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先写好的历史

经文:精选经文

 

上帝启示的标志之一是预言的应验。在圣经上,上帝预先把历史事件绝对准确地书写下来。这种准确程度表明圣经有一位神圣的作者,因为唯有上帝才能在事件发生之前就已预先看见并把它们记载下来。所以,实质上这是一种基于上帝全知的论证。圣经是那位无所不知者的产物。无论人怎样尝试,都不可能预知未来;只有上帝做得到。唯有圣经在历史尚未发生之前,就为我们详细讲解历史。

1. 预言的定义

我们在学习之前,先来看一条预言的定义。有一条定义我认为很有帮助,这是查尔斯•麦克维尼(Charles McIlvaine)下的定义:“预言是对将来事件的宣告,人的智慧或预告并不足以发出这类宣告;它取决于对人间不计其数偶发事件的一种认知,这种认知单单属于上帝的无所不知;如此说来,从它的本质来看,预言必定是上帝的启示。”[1]

所以,预言并不仅仅是一种好的猜想或揣测;它是对历史事实的一种宣告,超越了人类所能预测的范围。研究历史使我们洞悉过去的事件,但我们并不具有预告功能。人可以预测经贸或政治趋势,或者借助于观察某些大气状况预告天气,但没人能把将来才要发生的事件,连同真实的姓名和地点,详实地预告出来。独有圣经宣称有这种预告能力。真实的预言是上帝的启示。事实上,上帝亲口说:“我是上帝,再没有能比我的。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赛46:9-10)上帝是无所不知的,所以唯有上帝的话才能预告未来。

2.对预言的曲解

有人可能反驳说:“既然只有上帝能够预告未来,16世纪法国占星术士诺斯特拉达穆斯(Nostradamus)、16世纪英国女预言家西普顿师母(Mother Shipton)、美国19世纪通灵人埃德加•凯西(Edgar Cayce)、20世纪美国预言家甄妮•迪克逊(Jeanne Dixon)这些人所宣称的又是怎么回事呢?”首先,这些人预告的事非常笼统,可作各种不同的解读。你若察看他们所有的预言,就会发现有相当大百分比的预言从未应验,从而使他们失去了圣经所说的先知资格(申18:21-22)。就连应验的事情也不过是表面上的,缺失细节。不但如此,预言有可能有鬼魔相助。鬼魔拥有掌控事件的有限能力,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内,为达到自己不敬虔的目的,有可能预告出事情的总体结果(参申13:1-5)。因此,自诩真实的预言,使许多人受到迷惑。然而,无论是人,还是鬼魔,都不能详细预告将来的事件。

17世纪的法国科学家和哲学家帕斯卡(Blaise Pascal)说:“我在基督教里面可以找到真正的预言,但在别的宗教里面,我却找不到。”[2]基督教以外的宗教未能证实已有应验的预言。许多宗教干脆把预言成份排除在外,因为它们知道,预言只能贬低它们。然而,圣经非但不躲避预言,反倒一次又一次绝对准确地重复这种东西。

3.预言的神圣标准

申命记18:20-22——上帝对摩西说:“若有先知擅敢托我的名说我所未曾吩咐他说的话,或是奉别神的名说话,那先知就必治死。你心里若说:‘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话,我们怎能知道呢?’先知托耶和华的名说话,所说的若不成就,也无效验,这就是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是那先知擅自说的,你不要怕他。”上帝衡量预言的标准是绝对准确性。只要圣经上有一处预言是错的,全本圣经都会遭到有谬误的指控。

以赛亚书41:21-23——“耶和华对假神说:‘你们要呈上你们的案件,雅各的君说:你们要声明你们确实的理由。可以声明、指示我们将来必遇的事,说明先前的是什么事,好叫我们思索、得知事的结局,或者把将来的事指示我们。要说明后来的事,好叫我们知道你们是神。’”真正的先知预告将来的事,准确度达到百分之百。

耶利米书28:9——“先知预言的平安,到话语成就的时候,人便知道他真是耶和华所差来的。”

4. 预言的神圣本质

我相信,圣经真实无误的最大证据就是已应验的预言。已应验的预言数量众多、可以考证、无可争辩,是证明圣经客观真实的一个论据。基督徒的首场布道就是在五旬节那天,基于已应验的预言而宣讲的。彼得宣告说,上帝照着诗篇16篇所记载的预言,使基督从死里复活了(徒2:24-28)。

