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先写好的历史 (下)

经文:精选经文

 

旧约和新约的先知有一种知识,超越了人的心智能力——他们记载了预先写好的历史。已应验的预言印证了圣经的作者是上帝。因为只有上帝是无所不知的,所以预先写好的历史就是对圣经真理强有力的辩护。

1. 亚伯拉罕

在创世记1215章,上帝对亚伯拉罕说,他的妻子撒拉要生一个儿子,大国要由他而出。上帝发出这个预言的时候,撒拉九十岁,亚伯拉罕已经快一百岁。由于生不出孩子来,他们的信心动摇了。但上帝来找亚伯拉罕,对他说:“到明年这时候,我必要回到你这里,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个儿子。”(创18:10)因为撒拉听见上帝的话喜笑,所以亚伯拉罕给他们的儿子取名以撒,意思就是“喜笑”。以撒的出生印证了上帝对亚伯拉罕和撒拉说过的话。

2.   西

在出埃及记第3章,我们看见摩西在软弱和摇摆的光景当中。他需要一种东西来改变他;上帝挑选了预言。他对摩西说,摩西所站的地方要成为以色列人敬拜的地方(12节)。在出埃及记19-40章,摩西回到那里,与全族的人一道敬拜上帝。另外,上帝还对摩西说,他的哥哥亚伦正赶来迎接他(参 4:14)。接下来,在分别四十年之后,他们在燃烧的荆棘那里重逢。上帝在摩西身上使用预言,就像他在亚伯拉罕和撒拉身上一样——来证明他是上帝。

3.  

基督道成肉身圆满实现了先知说过的一切话。犹太领袖来见基督说:“夫子,我们愿意你显个神迹给我们看。”(太12:38)事实上,基督预告了他的复活(39-40节),后来应验了它(太28:6)。施洗约翰想知道耶稣究竟是不是所应许的弥赛亚,于是打发几个门徒去见主。耶稣回复约翰的时候,提到他应验了弥赛亚的预言(太12:2-6)。

4. 西

1)他的命运预告出来(结12:12-13

“他们中间的君王,也必在天黑的时候将物件搭在肩头上带出去。他们要挖通了墙,从其中带出去。他必蒙住脸,眼看不见地。我必将我的网撒在他身上,他必在我的网罗中缠住。我必带他到迦勒底人之地的巴比伦,他虽死在那里,却看不见那地。”(结12:12-13

这段经文说的君王就是西底家王。以西结称他为君王(现代译本译作“领袖”),因为当时约雅敬虽已被掳,但依然还是犹大王。以西结预言说,有一个人要被带到巴比伦,至死住在那里,但从未真正看见那座城。

2)他的命运应验出来(王下25:1-7

“西底家背叛巴比伦王。他作王第九年十月初十日,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率领全军前来攻击耶路撒冷,对城安营,四围筑垒攻城。于是城被围困,直到西底家王十一年。四月初九日,城里有大饥荒,甚至百姓都没有粮食。城被攻破,一切兵丁就在夜间从靠近王园两城中间的门逃跑。迦勒底人正在四围攻城,王就向亚拉巴逃走。迦勒底的军队追赶王,在耶利哥的平原追上他,他的全军都离开他四散了。迦勒底人就拿住王,带他到在利比拉的巴比伦王那里审判他。在西底家眼前杀了他的众子,并且剜了西底家的眼睛,用铜链锁着他,带他到巴比伦去。”(列下25:1-7

这个预言应验了。西底家睁眼看到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他的众子惨死。耶利米书52:10-11说:“巴比伦王在西底家眼前杀了他的众子,又在利比拉杀了犹大的一切首领,并且剜了西底家的眼睛,用铜链锁着他,带到巴比伦去,将他囚在监里,直到他死的日子。”以西结怎么会知道这一切的事呢?因为那位无所不知的告诉了他。在圣经的语境当中,这是预言应验的一个很好见证。

 

一、圣经论到推罗的预言

二、圣经论到西顿的预言

三、圣经论到埃及的预言

四、圣经论到尼尼微的预言

 

本课内容

五、圣经论到巴比伦的预言(赛13:19-2214:23;耶51:2643

巴比伦是古代世界最伟大的城市之一。它的富庶(甚至比尼尼微还富有)、文化、教育、贸易和建筑远近闻名。

1.  

