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经者与神的话

 

许多人正在急切地努力,要使教会再一次回到她原有的地位与尊荣,于是产生了许多计划和口号;但无论出现什么新的训示或强调,要教会更有生气、更稳固、更有作用,最需要的还是更新圣经的传讲,使它有新的目标、新的火热和新的能力。我们相信,这就是在教会中成就神工作的最重要条件。

 

我们要再次提到林前1:17-2:5,这里明显说到神的话就是神的智慧和能力,我们只要运用就行了。保罗慎重地定意叫他所传讲的“方式”受“内容”的管制,好让他的听众知道,无论他表现出怎样的卓越和能力,都必须倚靠神直接的工作。保罗担心人们只是在智能和知觉的层面归向基督,他把这视为可厌的、人为的、贫穷软弱的。

 

这不是说应该以神奇的方法使用圣经——好像我们只要把圣经的话加进讲道之中,所说的一切就都变为神圣了。相反地,保罗在林后2:17强烈地指责那些“兜售”神话语的行为,这种将话语打折扣的行为,绝对不能通过太阳炙热的考验(林后2:17的“诚实”希腊文是由εϊλη〔“太阳的热”κρίνειν〔“审判、试验”二词组成)。因此,我们若在话语中搀杂了别的东西,无论是民间宗教、当代哲学、心理学理论、政治理论或个人的偏好,都会使神的话语丧失能力,变得无用、软弱,为当代人所撇弃。

 

1879年,詹姆斯·斯托克(James Stalker)在一次牧师就职典礼中勉励新的牧师:

 

这是你的工作。今天,圣经是交在你的手中,让你向你的会友解说内容,用各种可能的方法使他们牢记在心,并且在生活的每个层面中应用出来……这本书会每天与你更亲近,会每天使你的各方面更充实……但你要忠心于它!你只有深入查考,才会使圣经像我所说的那样;如果你一直停留在表面,你一定会觉得厌倦。有些传道人在开始服事时脑子里记得一些道理,他们日后整天所做的,就只是选出一些经节,然后装进他们已有的这些容器。容器的形状、大小固然各有不同,但所装的东西相同。而且,无论它怎样地正统,怎样地说到福音,它的内容仍旧贫乏。[1]

 

为了改变这个危险情况,斯托克鼓励当代的传道人,要详尽地查考所要传讲的经文:

 

准备讲道不容易,需要时间、自制和努力不懈。也许传道人最大的试探就是怠于硏究——不是怠于从事一些工作,而是懒于在图书馆中将宝贵的时光花在钻硏上;不愿逃避无谓的空想和轻忽漫不经心的阅读;更不愿孤注一掷,专心地在主日的事奉上竭力。我个人呢?我必须承认,过去(现在也是)我的心里常常在这一点上交战。没有人像我们有这么多时间可以自由支配……当你要讲道时(不是只让人多听一篇道理,也要让人接触到圣经),我相信你会立刻知道讲题,也能开始研读经文。若有另一个讲道,也应当在周间查考。而且,再复杂的经文也都应当在周五前统统结束(这不容易,但是值得。当一个传道人在一周辛苦工作以后,他的心思不断地思索神的真理,他的灵也因为与圣灵有交通而被提升,这时才出现会众面前,叫他们从心里明白这是从神来的信息,可以供应他们。这样的传道人是最满足的了;而最胆小怯懦的,莫过于传道人经过懒惰、不忠心的一周后站在讲台上的心境,他是在欺骗会众,供应零碎、劣等的食物,以假冒的热诚调味。[2]

 

神的能力怎能从这种软弱、懒惰的讲道中彰显呢?既然保罗不会这样,我们更不该如此。我们必须带着权柄和能力,将神的话向等候喂养天粮的人解开,这是我们光荣的使命。

 

有人会反驳说:你怎么知道这样研究和运用圣经,就一定有能力?一个属神的人,只要经历两种情形的结果,就能明白其间真有天壤之别了:一种是轻描淡写地谈论一些有关圣经的观感,一种是振奋地传讲该段经文中神所指教的信息。

 


[1] James Stalker, The Preacher and His Models:The Yale Lectures on Preaching, 1891 (New York: Armstrong, 1891 Grand Rapids: Baker, 1967再版),273-274页。

[2] 同上,276-277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