5. 预言的文献记录

1预言的开端

对基督的头一个预言出现在创世记3:15。上帝在园中对蛇说:“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上帝预言说,女人(马利亚)的后裔要伤蛇(撒但)的头。基督被钉十字架应验了这节经文。圣经从一开始就包含许多的预言。

2预言的广泛性

圣经上的预言涵盖非常广泛的领域。有的预言关乎大群的人、有的关乎个别的人、有的关乎统治者、有的关乎城市、有的关乎邦国、有的关乎全世界。举例来说,在新约圣经里面,有些预言针对巴勒斯坦的整座城市,例如迦百农、伯赛大和哥拉汛(参 11:20-23)。另外,圣经有相当大的篇幅都是预言性的,比如说,以赛亚书20章、耶利米书17章、以西结书9章和阿摩司书2章。

6. 预言的与众不同性

从先知的角度来说,因为预言总是要到将来才会应验,所以许多先知并不完全明白自己所预告的内容。这是因为有许多预言在当时看来似乎不可能发生,例如强大的巴比伦竟要毁灭。与大多数预言一样,这条预言令人难以理解,因为这与当时的环境实在相距太远。

彼得证实了这种欠缺理解的状况,他说:“论到这救恩,那预先说你们要得恩典的众先知早已详细地寻求考察,就是考察在你们心里基督的灵,预先证明基督受苦难,后来得荣耀,是指着什么时候,并怎样的时候。”(彼前1:10-11)虽然众先知预告了基督的降临,但他们并不完全明白这条预言的细节。然而,他们的预言却是准确的。

以赛亚书44:28——“(上帝)论居鲁士说:‘他是我的牧人,必成就我所喜悦的,必下令建造耶路撒冷,发命立稳圣殿的根基。’”以赛亚被圣灵感动,明确说波斯国王居鲁士要从被掳之地释放犹太人,打发他们回归耶路撒冷,建造四围的城墙和圣殿。到公元前539年,他果然下令。早在居鲁士尚未出生至少100年前,以赛亚就已讲了这些话!

列王记上13:2——“耶和华如此说,大卫家里必生一个儿子,名叫约西亚。他必将邱坛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烧香的,杀在你上面,人的骨头也必烧在你上面。”约西亚出生三百年前,上帝说约西亚要这样做,他果然这样做了。

上帝透过预言的准确性来确认圣经的可靠。圣经一直在经受考验,还在继续经受考验,然而,圣经总能经受住严格的检验审查,因为它没有一处错误。耶稣在马可福音13:23说:“你们要谨慎。看哪,凡事我都预先告诉你们了。”基督神性的明证之一就是他讲说将来的事。无论是写成书的道,还是成为肉身的道,都因预言应验得到证实。

本课内容

一、圣经论到推罗的预言(结26:1-28:19

1.预告

1)细节

以西结书261节到2819节。

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要毁灭内陆的推罗城(结26:7-8)。

许多国民要兴起攻打推罗,这些国民要像海浪一样接踵而至(结26:3- 4)。

他们要使推罗变成一块净光的磐石(结26:414)。

渔夫要在那里晒网(结26:514)。

城内的瓦砾要被人抛到海里(结26:12)。

推罗永不再重建(结26:14)。

2)背景

推罗是一座大城,它是腓尼基(相当于现代的黎巴嫩)规模最大、实力最雄厚的城市之一。

这座城市固若金汤,有一堵高大的城墙保卫城池抵御陆路的攻击,同时还有名扬天下的舰队保护它们抵御海路的攻击。

约书亚带领以色列人进应许之地那段时期,推罗是一座繁荣的城市。大卫统治期间,推罗王希兰开始执政,他向大卫奉送推罗产的香柏木,建造大卫的王宫。他还把能工巧匠借给大卫,建造这座大宫殿的某些部位(参 历上14:1)。希兰还帮助所罗门建造圣殿,把香柏木浮海运送到沿岸地区,有人把木头卸下来,再拉到耶路撒冷(参 历下2:16)。所以推罗是一座大城,大卫和所罗门都曾找它帮忙。

2.