以赛亚书13:19-22节:“巴比伦素来为列国的荣耀,为迦勒底人所矜夸的华美,必像上帝所倾覆的所多玛、蛾摩拉一样。其内必永无人烟,世世代代无人居住。阿拉伯人也不在那里支搭帐篷,牧羊的人也不使羊群卧在那里。只有旷野的走兽卧在那里,咆哮的兽满了房屋;鸵鸟住在那里,野山羊在那里跳舞。豺狼必在他宫中呼号,野狗必在他华美殿内吼叫。巴比伦受罚的时候临近,他的日子必不长久。”

上帝用火与硫磺灭了所多玛和蛾摩拉,现在这几座城市的遗址埋在死海底下。当先知说巴比伦要像所多玛和蛾摩拉一样的时候,是在预告这座古代最伟大城市的覆灭。

以赛亚书14:23节:“我必使巴比伦为箭猪所得,又变为水池;我要用灭亡的扫帚扫净它。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耶利米书51:2643节:“人必不从你那里取石头为房角石,也不取石头为根基石;你必永远荒凉。这是耶和华说的……她的城邑变为荒场、旱地、沙漠,无人居住,无人经过之地。”

这些预言告诉我们巴比伦废墟上的许多事情:那里会有某些动物。阿拉伯人不会在那里支搭帐篷,它们要无人居住,那里要全然荒凉。

 

                                                                                             

考古学的证实

巴比伦在公元前18世纪由汉谟拉比创建,但达到鼎盛却是在公元前第七和第六世纪,尼布波拉撒(Nabopolassar)和他大名鼎鼎的儿子尼布甲尼撒统治期间。19世纪的考古发掘使我们认识到巴比伦曾经何等伟大。在此之前,这座城的遗址极其荒芜,没人知道它座落在哪里。现在我们知道,幼发拉底河穿过城中央,并从城墙底下流过。城的四周环绕着湿地和沼泽。我们从希罗多德(Herodotus)那里得知,巴比伦占地面积约有500平方公里,四围的城墙长达90公里,城墙外围有一条又宽又深的护城河。城墙有95米高,26米宽。城墙上装有一百扇铜制的城门。[1]

                                                                                              

2.  

1)大城的陷落

希罗多德向我们讲述了巴比伦失陷的过程。波斯人看见这座城极其宏大,想把它据为己有。然而,他们知道自己没能力攻破城墙。他们计算出来,幼发拉底河的河床又深又宽,足以让军兵淌水过去。于是国王居鲁士下令他的部队沿河岸挖掘巨大的水渠,把河水从城内引走,使河流枯竭[2]

1)伯沙撒的宴席

巴比伦人感觉高枕无忧,甚至波斯军队突然闯进来的时候,他们还在大摆宴席。在伯沙撒的宴席上,群臣用他的祖父尼布甲尼撒从耶路撒冷的圣殿抢来的金器饮酒。但以理书5:1-12说:“伯沙撒王为他的一千大臣设摆盛筵,与这一千人对面饮酒。伯沙撒欢饮之间,吩咐人将他父(或译‘祖’,下同)尼布甲尼撒从耶路撒冷殿中所掠的金银器皿拿来,王与大臣、皇后、妃嫔好用这器皿饮酒。于是他们把耶路撒冷上帝殿库房中所掠的金银器皿拿来,王和大臣、皇后、妃嫔就用这器皿饮酒。他们饮酒,赞美金、银、铜、铁、木、石所造的神。当时,忽有人的指头显出,在王宫与灯台相对的粉墙上写字。王看见写字的指头,就变了脸色,心意惊惶,腰骨好像脱节,双膝彼此相碰,大声吩咐将用法术的和迦勒底人,并观兆的领进来,对巴比伦的哲士说:‘谁能读这文字,把讲解告诉我,他必身穿紫袍,项带金链,在我国中位列第三’。于是王的一切哲士都进来,却不能读那文字,也不能把讲解告诉王。伯沙撒王就甚惊惶,脸色改变,他的大臣也都惊奇。太后(或译‘皇后’,下同)因王和他大臣所说的话,就进入宴宫说:‘愿王万岁!你心意不要惊惶,脸面不要变色。在你国中有一人,他里头有圣神的灵,你父在世的日子,这人心中光明,又有聪明智慧,好像上帝的智慧。你父尼布甲尼撒王,就是王的父,立他为术士、用法术的,和迦勒底人,并观兆的领袖。在他里头有美好的灵性,又有知识聪明,能圆梦,释谜语,解疑惑。这人名叫但以理,尼布甲尼撒王又称他为伯提沙撒;现在可以召他来,他必解明这意思。’”

