们并不认为自己不敬虔,毕竟我们是基督徒啊,不是无神论者或坏人。我们去教会,我们不犯大罪,我们有高尚的生活。在我们的观念里,不虔的人过着邪恶的生活。那么,我怎么可以说信徒或多或少都不虔呢?

 

与一般的想法相反,不虔和邪恶是两码事。善良可敬的人也可能不虔。保罗在罗马书1:18中说:“神的愤怒,从天上显明在一切不虔不义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义阻挡真理的人。”请注意,保罗把不虔的人和不义的人区分开来。不虔指的是对神的态度,而不义是指思想、言语、行为里的罪。无神论者或世俗论者明显是不虔的人,然而很多道德正直、甚至声称相信神的人也不敬虔。

 

也许可以这样定义不虔:日常生活中很少想到神或者根本不想神,不想神的旨意、神的荣耀、对神的依靠。那么,你就知道,人可以过高尚的生活却依然不虔,因为在他或她的生命里神是无关紧要的。我们每天在处理日常琐事时都会遇到这样的人。他们也许待人友善、彬彬有礼、乐于助人,但他们的思想里根本没有神。他们可能甚至每周抽出一小时左右去教会礼拜,但在一周余下的日子里他们活得就像神不存在。他们不恶毒,却不敬虔。

 

可悲的是,很多信徒在生活中也很少想神或根本不想神。也许我们在新的一天的开始花几分钟读经祷告,但之后整天的活动差不多过得就像神不存在。我们很少想到依靠神或对神的责任,也许一连几个小时我们一点都没有想起神。这样看来,我们跟友善、正派、不信的邻舍几乎没有分别:他的思想里没有神,我们也少得可怜!

 

仔细阅读新约我们就不难看到,我们离圣经里敬虔的标准多么遥远。上面提到,我们很少思念依靠神,在这方面请思考一下雅各的话:

 

嗐!你们有话说:“今天、明天我们要往某城里去,在那里住一年,做买卖得利。”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你们只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作这事,或作那事。”(雅4:13-15

 

雅各并没有指责这些人制定计划,做生意赚钱。他指责的是,在计划里他们没有承认要依靠神。我们也在一直做计划,事实上没有些许计划我们便不能存活,不能完成生活里最平常的职责。但是,我们的行为也常像雅各谈论的这些人。我们做计划时也没承认计划的推行完全依靠神,这就是不虔的表现。

 

同样,我们也很少想到对神的责任,以及经文里所启示的我们有责任按照神的道德旨意生活。这并不是说我们过着罪恶昭彰的生活,而是说我们很少想到神的旨意,大多数时候我们满足于不犯明显的罪。然而,保罗却对歌罗西的信徒这样说:

 

因此,我们自从听见的日子,也就为你们不住地祷告祈求,愿你们在一切属灵的智慧悟性上,满心知道神的旨意,好叫你们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凡事蒙他喜悦,在一切善事上结果子,渐渐地多知道神。(西1:9-10

 

请注意,这篇祷告是多么以神为中心。保罗切盼听众充满神旨意的知识,也就是神的道德旨意。他渴望他们的生活配得上神,完全讨祂喜悦,他为这个目标祷告。这就是以神为中心的祷告,保罗希望歌罗西人成为敬虔的子民。

 

要知道歌罗西信徒不是超级基督徒;他们是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生活在比你我更不虔的文化里。然而保罗希望、祈求他们过敬虔的生活。

 

我们为自己、为家人、为朋友的祷告,怎么和保罗为歌罗西人的祷告相比呢?我们的祷告反映了神的旨意、神的荣耀吗?表达了用生命讨神喜悦的愿望吗?还是说,我们只是祈求神介入家人、朋友在经济、健康上的各种需要,就像向神呈上代办清单。把这些暂时的需要带到神面前并非不对,这其实也是承认时刻依靠神的一种方式。但若只是为这些祈求,我们不过把神当成“神圣的杂役”。我们的祷告从本质上说是以人为中心,不是以神为中心,这样说来我们都或多或少不敬虔了。