1)预言者的呼召
1)传给尼布甲尼撒

以西结发出预言之后不久,尼布甲尼撒做了一件事,与所预告的一模一样——他在公元前585年围困了这座城。十三年间,尼布甲尼撒切断了输送到城内的物资供应。公元前573年(译者注:原文似乎有误)*,他终于大功告成,攻破城门,却发现城内几乎空空如也。在被围困的十三年间,推罗的百姓把他们的全部财产船运到离岸不到一公里的一座岛上。所以尼布甲尼撒一点战利品都没抢到(结29:17- 20)。虽然他摧毁了内陆的城邑(26:8),离岸的新城却继续繁荣了250年。以西结书26:12的预言——“人必……将你的石头、木头、尘土都抛在水中。”——依然没有应验[3]

2)传给亚历山大大帝

亚历山大大帝二十二岁的时候,率领一支三四万人组成的军队东征,去征服已知的世界。击败大利乌(又叫“大流士)三世治下的波斯之后,亚历山大率军开往埃及。

两难

亚历山大抵达腓尼基人的地界,要求他们为他打开城门。推罗居民一口回绝,仰仗有超级舰队的保护,他们感觉在岛上高枕无忧。

决策

亚历山大意识到,自己没有一支舰队可与推罗的舰队抗衡,于是决定利用内陆城的废墟修建一条通到岛上的长堤,宽度约有六十米。先知说,这座城要被抛到水里,后来发生的事情果然如此。

细节

阿里安(Arrian)是一位希腊历史学家,他写书谈到推罗的倾覆,以及倾覆的经过[4]。推罗的防御工事修筑得好像阿尔卡特拉斯岛(Alcatraz)。这座城好像一块磐石立在岸边,城墙从上往下直达海水边缘。亚历山大着手修建通往这座城的唯一途径——修筑一个陆地半岛。士兵开始把瓦砾抛入水中,他们一边往前抛掷,一边把它弄平整,好叫他们行军过去。随着他们接近岛屿,水越来越深,使得他们的工程越发艰难,推罗人铺天盖地向他们投掷东西。沃纳•凯勒(Werner Keller)在《圣经实属历史》(The Bible as History)一书中告诉我们,为了保卫这次行动,亚历山大设计建造了称为“乌龟”的移动藤牌[5]。亚历山大晓得,等他们抵达城门外的时候,必须爬到城墙顶上,于是设计建造了“Hele-poleis”,就是50米高的攻城塔。他们的思路是从长提上把这些塔滚过去,再把它们推上去,顶住城墙。攻城塔前方的吊桥能使士兵行进到城墙顶上,冲进城内。亚历山大的士兵不断遭到城内百姓和推罗海军的攻击。亚历山大意识到,需要征调船只来保护他的侧翼,于是返回早先征服了的几座城,强要他们支援。这就应验了那句预言,上帝要“使许多国民上来攻击你,如同使波浪涌上来一样。”(结26:3

毁灭

亚历山大的计划大功告成。八千人被杀,三万人被卖作奴隶。亚历山大花了七个月的时间才攻陷推罗。直到今天还能看见他修建的长提。

2)预言的结果

以西结怎么知道要发生所有这些事情呢?唯一的解释就是他表达了上帝的心意。历史学家菲利普•梅尔斯(Philip Myers)说:“亚历山大大帝将它(推罗)变为废墟(公元前332年)。虽然在这场打击过后,她在一定程度上恢复过来,但从未恢复到先前曾在世界上享有的地位。遗址多半地方……光秃秃的,就像磐石顶上一样——渔夫依然光顾这一地点,他们在这地方铺开渔网晾晒。”[6]这就应验了以西结书26:4-5, 14的预言。这座岛城重新又有人口居住进去,后来在公元1281年被穆斯林毁灭。然而,上帝说那座内陆城再也不会重建——确实再没有重建。耶路撒冷已重建过许多次,但推罗再也没有重建,因为有一位身居巴比伦的先知在二十五个世纪以前曾说:“你不得再被建造”(26:14)。

二、圣经论到西顿的预言(结28:21-23

1. 