2)伯沙撒的命运

于是王召见但以理。但以理对王说:“王啊,至高的上帝曾将国位、大权、荣耀、威严赐与你的父尼布甲尼撒,因上帝所赐他的大权,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在他面前战兢恐惧。他可以随意生杀,随意升降。但他心高气傲,灵也刚愎,甚至行事狂傲,就被革去王位,夺去荣耀。他被赶出离开世人,他的心变如兽心,与野驴同居,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湿,等他知道至高的上帝在人的国中掌权,凭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国。伯沙撒啊,你是他的儿子(或译‘孙子’),你虽知道这一切,你心仍不自卑,竟向天上的主自高,使人将他殿中的器皿拿到你面前,你和大臣、皇后、妃嫔用这器皿饮酒。你又赞美那不能看、不能听、无知无识、金、银、铜、铁、木、石所造的神,却没有将荣耀归与那手中有你气息,管理你一切行动的上帝。因此从上帝那里显出指头来写这文字。所写的文字是: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讲解是这样:弥尼,就是上帝已经数算你国的年日到此完毕。提客勒,就是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毗勒斯(与乌法珥新同义),就是你的国分裂,归与玛代人和波斯人。”伯沙撒下令,人就把紫袍给但以理穿上,把金链给他戴在颈项上,又传令使他在国中位列第三。当夜,迦勒底王伯沙撒被杀。玛代人大流士年62岁,取了迦勒底国。(但5:18-31

2)陷落的结果

公元前539年,巴比伦轰然倒塌。到公元116年,罗马皇帝图拉真把它形容为一堆土丘[3]。风沙席卷下的巴比伦废墟位于今天巴格达往南72公里。19世纪考古学家科尔曼•基尔克赖普特(Kerman Kilprect)在他的《圣经土地勘探纪实》(Explorations in Bible Lands)一书中说:“在古代文明和现代败落之间是何等鲜明的对比啊!野生动物、野猪、鬣狗、豺狼、偶尔还有狮子在丛林(古巴比伦)大批出没。”[4]这些正是以赛亚准确预言要有的事。这个地区极其荒芜,就连游牧的阿拉伯人也不肯住在这里,草木都不生长,因为土壤实在太贫瘠。统计学家彼得•斯通纳(Peter Stoner)评论“也不取石头”这一预言说,“以极大代价运送到巴比伦的石头,从未有人再挪动过它们。”[5]先知还说,人不愿从毁坏之处经过。今天,没有一条马路通往巴比伦,访客寥寥无几。以赛亚说,巴比伦要被沼泽淹没,事实上,该地区大部分地方都被淹没在深深的淤泥床底下。

彼得•斯通纳说,所有这些预言随机发生的概率是五十亿分之一——实质上几率为零[6]。上帝扫灭了这座城市。沃纳•凯勒(Werner Keller)在《圣经实属历史》(The Bible as History)一书中引用了一块碑文上的话:“巴比伦总共有诸神首领的庙宇53座,主神马尔杜克的庙堂55座,属地神明的庙堂300座,属天神明的庙堂600座,女神伊什塔尔的祭坛180处,奈尔加尔和阿达德的祭坛180处,其他不同神明的祭坛12处。”[7]拜偶像葬送了巴比伦。

 

                                                                                            