 

对保罗来说,生命都应当活在神的同在里,而且要留心取悦神。例如,请注意保罗如何教导歌罗西教会的奴隶(很可能是一部分会众)敬畏地服侍主人。

 

你们作仆人的,要凡事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讨人喜欢的,总要存心诚实敬畏主。无论作什么,都要从心里作,像是给主作,不是给人作。(西3:22-24

 

“都要从心里作,像是给主作的”(23节)这忠告提供了一项原则——一项在职业上或专业里寻求敬虔生活应当遵循的原则。然而,又有多少信徒以此原则过每一天呢?不信不虔的同事只为自己的升迁和加薪工作,没有丝毫取悦神的意思,我们对待职业的态度不也如此吗?

 

或者想一想我们所注意到的那乱七八糟的哥林多教会!保罗却依然这样写道:“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无论作什么,都要荣耀神”(林前10:31)。此句中的“都”字涵盖了一生所有的行为。我们吃要荣耀神,开车要荣耀神,购物要荣耀神,在社会关系中也要荣耀神。在我们所做的一切事上都要荣耀神。这就是敬虔人的标记。

 

那么,都要荣耀神到底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我吃饭、驾车、购物、交谊都有双重目的。第一,我愿我所做的一切都蒙神悦纳。我愿我处理日常事务的方式都讨神喜悦。故此,我为即将到来的一天祷告,祈求圣灵引导我的思想、言语、行为,都得到神的欢心。

 

第二,我愿平凡的一天里的所有活动,都在人面前荣耀神。耶稣说:“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6)。与之相反,保罗对罗马教会自义的犹太人这样说:“你指着律法夸口,自己倒犯律法,玷辱神吗?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们受了亵渎,正如经上所记的”(罗2:23-24)。请想一想:若你日常交往的每个人都知道你相信基督是救主,你的言行能否在他们面前荣耀神?或者,你也许像这样一位父亲,你的孩子会对别人说:“若神和我爸爸差不多,我就不想和神有什么瓜葛。”

 

希望我们没几个像这位父亲,他对孩子的严酷亵渎了上帝。我们在别人面前要寻求荣耀神,在这个积极方向上我们走了多远?在日常活动里的所言所行上,我们是否特意以祷告的心寻求祂的荣耀?在这些活动中,我们是否实际上很少或者根本没有思念神?

 

不虔倾向的显著迹象,是缺乏和神发展亲密关系的渴望。诗人写道:“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几时得朝见神呢?”(诗42:1-2)。

 

这并不是唯一的经节。在诗篇63:1,大卫谈到渴慕神,切切寻求祂。在诗篇27:4,大卫渴望居住在神的殿中,瞻仰祂的荣美。这是古时敬虔人的热望。然而我们今天却很少有人这样宣告了。一个有道德的、正直的人,甚至为事工繁忙,但已经不再向往和神建立亲密的关系,这就是不虔的标记。

 

对于敬虔的人来说,神是中心,是生命的焦点。他们用以神为中心的视角看待生命的每个境遇、每项活动,无论暂时的还是属灵的领域,都是如此。但这种以神为中心的态度,只有在与神不断亲密的背景下才会形成。如果没有这份亲密的关系,没有人可以真心取悦神、荣耀神。

 

如果你仍然顺着我的推理,就会看到没有绝对敬虔的基督徒,就是说我们也不敬虔,我们里面仍有一定的不虔。我们应当谦卑、诚实地自问:“我究竟有多不敬虔?”我生命里有多少地方没有敬重神?我在多少日常事务上没有纪念神?

