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降下火来

 

从《路加福音》951-56节的记载,我们很容易了解为什么雅各和约翰被称为雷子。当时,耶稣正预备经过撒玛利亚,前往耶路撒冷守最后一个逾越节,他知道这个逾越节将带他进入死、埋葬和复活的道路。路加这样写道:“耶稣被接上升的日子将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便打发使者在他前头走。他们到了撒玛利亚的一个村庄,要为他预备。那里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

 

值得注意的是,耶稣选择路过撒玛利亚。从加利利往耶路撒冷最短的一条路,就是直接穿过撒玛利亚。但往来这两地的大部分犹太人为了要避开撒玛利亚,都刻意地选择绕行好几英里,穿过荒芜的庇里亚沙漠,并横渡约旦河两次。

 

撒玛利亚人是来自北国以色列的犹太混血的后代。以色列被亚述征服后,全国最杰出且具影响力的人都被掳走,而忠于亚述王的外邦人和外国人就被安置在撒玛利亚(王下17:24-34),滞留国内的那些可怜的以色列人就与进驻的外邦人通婚。

 

那些外邦人因为不敬畏神,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兴旺过,于是亚述王便在掳来的祭司中遣送一名回去,教导他们如何敬畏神(王下17:28),结果却造成真理与异教混合的错谬。“他们又惧怕耶和华,又侍奉自己的神,从何邦迁移,就随何邦的风俗。”(33节)换句话说,他们仍宣称敬拜耶和华神(而且在表面上接受摩西五经为圣经),但他们设立自己的祭司,建筑自己的庙宇,制定自己的献祭礼仪。简而言之,他们根据大部分的异教传统构筑了另一个新宗教。撒玛利亚人的宗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让我们看到圣经权威受制于人的传统时是什么样的景况。

 

撒玛利亚人的庙宇原址是在撒玛利亚的基利心山,兴建于亚历山大大帝时期,但大约在基督诞生125年前遭摧毁。然而,撒玛利亚人仍把基利心山视为圣山,而且深信只有在这座山上,神才能得到应得的敬拜,这就是为什么在《约翰福音》420节,撒玛利亚妇人会对耶稣说:“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礼拜,你们倒说,应当礼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这一点显然是犹太人和撒利亚人彼此有争议的主要问题之一(直到今天,仍然有一小群撒玛利亚人的后代在山上敬拜)。

 

早期被掳的以色列人后来回到撒利亚,他们的许多后代也是与异族通婚所生的混血儿,所以,撒玛利亚的文化完全适合他们。当然,犹太人视撒玛利亚人为杂种,视他们的宗教是混杂的宗教。因此在耶稣的时代,犹太人宁愿千辛万苦地绕远路,也不愿穿越撒玛利亚境内,因为他们将这整个地区视为不洁之地。

 

但在这个故事里,耶稣面向耶路撒冷,而且,如他以前所做的(约4:4),他选择快捷方式,就是直接穿越撒玛利亚。途中,他和跟随者需要找地方吃饭、过夜,因为同行的人很多,他就派遣使者先去安排住宿。

 

耶稣显然是要去耶路撒冷守逾越节,而撒玛利亚人却认为所有的节期和礼仪都应该在基利心山举行,所以,他们拒绝接待耶稣的使者。这些撒玛利亚人不仅厌恶犹太人,也厌恶在耶路撒冷举行的敬拜,因此他们对耶稣的需要丝毫不感兴趣。耶稣代表撒玛利亚人所轻视的一切犹太事物,所以他们不由分说地拒绝了他的要求,问题不在于客栈没有空房间,而是撒玛利亚人刻意对他们不友善。如果耶稣在前往耶路撒冷敬拜的路上试图经过他们的城市,他们会尽可能地刁难他。他们厌恶犹太人和他们的敬拜,就像犹太人厌恶他们和他们的敬拜一样。对撒玛利亚人来说,这样彼此对待是公平的。

 

当然,耶稣对撒玛利亚人一向都只有善意。他医治过一个撒玛利亚的麻风病人,并称许他懂得感恩(路17:16);他接受一个撒玛利亚妇人的水,并赐给她生命的活水(约4:7-29);他在那妇人所住的村庄待了两天,向她的邻舍传福音(约4:39-43);他让一个撒玛利亚人成为家喻户晓的故事里的英雄(路10:30-37);后来,他还命令门徒向撒玛利亚传福音(徒1:8)。总而言之,他对撒玛利亚人总是充满恩慈和善意。

 

但如今撒玛利亚人刻意鄙视他。

 

雅各和约翰这两个雷子立刻就义愤填膺,他们已经想好一个对策,他们说:“主啊,你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像以利亚所作的吗?”(路9:54

 

这个时候提到以利亚很重要,因为雅各和约翰所提到的事件就发生在这个地区,他们对这个旧约故事很熟悉,知道它在历史上和撒玛利亚的关系,我们由此可以看出犹太人对撒玛利亚人的不满有多深。

 