一位考古学家对巴比伦的眷恋

下面这段文字摘自爱德华•基耶拉(Edward Chiera)写给妻子的一封信,当时他正在距离巴比伦13公里的基士(Kish)挖掘。

“今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来到掩埋着这座古代塔庙的土丘朝圣参观……从底下看,看着并没有预料当中的巴比伦塔庙那样高。巴比伦的塔庙岂不是佯装直冲云霄吗?只有攀登上去,人方能找到答案。虽说比较低矮(几乎不可能超过150米),但从顶上俯瞰,依然能把无止境的平原上广阔的区域尽收眼底。巴比伦的废墟更近了。基士是美索不大米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塔庙四周的小土堆代表着它残存下来的一切遗迹。

“大范围纵横交错的水渠,把古代幼发拉底河的河水输送到全部这片土地上,现在仅剩下一系列往四面八方延伸出去的小土堆来代表它们。就连幼发拉底河也已改道,抛弃了这片土地……

“一座已死的城!我参观过庞培和奥斯提亚城,也在巴拉丁空荡荡的走廊中穿行过。但这些城市并没有死:它们只是暂时被人抛弃。依然听得见人声鼎沸,四周还是熙熙攘攘。它们在那种文明的进程中只是一个小小的台阶,为此作出了自己的全部贡献,而那种文明依然在它们眼皮子底下阔步前进。

“唯有这里是真实的死亡。没有一根石柱或一扇拱门依然屹立,展示人间工程的永久长存。一切都已分崩离析,化作尘土。就连塔庙本身,在全部这些古建筑当中曾经最为壮观,也已全然失去起初的形状。现在它的七个高台在哪里呢?通到顶端的宽大阶梯又在哪里呢?最顶上的神庙又在哪里呢?我们看不到别的,只剩下一个土丘——千百万块砌成它的砖,残存下来的仅此而已。最顶上有一些墙垣的痕迹,但这些已是面目全非,岁月流逝和无人问津已经完成了使命。

“在我脚下有几个狐狸和野狗挖出来的洞,夜间它们从经常出没之处偷偷降临,艰难地寻找食物,它们的身影映着天际。今天晚上它们似乎觉察到我在这里,一直隐藏着不出来,也许很惊奇为何这个陌生人前来搅扰它们的安宁。土丘掩埋着的白骨是它们经年累月狩猎的明证。

“没有一样东西能打破这里的死寂……

“一只野狗现在发出嗥叫,一半吼叫一半威胁。阿拉伯村庄所有的狗全都立刻接受他的挑战,一时间嗥叫和犬吠声打破了安宁。

“……但有一股让我着迷的力量使我不肯离开这里,我很想找出一个理由,来解释这一切的荒凉。一座繁荣昌盛的城市,又是帝国的都城,为何荡然无存了呢?莫非是应验了一句先知的咒诅,把一座非凡的庙宇变成野狗窝了吗?生活在此地的人,他们的行为是否与这种结局有关系呢?还是说一切文明登峰造极之后全都注定轰然倒塌,这就是人类的宿命呢?我们又何苦在这里呢?明明是想破解过去的秘密,殊不知我们自己,我们自身的成就很可能也会变成后世之人探究寻察的对象。”[8]

                                                                                     

 

六、圣经论到撒玛利亚的预言(弥1:6

1.  

“我必使撒玛利亚变为田野的乱堆,又作为种葡萄之处;也必将他的石头倒在谷中,露出根基来。”(弥1:6

撒玛利亚是一座名城,北国以色列的都城。它在以色列国的地位,相当于耶路撒冷在犹大国的地位。撒玛利亚是由暗利建造的,暗利是一位邪恶透顶的国王。列王记上16:25告诉我们,他比以前的历任国王都更邪恶。然而,暗利的儿子亚哈邪恶更甚(参 王上16:30),耶洗别就是亚哈的妻子,也是西顿王的女儿。她命人杀害上帝的真先知,率领百姓拜巴力。为这个缘故,上帝藉着弥迦说,他要毁灭这城。

2.  