“人子啊,你要向西顿预言攻击他,说主耶和华如此说:西顿哪,我与你为敌,我必在你中间得荣耀,我在你中间施行审判、显为圣的时候,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我必使瘟疫进入西顿,使血流在他街上。被杀的必在其中仆倒,四围有刀剑临到他,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结28:21-23

推罗往北32公里就是古代的西顿城。创世记10:15告诉我们,迦南的长子名叫西顿。西顿变成一个拜偶像的中心,与巴力、亚斯他录、搭模斯连结在一起。预言说血要留在街上,四处都有刀剑,但并没有说,西顿最后要遭毁灭。

2.  

论到西顿的预言应验于公元前351年。这座城当时归波斯统治,但西顿起了叛乱。波斯军队试图镇压叛乱的时候,大开杀戒。情况糟糕到一个地步,西顿的居民不想面对波斯人的报复,把自己反锁在家中自焚。结果有四万人被火烧死。

这座城重建了许多次。弗洛伊德•汉密尔顿(Floyd Hamilton)说:“大街上一次又一次流血,但这座城继续存在下去,今天依然屹立,见证着预言的应验。”[7]西顿被十字军摧毁三次,被穆斯林摧毁三次,1840年又遭到英国、法国和土耳其的联合舰队轰炸——然而它还是屹立不倒。今天,西顿是黎巴嫩的一个海港。

没有人能穿越时间的走廊,看到推罗要被毁灭,不再重建,西顿却要继续存在。唯有上帝可以。

三、圣经论到埃及的预言(结30:13-16

1.  

“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毁灭偶像,从挪弗(孟菲斯)除灭神像,必不再有君王出自埃及地,我要使埃及地的人惧怕。我必使巴忒罗荒凉,在琐安中使火着起,向挪(底比斯)施行审判。我必将我的忿怒倒在埃及的保障上,就是训(裴路秀)上,并要剪除挪的众人。我必在埃及中使火着起,训必大大痛苦,挪必被攻破,挪弗白日见仇敌。’”(结30:13-16

2. 

1)孟菲斯

孟菲斯是埃及中部地区的首府,也是偶像崇拜的大本营。但上帝说他要毁灭这城,后来果然把它毁灭了。公元前525年,波斯国王冈比西斯蹂躏了埃及。为了奚落被他掳掠的人,他抢走了该地区许多偶像,包括孟菲斯的偶像,嘲笑或者毁坏它们,向人展示他的军队比埃及诸神更强大。

今天世人只能指出孟菲斯当初座落的笼统区域。昔日埃及的第二大城市,已被吹拂的黄沙淹没。

2)底比斯

冈比西斯在公元前525年还摧毁了底比斯城,焚烧他们的神庙,摧毁了城中大片地区,但最终却恢复过来。公元前89年,该城又一次受到围困;失陷之后,再也没有东山再起。希腊地理学家斯特雷波(Strabo)公元前25年视察过底比斯。他宣称,已把这座城拆分为数个村庄,不再是一个整体[8]16节说,该城要被“攻破”,果然如此。

底比斯依然矗立着一些偶像;孟菲斯却荡然无存。圣经是可靠的。

四、圣经论到尼尼微的预言(那鸿书)

1.  

尼尼微是古代世界的大城之一。但那鸿书的整个预言却宣告了它必然遭遇的毁灭:“但他(上帝)必以涨溢的洪水淹没尼尼微,又驱逐仇敌进入黑暗。尼尼微人哪,设何谋攻击耶和华呢?他必将你们灭绝净尽,灾难不再兴起。”(鸿1:8-9

请注意,要有“涨溢的洪水”来灭绝尼尼微。310节宣告说:“他的婴孩在各市口上也被摔死。人为他的尊贵人拈阄,他所有的大人都被链子锁着。”这些事情交代了尼尼微的毁灭细节。

尼尼微是一座大城,却三番五次因着附近的河流发大水而遭殃。所以,国王西拿基立竭力改变这种局面,使其中的一条河流改道,加固城内的根基,来抵御洪水。

尼尼微是一座坚固高大的城,它的内墙有30米高,15米深,设有60米高的塔楼,四周环绕着一条45米高的护城河,周长合计11公里。另外,还有第二道城墙。军队要想攻取这座城,必须先攻破外墙,往前走800米,淌过45米深的护城河,再架云梯爬到30米高的城墙顶上!

2. 

