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落中的神学

 

还有些问题没有解决,就是段落的神学问题。传道人要从本章中提说那方面的教义,才能叫人有所回应和长进呢?

 

是这样的,传道人必须说出尼希米记第6章中作者所明示或暗示的神学。如何看出这个神学呢?可以参看作者所引用的在当时对作者和听众有帮助的圣经其他作品,也可以从作者当时用作术语的字词和概念来确定,或从历史事件中看出(这些事件不能与神对以色列人,并借着他们向列邦所表现之恒久的垂顾分开)。尼希米记第6章的神学首先表现出反面的形式,基善和参巴拉中伤尼希米,说他以犹大王自居(67节),但也正面说到重建城墙的工作不是人单靠自己的智慧或英雄式的行动,而是神为以色列人做的工作(16节),也是神在历史中向以色列及外邦人所定永远计划的一部分。这里有一个累进的“前述”教义(就是比尼希米记更早期的书卷中提到过的教义),说到“地”,也说到以色列“仆人”的角色,他们是外邦人的“光”——甚至照亮基善、参巴拉、多比雅等人。讲解的人有责任全盘考究这个前述教义与作者真理意向的关联。

 

我们觉得传讲叙事体的经文若要达到效果,必须符合下列条件:(1)它要符合“上下文”,要限制在事件的中心,考虑到和同卷书各部分与各大段的关系;(2)它的思路要符合所查经文本身的“句法关系”;(3)它要能表现出该段经文所提示的神在历史中救赎计划的“早期神学”;(4)它要具备唯独从作者单一的真理意向得来的“永恒原则”。这四点都得齐备,否则不是“过去”盖过“现在”,就是“现在”抹杀了经文“过去”的意义。

 

因此,解经者首先需要与圣经作者的意思协调一致。既然我们知道,除了借着这些作为神的出口的笔,神再没有赐下只言片语给我们,我们就必须先研究这些人类作者所写的话。为了明白神的意思以及祂的重点,我们必须先知道作者在说些什么[1]——先综观全书,再硏究大段,之后详细查考所要传讲之信息的段落。

 


[1] 这一点在其他地方也有讨论:Walter C. Kaiser, Jr., “The Single Intent of Scripture”;另见同作者, “Legitimate Hermeneutics,” 收录于Inerrancy, 编者Norman L. Geisler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80)117-147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