公元前722年,撒玛利亚被亚述王撒珥根扫灭。后来到公元前331年再次陷落于亚历山大大帝。公元前120年,在马加比起义期间,又被约翰·许尔勘(John Hyrcanus)攻陷。

当初撒玛利亚座落的地方,今天已是一片荒野。历史学家范德维尔德(Van de Velde)在他的《叙利亚和巴勒斯坦》(Syria and Palestine)一书中说:“撒玛利亚,一大堆的乱石!她的根基已被人发现,她的街道已被人犁过,上头覆盖着棉花田和橄榄园。撒玛利亚已被毁灭,她的瓦砾被人抛进山谷,她的根基石,暗利和亚哈时代那些灰色的四方形古石块,已被发现,到处散落在山坡上。”[9]

七、圣经论到摩押和亚扪的预言(结25:3-411;耶48:4749:6

今天的安曼是约旦的首都,也是古代的亚扪城。一直都很荒凉,直到最近几十年才有好转。[10]

1.  

以西结书25:3-411节宣告说:“你要面向亚扪人说预言,攻击他们,说:你们当听主耶和华的话。主耶和华如此说:我的圣所被亵渎,以色列地变荒凉,犹大家被掳掠;那时,你便因这些事说:‘啊哈!’所以我必将你的地交给东方人为业,他们必在你的地上安营居住,吃你的果子,喝你的奶……我必向摩押施行审判,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耶利米也论到摩押和亚扪说:“耶和华说:‘到末后,我还要使被掳的摩押人归回。’……‘后来我还要使被掳的亚扪人归回。这是耶和华说的。’”(耶48:4749:6)上帝说他要审判摩押和亚扪——他们要被“东方人”占领。但上帝又说,末后他要复兴他们。巴比伦并未收到这种应许,所以没人重建它。

2.  

这一地区被东方人征服,持续荒凉了两千多年。但当年摩押和亚扪所在的那个地方,今天却有一个人口越来越多的城市。19世纪20年代,那里只有屈指可数的人,19世纪50年代达到两万人,现在已有上百万的人——与先知说的一模一样。

八、圣经论到以东的预言(赛34:6-1013-15;耶49:16-18;结25:13-14;俄18节)

1.  

1)以赛亚书

34:6-9节说:“耶和华的刀满了血,用脂油和羊羔、公山羊的血,并公绵羊腰子的脂油滋润的。因为耶和华在波斯拉有献祭的事,在以东地大行杀戮。野牛、牛犊和公牛要一同下来。他们的地喝醉了血,他们的尘土因脂油肥润。因耶和华有报仇之日,为锡安的争辩有报仇之年。以东的河水要变为石油……”

以东王国(Edom)的都城佩特拉(或意译为“石头城”)建在一座大峡谷里面。进城的唯一路线是从一条极其狭窄的漫长峡谷穿过,有些地方单人独马才能过得去。因为这是唯一的入口,所以几个人就能守住派特拉。一旦进到城内,就越来越宽阔,进入一座从磐石上凿出来的大城。虽然城内没有水,但附近有一处水泉,持续不断地涌出水来。因此以东人沿着城墙内的小山脊放水,若有人需要水,他们可以从这个供水系统取水。征服石头城的人干脆把供水系统堵住,于是“河水要变为石油”,正如先知所言。

以赛亚书34:10说:“昼夜总不熄灭,烟气永远上腾,必世世代代成为荒废,永永远远无人经过。”13-15节说:“以东的宫殿要长荆棘,保障要长蒺藜和刺草,要作野狗的住处,鸵鸟的居所。旷野的走兽要和豺狼相遇,野山羊要与伴偶对叫;夜间的怪物必在那里栖身,自找安歇之处。箭蛇要在那里作窝,下蛋、抱蛋,生子,聚子在其影下;鹞鹰各与伴偶聚集在那里。”

2)耶利米书

49:16-18节说“住在山穴中据守山顶的啊,论到你的威吓,你因心中的狂傲自欺,你虽如大鹰高高搭窝,我却从那里拉下你来。这是耶和华说的。以东必令人惊骇;凡经过的人,就受惊骇,又因他一切的灾祸嗤笑。耶和华说:必无人住在那里,也无人在其中寄居。要像所多玛、蛾摩拉和邻近的城邑倾覆的时候一样。”

石头城的人住在山穴中,他们自以为坚不可摧,但上帝说他要倾覆他们。

3)以西结书

25:13-14节说“所以主耶和华说:我必伸手攻击以东,剪除人与牲畜,使以东从提幔起,人必倒在刀下,地要变为荒凉,直到底但。我必藉我民以色列的手报复以东,以色列民必照我的怒气,按我的忿怒在以东施报,以东人就知道是我施报。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上帝说以东要遭毁灭,远至提幔城。正如他所言,以东的每一座城市都被扫灭,只剩下提幔,这就是现代的曼恩镇。[11]

4)俄巴底亚书

18节说:“雅各家必成为大火;约瑟家必为火焰。以扫家必如碎秸,火必将他烧着吞灭;以扫家必无余剩的。”这是耶和华说的。

2.  