从历史上来看,早在撒玛利亚被亚述征服之前,人们就已经把这个地名和偶像崇拜及叛教联系在一起。撒玛利亚原是北国以色列一个相当重要的城,但在亚哈王统治期间,也就是先知以利亚的时代,它变成崇拜巴力的中心(王上16:32),也是亚哈王兴建其著名的象牙宫之地(王上22:39;参摩3:12-15)。

 

亚哈王宫后来成为历代以色列王的固定居所,事实上,亚哈谢王就是从这个王宫楼上房间的栏杆上掉下去,且因此身受重伤(王下1:2)。

 

栏杆是一道屏障,由十字交叉的木条做成,应该可以安装在窗户上面作装饰,但比较可能的是,栏杆被安设在平屋顶边缘,形成一道简易的、薄薄的护栏。显然亚哈谢粗心大意地后退,或是很愚蠢地靠在护栏上,让护栏倒了下去,他也从王宫的楼上摔了下来。

 

亚哈谢是亚哈王的儿子和继承人,在他统治期间,他母亲耶洗别还在世,也还继续借着儿子的王权施展她邪恶的影响力。亚哈谢从楼上摔下来,伤势严重且生命垂危,他想知道自己的命运,于是差遣使者说:“你们去问以革伦的神巴力西卜,我这病能好不能好?”(2节)

 

向占卜者求问当然受到摩西律法严格的禁止(申18:10-12),然而向信奉别西卜的算命者求问预言的罪更重。别西卜是巴勒斯坦的神,它的意思是“苍蝇之神”。巴勒斯坦境内苍蝇满天飞,当地的百姓相信苍蝇之神住在他们中间,因此就把它当做主要的神祇。巴勒斯坦有些著名的神谕发布者,宣称自己能说预言,但他们所说的预言都是讨好人心的,而且模棱两可,所以不容易被识破。那些发布神谕的人在整个以色列民中享有盛名,他们是以利亚时代的“通灵网”。

 

然而,别西卜是有史以来人手所造的最可恶的偶像之神。据说,它统领苍蝇,而苍蝇是极可恨的昆虫,群集在各种腐烂、肮脏的东西四周,传播疾病,并大量产蛆。这些特性非常适合用来形容这种神,它的领域充满了污秽和不洁,有谁会想去拜它?这样的神令犹太人非常厌恶,所以,他们把它的名字略作修改,从“苍蝇之神”(Baal-Zebub)变成“粪便之神”(Beelzebul)。这个邪恶的存在影射所有的污秽、不洁,并与真神对抗之物(在耶稣的时代,“粪便之神”被用以指称撒但,路11:15。译注:中文圣经称之为“鬼王”),而亚哈谢竟然想借此来知晓未来的事

 

于是耶和华就差派以利亚去拦截使者,圣经说:“但耶和华的使者对提斯比人以利亚说:‘你起来,去迎着撒玛利亚王的使者,对他们说:“你们去问以革伦神巴力西卜,岂因以色列中没有神吗?’”(王下1:3)耶和华的使者还让以利亚告诉亚哈谢王说:

 

“所以耶和华如此说:你必不下你所上的床,必定要死。”(4以利亚照神所吩咐的去做,借着王的使者将这预言带给亚哈谢王,使者甚至不知道以利亚是谁。当他们回去见王时,他们告诉他这预言出自“一个迎着我们来”的人(6

 

亚哈谢问他们说:“迎着你们来告诉你们这话的,是怎样的人?”(7节)

 

他们回答说:“他身穿毛衣,腰束皮带。”(8节)

 

亚哈谢立即知道这人是谁,他说:“这必是提斯比人以利亚。”(8节)

 

好些年来,以利亚一直都是亚哈王和耶洗别的强大对手,所以亚哈谢王对他一点都不陌生,也自然很恨恶他,可能当场就决定要杀他。他差遣“五十夫长,带领五十人”去见以利亚(9节),派遣这么多人去,证明他并不是想要和平。相反,他可能命令他们去逮捕以利亚,把他带到自己面前,想幸灾乐祸地亲眼目睹他被处死。

 

五十夫长“就上到以利亚那里,以利亚正坐在山顶上”(9),他完全没有因为来逮捕他的人如此众多而惊惶失措,也没有避开他们,而是很平静地坐在山顶上,如此,他们一定可以在那里找到他。

 

五十夫长说:“神人哪,王吩咐你下来!”(9节)

 

以利亚的回答一针见血,说:“我若是神人,愿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你和你那五十人。”(10节)于是真的有火从天上降下来,烧死了五十夫长和他那五十人。根据希伯来文的用语,整个军队彻底被烧毁,瞬间变成灰烬,当场必定有人目睹这一切,并回去把所发生的事向王禀报。

 

但亚哈谢王是个愚顽人,“王第二次差遣一个五十夫长,带领五十人去见以利亚。五十夫长对以利亚说:‘神人哪,王吩咐你快快下来!以利亚回答说:‘我若是神人,愿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你和你那五十人!于是神的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五十夫长和他那五十人”(11-12节)。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亚哈谢没有就此罢手,他又差派另外的五十人去,但这次的五十夫长很聪明,所以主的使者指示以利亚跟他们去见王,以利亚就跟他们去,亲自向王传讲死亡的信息。