然而,尼尼微在公元前663年达到鼎盛之后仅仅过了51年,就被夷为平地。玛代人三个月之内便摧毁了这座城市。世间的主要城市之一竟然用了仅仅三个月时间就被毁灭,真是不可思议。然而,那鸿却说:“你一切保障,必像无花果树上初熟的无花果,若一摇撼,就落在想吃之人的口中。”(鸿3:12

那鸿不但预告了尼尼微被毁的事实,而且还预告了它被毁的方式:“河闸开放,宫殿冲没。”(鸿2:6)果然如此,这就解释了玛代人何以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后就夺取了这座城市。另外,那鸿书3:19说:“你的损伤无法医治,你的伤痕极其重大。”事实上,尼尼微今天已不复存在。

 

预言蕴涵的意思显而易见:圣经是值得信赖的。因为圣经论到推罗、西顿、埃及和尼尼微的时候准确无误,所以我们知道当它论到耶稣基督的时候,也值得信赖。另外,已经应验的预言使我们确信,尚未应验的事也一定会完全像圣经所预告的那样成就。并不是因为圣经可靠,所以它才是上帝的话;而是因为圣经是上帝的话,所以它才可靠。

专心解答下列问题

1. 请你给预言下一个定义。

2. 请你解释圣经上的预言与人的预告,比如天气预报,有怎样的区别。

3. 为何许多宗教把先知性的教导排斥在外?

4. 圣经上的预言为何必须百分之百地准确?

5. 圣经上指示基督的第一条预言是什么?

6. 哪种建筑材料是从推罗出口,用来建造所罗门的圣殿?

7. 以西结书26:12的预言是怎样应验的?

8. 尼布甲尼撒为何未能从推罗抢到战利品呢(结29:17-20)?

9. 亚历山大的长堤与圣经的可靠性之间有怎样的关联(结26:12)?

10. 埃及遭毁灭的预言是怎样应验的?

11. 尼尼微是如何遭毁灭的?

12. 论到推罗、西顿、埃及和尼尼微的预言,它们的准确性如何影响到我们对圣经可靠性的认识?

仔细思考下列原则

1. 已应验的预言准确无误,见证了圣经的可靠。由此可以推断,圣经说到神迹和基督的神性,也是准确的。从比较个人的事情来说,由此也能推出,圣经论到人的罪也是准确的。已应验的预言是大有说服力的传福音工具。这个礼拜请你使用这一工具跟人分享基督。

2. 许多异端教派都有未应验的预言,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件尴尬的事。有人会为这些偏差巧言狡辩,强调说他们预告的事有百分之多少是准确的。我们已经说过,预言实质上是从上帝的无所不知得来的论证。上帝岂有可能只是部分性的无所不知吗?既然没这种可能,这件事告诉我们非基督教的先知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圣经上只要有一个错误的预言,势必对基督宣称的事造成何种影响呢?

3. 你是否曾巴不得自己能预知未来呢?这是一种普遍的愿望,因为人常常惧怕未知的事。我们既然是上帝的孩子,就对历史的结局有确实的盼望。另外,圣经还让我们确信,上帝密切注视并参与我们的日常生活。上帝不但兴起和消灭君王与国家,而且还看顾我们。你是否正在面对一件未知的事,使你坐卧不安,剥夺了你的平安和喜乐呢?请你试着默想上帝的全知、主权和美善。上帝知道也关心我们,他有能力也愿意在我们生命当中运行,使我们得益处,使他得荣耀。


[1] 《基督教的确据》,The Evidences of Christianity [Philadelphia: Smith, English and Co., 1861], p. 185

[2]约翰•厄克特在《预言的奇妙》一书中引用了这句话,cited by John Urquhart, The Wonders o fProphecy [New York: Gospel Publishing House, n.d.], title page;参帕斯卡的《帕斯卡思想选集》Selected Thoughts of BlaisePascal [London: Walter Scott, n.d.], pp. 111, 190

[3] *It does appear to me that the year 573B.C. is wrong.

[4] 《亚历山大的征战》,The Campaigns of Alexander [NewYork: Penquin, 1958], pp. 132-43

[5] New York: Bantam, 1956], p. 361

[6] 《大学与高中通史》,General History for Colleges and High Schools[Boston: Ginn and Co., 1889], p. 55

[7] 《基督教信仰的基础》,TheBasis of the Christian Faith [New York: George H. Dugan, 1927], p. 300

[8] 《地理》,Geography 17.1.46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