公元前6世纪,东方有一个称为纳巴泰人的阿拉伯部落向西迁移。他们切断了石头城的供水系统,夺取了这座城市,此后他们横扫北部,征服了这一地区。后来,犹太人在约翰•许尔勘和格拉森的西门率领之下征服了它。这就应验了以东最后要被以色列人攻取的预言。

直到19世纪石头城被人发现之前,有些怀疑人士认为以东人从未存在过。考古学家发现石头城以后,事实变得显而易见,圣经对以东人的说法千真万确。这座城市是古代世界的奇迹之一,但今天绝对一片荒芜——除了蜥蜴和动物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在那里居住。亚历山大•凯斯(Alexander Keith)说:“甚愿那些怀疑人士像我一样,站在磐石中间这座城市的废墟上,在那里翻开圣经,读一读受默示的代笔作者写的话,他们写作之时,这个荒凉的地方依然是世间最伟大的城市之一。我见讥笑的人心跳停止,面色苍白,嘴唇发抖,吓得心惊胆颤,这座荒废的城市就仿佛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人,用响亮和高亢的声音向他呼喊——即或他不肯相信摩西和众先知,也会相信上帝在周围的荒凉和永恒废墟当中亲笔书写的话。”[12]

九、圣经论到哥拉汛、伯赛大和迦百农的预言(太11:20-23

1.  

“耶稣在诸城中行了许多异能,那些城的人终不悔改,就在那时候责备他们说:‘哥拉汛哪,你有祸了!伯赛大啊,你有祸了!因为在你们中间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推罗、西顿,他们早已披麻蒙灰悔改了。但我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推罗、西顿所受的,比你们还容易受呢!迦百农啊,你已经升到天上,将来必坠落阴间,因为在你那里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所多玛,它还可以存到今日。’”(太11:20-23

哥拉汛、伯赛大和迦百农的人得到上帝恩待,因为弥赛亚的大部分神迹都是在这三座城里面行的。事实上,马太福音4:13告诉我们,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把他的家搬到迦百农。这几座城市位于加利利海的北部。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是与基督同时代的人,他告诉我们,这一地区土壤肥沃,草场富饶,生长各种各样的树木,因其物产丰富,甚至吸引了那些最不喜欢经营农业的人。没有一寸土地不被开发利用[13]。在耶稣的时代,这个地区不但风景非常优美,而且人口密集。有四条大路交汇在临近这一带,因此一切全都四通八达。

2.  

今天,哥拉汛、伯赛大和迦百农都已不复存在。显然,它们毁于公元400年左右的一场地震。公元700年左右,大马士革王阿尔巴里打算在伯赛大的废墟上修建一座王宫,但他的计划中途而废。

耶稣说,这三座城要被毁灭,后来它们果然被毁。加利利沿岸还有一座城市名叫提比哩亚。耶稣在地上生活的时候,提比哩亚就已存在,今天依然在那里。罗马人在公元132-135年巴尔·科赫巴大起义期间摧毁了985座犹太城镇——但提比哩亚依然存在。耶稣并未搞错。你站在提比哩亚的土地上,观看哥拉汛、伯赛大和迦百农的旧址,那时你晓得圣经真是上帝写的。

彼得•斯通纳把这里探讨过的九个预言拿来,再加上另外两个,计算出一个结果,这些预言全部随机应验的概率是5.76 x 10 59[14]所有这些事情在预告出来之后,随机发生的几率绝对小得难以置信。它们决不是随机发生的,因为有一位早已命定它们。我们一边观看周遭世界正在应验的事,一边期盼我们可称颂之主耶稣基督的再来。我们看见上帝的话过去、现在和将来都得到印证。我为着预先写好的历史而感谢主,因为这证明圣经是他写的。

专心解答下列问题

1. 以西结书12:12-13的王是哪一位?

