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经者与圣灵

 

今天教会最可怜的光景莫过于缺乏能力。太多的时候,教会在她所处的国家和社会中只有微弱的影响力(甚至毫无影响),难怪教会外的大众对她毫不在意,更毋论教会中还有丑闻呢!

 

问题的核心在于讲台没有能力。若要完全根治这种无能,解经者必须要传讲有权柄的信息——根据经文的单一含义,会通前述神学,又肯花时间等候神,直到传信息的人“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路24:49)。只有这样,教会才能再次看见“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罗1:16)。

 

论到教师—传道人传讲神话语的能力来源,林前1:17-2:5有最好的教训。其中“能力”或“神的大能”(δύναμις θεού)出现5次之多(林前1:171823-242:45)。

 

保罗这篇信息的负担,在全段开头就很明显了:“基督差遣我……是为传福音,并不用智慧的言语,免得基督十字架的能力落了空”(17节)。似乎保罗还要为这段话加上些注脚,他就在结束的时候说到神解决在讲道上无能力的方法(林前2:4-5):“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

 

“(圣灵)的明证”(ἀπόδειξις)能叫我们这可怜、不当的话语带着神的能力。的确,即使我们已经忠心地尽了所有解经者的本分,把一段段经文原则化,使之成为超越时空的议题,能唤起听众即刻的回应,我们仍旧需要圣灵将那些话放进听者的心里,改变他们的生活。

 

因此,信息来源单纯,产生信息的方法也正确,仍嫌不够;如果教会想在藐视她的环境中有影响力,在信息的传讲上需要有圣灵明显的同在及大能的工作。纵然这对我们的格调和人格会造成妨碍,但保罗更强调“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林后4:7)。

 

查尔斯·司布真(Charles Haddon Spurgeon)在对牧师学院(编注:已更名为司布真学院)学生的讲道中,曾严厉地警告传神话语的人:

 

对我们传道人来说,圣灵是绝对不可少的。没有祂,我们一切的工作都徒有其表而已,我们并不能比一般神的儿女尽更多祭司的职份。先前的卫道之人受神感动传祂的话语,指责罪恶,我们虽然是他们的继承者,但除非先知的灵住在我们身上,否则我们所披戴的不过是粗糙、破旧的外袍而已。即使神的灵没有降在我们身上,我们也应该受社会上诚实人愤世嫉俗的驱策,大胆地为主的名说话。[1]

 

圣灵的权能

 

司布真又问道:我们如何得到圣灵的帮助?是否需要放弃理性方面的硏究,带着空白的脑袋来到讲台?

 

司布真为了回答这问题说了以下的故事:“利奇菲尔德的主教发表关于必须勤读圣经的访问谈话后,有一位教区牧师告诉他的主教,他无法相信这个教训,他说:‘因为我常常在更衣室还不知道要讲什么,但我还是上了讲台宣讲,脑中一片空白。’他的主教回答说:‘你确实是脑中一片空白,因为你的会友曾经告诉过我,他们跟你有同样的感觉。’”[2]

 

司布真接着解释说:“如果我们没有受教,我们如何教导人?如果我们没有思考,我们如何带领人思考?只有在我们单独面对圣经时,我们才会觉得需要圣灵的帮助。”[3]这时候圣灵就成为“知识的灵”,这也就是约壹2:27所指出的真理:“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

 

但圣灵也叫作“智慧的灵”——知识必须有智慧来配合,才能巧妙地将所知道的用出来。这种艺术包括经文应用的能力,将真理放在它的准确位置上,不致过分突出。

 

司布真举例说明教训不均衡可能产生的害处。他说:“人的鼻子在脸上是一个突出的东西,但它总不能大到连眼睛、嘴巴及其他一切都看不到了,否则就真的成了卡通式的漫画,而非写真式的肖像了。福音中的某一个重要教训也可能因为传讲得过度,以致掩盖了其他的真理。这样,所传讲的就不再有原来福音的美,只能算是真理的漫画。然而,请原谅我这么说,这种漫画很多人似乎还特别喜欢呢!”[4]

 

讲道最困难的,是把神的旨意传得完备。有些真理会比其他真理更容易叫人接受,牧师往往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发现哪些圣经教训是听众所喜欢的,哪些是不喜欢的,但是圣灵能把智慧赐给有心寻求的传道人,使他们晓得如何供应均衡、全备的灵粮。

 

圣灵也会赐下所需的智慧,使人懂得表达各种真理的方法。“同一个真理,你可以用来造就一个人,也可以用来击倒一个人;你可以用蜜来使一个人的嘴甘甜,也可以用它使人倒胃口。有人把神的慈悲说成没有法度,就叫许多人变得放荡不羈;相反地,偶尔也有人非常严厉地强调神的可畏,甚至叫人沮丧,对至高者频频提心吊胆。”[5]

 

我们若要传讲得有能力,还需要圣灵的第三种工作,就是让我们的嘴唇沾着神坛上的生命火炭,如同以赛亚接受神委任时的经历(赛6)。我们若要从事神的圣事,不仅要有蒙神赦免得洁净的经历,更需要圣灵赐下“口若悬河”的恩赐。

 

保罗鼓励以弗所信徒要为众圣徒祈求,尤其要为他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胆,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弗6:19)。这样的能力不是来自区区演说、辩论的技巧,我们必须靠圣灵激励,才能放胆讲明从神话语中发现的真理。从开始传讲到结束,经文及借着经文说话的神,都必发出能力,管制我们全人;我们心中、口中要有焚烧般的真理大能,每个思想、情绪、定意都要被真理抓住,直到我们涌出奋兴、喜乐、诚挚和真实,明确地表现出神的灵就在这话语里。要除去所有平庸、枯燥、烦闷、乏味的辩论,不要让它取代了永生神大能的话语。如果神的话不能激动传讲的人,不能叫神传话的仆人渴慕荣耀神、遵行祂的旨意,我们如何期待它对听众会有什么更大的作用呢?