 

亚哈谢果然死了,“正如耶和华藉以利亚所说的话”(13-17节)。

 

这一切都发生在耶稣前往耶路撒冷时想要经过的地方,而门徒都很熟悉以利亚暴怒之下大获全胜的故事,这是他们路过此地时必然会想起的一个很有名的旧约故事。

 

所以,雅各和约翰建议让火从天降下,向撒玛利亚人的不友善做出回应。他们可能认为这样做,是依循先例,理由充足。毕竟,以利亚并未因自己的行动受责备,在当时那些情况下,以利亚的反应很恰当。

 

然而,对雅各和约翰来说,这种反应并不合适。从根本上讲,他们的动机不对,他们问:“主啊,你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像以利亚所做的吗?”当他们这么问时,显然带着自大的口气。他们当然没有能力吩咐火从天上降下,在他们同行的人当中,基督是唯一有这能力的人。如果这是合适的回应,基督自己早就会做这件事。雅各和约翰大胆地建议基督应该赐他们能力,吩咐火从天上降下,然而,基督自己好几次受到对手挑战,对方要他行超自然的神迹,他每次都予以拒绝(参太 12:39)。所以,雅各和约翰实际上是要求主耶稣赐给他们能力去做主不愿意做的事。

 

此外,耶稣的使命与以利亚大不相同。基督是来拯救,不是摧毁。因此,他以坚定的口吻责备那对“雷子”兄弟:“耶稣转身责备两个门徒,说:‘你们的心如何,你们并不知道。人子来不是要灭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路9:55-56

 

这对兄弟跟随耶稣已经这么久了,怎能忽略他教导的真谛?

 

“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19:10),“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太20:28),“因为神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约3:17),“我到世上来,乃是光,叫凡信我的,不住在黑暗里。若有人听见我的话不遵守,我不审判他。我来本不是要审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约12:46-47)。

 

当然,基督审判世界的时间终会临到,圣经上说他将“同他有能力的天使从天上在火焰中显现,要报应那不认识神和那不听从我主耶稣福音的人。他们要受刑罚,就是永远沉沦,离开主的面和他权能的荣光”(帖后1:7-9)。但此时此地,并不是最后刑罚的时刻或场所。

 

诚如所罗门所写:“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物都有定时……杀戮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拋掷石头有时,堆聚石头有时……静默有时,言语有时;喜爱有时,恨恶有时;争战有时,和好有时。”(传3:1-8)雅各和约翰一时忘了“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林后6:2)。

 

然而,雅各和约翰对撒玛利亚人的愤恨之情或许还有一点可敬之处,他们极其热心地要保护基督的尊荣,这也必定是伟大的品性,因义愤填膺而火冒三丈,远比被动地坐在那里,任凭耶稣受羞辱要好得多。所以,他们的反应虽然因狂傲自大而大打折扣,他们对问题提出的补救办法虽然完全不适当,但他们看见耶稣被刻意藐视而感到愤恨,却值得给予某种程度的尊敬。

 

我们也要注意,耶稣对以利亚当时所做的事,一点也没有加以责备,可见他并不赞成要以和平主义的方式来处理每个冲突。

 

以利亚所做的都是为了神的荣耀,也得到了神明确的认可,那从天而降的火是神的愤怒显示在众人面前(不是以利亚的愤怒)。这也是以色列历代君王以邪恶来治理国家所应受到的严厉惩罚,他们达到了极致的恶行使他们遭受最严厉的惩罚。

 

当然,如果神选择这样待我们,这种立即实施的毁灭是我们每个犯罪的人所应得的惩罚。然而,感谢神,他并没有这样待我们“他的慈悲覆庇他一切所造的”(诗145:9),他“是有怜悯、有恩典的神,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出34:6),他“断不喜悦恶人死亡,惟喜悦恶人转离所行的道而活”(结33:11)。

 

耶稣的示范让雅各学习到一个功课,即仁慈和怜悯,以及义愤和热忱,都是需要培养的品性(有时前者更为重要)。那么后续的发展如何呢?雅各和约翰没有吩咐火从天降,而是“往别的村庄去了”(路9:56)。他们往别处去找住宿的地方,这或许有些不方便,但在那样的情形中,如此做远比他们因撒玛利亚人的不友善而提出的对策合适多了。

 

几年过后,初代教会开始成长,福音也在犹大地以外传讲开来。这时,执事腓利“下撒玛利亚城去宣讲基督”(徒8:5),有奇妙的事情在那里发生了——“众人听见了,又看见腓利所行的神迹,就同心合意地听从他的话。因为有许多人被污鬼附着,那些鬼大声呼叫,从他们身上出来;还有许多瘫痪的、瘸腿的,都得了医治。在那城里,就大有欢喜。”(6-8节)

 

毫无疑问,在因腓利传讲而得救的许多人中,有一些也是先前雅各想要焚毁,但被耶稣存留下来的人。我们可以确定的是,看见这么多曾经穷凶极恶地羞辱耶稣的人得到救赎,连雅各自己也欢欣不已。

 

下一篇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