2. 以西结说这位王的儿女会遭遇什么事(王下25:1-7)?

3. 在以赛亚书13:19-22,上帝说巴比伦要像和一样。

4. 巴比伦在谁统治期间达到鼎盛的?

5. 巴比伦陷落给波斯人的时候,在位的统治者是谁(但5:5- 12)?

6. 撒玛利亚是由建造的,他是北国以色列的邪恶国王之一(王上16:25)。

7. 上帝论到摩押和亚扪的哪句话并未说给巴比伦听?(耶48:4749:6

8. 请说出以东都城的名字。

9. 上帝说,除了城以外,以东地区所有的城市全都要遭毁灭(结25:13-14)。

10. 为什么说哥拉汛、伯赛大和迦百农被上帝恩待?

仔细思考下列原则

1.有时候,有些人得到大家喜爱,是因为他自称有能力预告将来的事。这种名气也给这位“先知”带来可观的财富。基督预告将来的事,但并不是为了贪图世俗的好处。他的预言证实了他的弥赛亚身份(太11:2-6)。唯有上帝能在事件发生之前,百分之百准确地把它们预告出来。另外,预言还为圣经的超自然特征提供了支持。诚然,预言不准确势必损害上帝话语的真实性。但圣经对人有益,不单单是因为准确地预知将来的事,而且还能引导我们的脚步。上帝知道明天的事,也眷顾你今天的需用。

2.基督教是一个基于真实历史事件的宗教。耶稣曾在历史上生活过、死过、并且复活。圣经宣称历史上曾有过赫人和以东人这类民族。事实上,圣经有许多地方具体提到历史上的人物、地点和事件。另外,我们已经看见,圣经在历史尚未发生之前就把它记录下来——我们称之为“预先写好”的历史。圣经说巴比伦要倾覆——巴比伦果然倾覆了。圣经说撒玛利亚要遭毁灭——撒玛利亚果然遭毁灭。圣经说摩押和亚扪要遭到蹂躏,后来却要重建——摩押和亚扪果然遭到蹂躏,后来果然被重建。照样,圣经说上帝六日创造天地。圣经说耶稣是上帝的儿子。圣经说,藉着相信基督的位格和替代性的工作,才有永生。整本圣经都是上帝的话——圣经就是真理!


[1] 《历史》,1:181

[2] 《历史》,1:190-92

[3]《历史》,狄奥•卡修斯(Dio Cassius), History 68:30

[4]乔治•戴维斯《今天已应验的圣经预言》一书引用了这句话,cited by George Davis, Bible Prophecies Fulfilled Today [Philadelphia: The MillionTestaments Campaign], 1955, pp. 78-9

[5] 《科学在低语:对某些基督教证据的检视》,Science Speaks: An Evaluation of Certain Christian Evidences [Chicago: Moody, 1963], p.94

[6] 同上95

[7] [New York: Bantam, 1956], p. 338

[8]乔治•喀麦隆主编《他们写在陶器上:巴比伦的石板今天在低语》,George C. Cameron, ed., They Wrote on Clay: TheBabylonian Tablets Speak Today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66], pp. xi-xiv

[9]约翰•厄克特在《预言的奇妙》一书中引用了这段话,cited by JohnUrquhart, The Wonders of Prophecy [New York: Gospel Publishing House, n.d.], p. 128

[10] This statement is an additional note made by the translator,译者注:截止2003年,该城的人口已有212.6

[11]《基督教信仰的基础》,弗洛伊德•汉密尔顿(F loyd Hamilton), The Basics of the Christian Faith [New York: George H. Doran, 1927], pp. 312- 13

[12] 《基督教真理的确据》,Evidence ofthe Truth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 [London: T. O. Nelson and Sons, 1861], p. 339

[13] 《犹太战记》,Wars 3.3.2

[14] 《科学在低语:对某些基督教证据的检视》,Science Speaks: An Evaluation of Certain Christian Evidences [Chicago: Moody, 1963], p.95-98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