 

完全敬虔和彻底亵渎是一条线的两端,我们所有人都在中间的某一个点上,只有耶稣有完全敬虔的生命。大概没有哪个信徒过着彻底亵渎的生活,但这条线上,我们的位置在哪里呢?当你思考自己的生命时,请记住:我们不是在谈论正义与邪恶,我们谈论的是神与我们的生命是否相关。一项又一项的调查不断告诉我们,基督徒的价值与行为模式和不信的人没什么两样。为什么?调查结果一定反映了一个事实:我们在日常生活里很少或根本没有思念神,很少或根本没有思想如何取悦与荣耀祂。这不是说我们存心特意把祂置之度外,我们就是不管祂,不去思索祂。

 

在本章开头,我说过不虔是最基本的罪,甚至比骄傲更基本。请想一想,如果我们每天都意识到我们一切所是、一切所有、一切所成都是神的恩典,骄傲会得到多么大的遏制。我和妻子曾经为两个人哀痛,他们善良正直,但放荡张扬,并乐在其中。我提醒自己和妻子:“若非神的恩典,我亦不免如此。”自义的骄傲是常见的可接纳的罪,这罪直接源于我们不虔的思想。

 

如果知道神聆听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流言蜚语、讥笑嘲讽、恶言恶语、论断人等舌头上的罪就不可能泛滥。或多或少的不虔引发舌头上的罪。我们没想到,生命里的每一分钟都活在全知全察的上帝的同在之中。

 

我相信,其他所有的可接纳的罪,最终都可追溯到不虔这罪根。以树做个比方:所有大大小小的罪,都长在骄傲的树干上。但维系树的生命的是根,而在这例子中的根就是不虔。最终,是不虔赋予生命显明出来的罪。

 

如果不虔的思维习惯如此普遍,我们应当如何对付这罪呢?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如何更敬虔?保罗对提摩太说:“在敬虔上操练自己”(提前4:7)。“操练”一词源于当时的竞技文化,指的是运动员为准备竞技比赛每日接受的训练;它暗含训练里的承诺、坚持、纪律等。

 

保罗希望提摩太和历史历代的信徒致力于敬虔上的成长,特意追求敬虔,就如同那时代的运动员追逐世俗的奖牌。但我怀疑,多数信徒很少思想,甚至从没想过如何在敬虔上成长。

 

我不得不将对敬虔的淡漠和城市年轻人的态度进行对比。他们最近在附近的电子商店门口露宿,一些年轻人在冰天雪地里度过寒夜。他们只是想确保买到数量有限的新型电子游戏。有个年轻人周六早晨九点半到达,一直等到周日上午八点商店开门。我们有谁在对敬虔的追求上这样热心呢?

 

追求敬虔的目标应该是:越来越认识到生活中每时每刻都有神同在,对祂负责、依靠祂。这目标还包括在最平常的生活中日益渴望取悦祂、荣耀祂。

 

当然,敬虔上的成长始于此认知:我们需要在生活最基本的领域中成长。我希望已经解释清楚了,我们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地不敬虔,在日常生活里很少在乎神或根本没有在乎神。我再次强调,你也许有高尚的、正直的道德,常去教会,但若很少思念神,你就是不敬虔。

 

我知道,仅仅凭纸上的文字无法说服任何人,无法使人同意自己多多少少不敬虔。一则,对很多人来说,在日常生活中不思念神看起来不像是罪。我只能请求你在祷告中思考本章的信息,诚实地问一问自己:有多少时光在不思念神或很少思念神的混沌中逝去?若在一天的纷繁事务中都荣耀神,我的表现会有什么不同?

 

因为不虔可谓包罗万象,辨认我们在生活中的哪些具体领域常未念及神会很有帮助。这些领域涵盖了工作、爱好、娱乐、观看体育节目,甚至驾驶态度。于此有帮助的经文包括提摩太前书4:7-8;哥林多前书10:31;歌罗西书1:9-103:23;还有诗篇42:1-2;63:1;27:4背诵、思考这些经文和用这些经文祷告会很有益处。

 

最重要的是,祈求神使你更认识此事实:生活中的每一天、每一刻,都在祂遍察一切的目光之下。你也许忘了祂,但祂一定记得你,一定察看你的一言一行,一定知晓你的所思所想(见诗139:1-4)。不止于此,祂甚至鉴察你的动机。那么,就让我们思念祂,如同祂思念我们。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