 

司布真又一针见血地说:“我们讲道的整个过程,都需要神的灵把我们的心怀意念保守在最适当的状况中。因为我们若没有一个对的灵,就会失去说服和获胜的语调,我们的听众就会发现参孙的能力已经离开他了。有人讲得严厉,却只表露出他们的坏脾气;有人讲他们自己,却只显出自己的骄傲。有人表现得似乎要他们站讲台是贬低了他们;又有人像是为自己的讲道深致歉意。为了避免态度和语调的错误,我们必须受圣灵引导,只有祂才能叫我们受益。”[6]

 

圣灵对满有能力的讲道第四个帮助,是作为一个“代求和圣洁的灵”。由于教导我们为自己、为听神话语之人祈求的乃是神的灵,因此热切的、权威的讲道,就需要满有圣灵引领的祷告。司布真说:“祷告的习惯很好,祷告的灵却是更好。定期的退修应该持续进行,但不断与神交通才是我们的标竿。我们有个原则,就是在传道时不应当只是常常作事,而不在祈祷中向神举起我们的心。我们中间有人可以很诚实地说,他很少能在哪一个小时不对神说上一刻钟的话,这不是一种责任,而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是一种新的天性,就像婴孩向母亲呢喃一般。”[7]

 

在公众祷告的场合,我们若没有神的灵,以及每天与神私下交通的经验,就无法祷告得令人满意。司布真警告说:死的祷告立刻就会被听众察觉,比我们所料想的还快,因为这对他们也是一种攻击,就像对神一样。

 

圣洁的灵也同样重要。我们在台上、台下都是一个榜样,因此我们必须祈求神的灵保守我们和我们的家不被世界玷污。我们不要轻忽自己的家庭和我们在社交圈子中的举止,甚至不要轻忽我们的穿着。我们不能叫人无法接受,好让讲道的服事不受亏损。

 

缺乏圣灵的权能

 

我们在本章已经花了一些篇幅关注司布真著名的讲道“圣灵与我们服事的关系”,他在结束时提到,有些工人会失去圣灵的帮助。请不要误会,司布真和我都不是暗示着有些工人会失去神永远的生命,而是指有些人可能会失去传讲神话语的功能,这原因乃是他们向罪恶屈服,拦阻了圣灵在生活中的自由运行。还有人更可悲,不知道神的灵已经离开了他们,还想继续服事。他们就像参孙和扫罗王,不知道耶和华的灵已经离开了他们(士16:20;撒上16:1418:12)。

 

司布真曾列出拦阻圣灵自由运行的各样罪恶,其中包括缺乏敏锐(指对祂最细微的感动而言)、缺乏诚实(指传讲的动机不是因为相信这些,而是因为听众喜欢)、骄傲(喜欢受人重视)、懒惰(疏于研习和私祷,以致缺少规律),以及一颗空洞贫乏的心。

 

其中最后一项最难治疗。一个人心中贫乏,并非不诚实、不道德、脾气不好,也非自甘堕落,而是缺少了什么。以司布真的话来说:“这个‘什么’是全人所需要的,少了它就前功尽弃了。他所需要的(即所缺乏的)是最不可少的。他并不属灵,没有基督的特质,他的心未曾燃烧过,他的灵魂没有活力,他所需要的(所缺乏的)是恩典。”[8]

 

这种不幸的人如果像扫罗一样,圣灵对其一再警告之后忽然离开了,其结果如何自然不言而喻。圣经告诉我们,圣灵一旦离开一个人,他的服事就终止了。

 

司布真认为,圣经上最可悲、最令人惋惜的例子是摩西,他在漫长的旷野生涯行将结束之际,由于一时说话欠加考虑,使得一生的工作受到亏损(民20:10;诗106:32-33)。虽然不像大卫的罪那么严重,也不像彼得因为害怕而跌倒那样令人惊讶,但犯这罪的是神的代言人——他比别人更有特权带领神的百姓,又预表要来的“那先知”。

 

这叫我们看见,我们作为解经者和永生神的出口,由于太容易陷入罪中,实在需要祈求圣灵保守我们和我们的一切,并叫我们在每次传讲话语时能将神的权能表明出来。

 


[1] Charles Haddon SpurgeonSecond Series of Lectures to My Students:Being Addresses Delivered to the Students of the Paster’ Colleg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London:Passmore and Alabaster, 1877)30页。

[2] 同上,4页。

[3] 同上。

[4] 同上,6页。

[5] 同上,7页。

[6] 同上,11页。

[7] 同上,13页。

[8] 同上,19页。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