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布局和选材

 

圣经叙事部分的特点,是作者常用故事人物的说话、行事来传递他信息的主要攻击点。因此,它不像圣经的教义或教训,也不直接把要说的话说出来,而是以背景中的某件事物来代替,从该事物表达教训或置评。因此有两件事格外重要:一是了解该事件所在更广的上下文,一是穷究作者选择该件事放在这些事情中的原因。这两个线索分别是各段的“布局”,以及从所有可能的言论、人物或景致中“选材”。此外,如果作者没有打断故事,对所发生之事加上自己的(其实就是神的)评语,那么神对这些人物、事件的反应或评价,常常取决于作者所安排的一个(或一群)人在事件“高潮”时的表现方式。

 

有一个例子能说明硏究“布局”和“选材”的重要性,就是尼希米记的事件。[1]尼希米记记载在被掳后的艰苦时刻神为以色列人所做的事。

 

传讲尼希米记,绝不能只讲出故事;照常推出所有历史事件、人物、言论后,绝不能算是尽了训诲、教导的责任。这样做,不能达成神把这段历史留给后代的整体目的,[2]只是伊便尼派的圣经硏究传讲法罢了。

 

那么用幻影说方法硏究尼希米记是否好些呢?看来好像能增加本卷书的价值,因为它将经文大量寓意化了。例如,尼3:1-32所记重建十个城门的事件,可以作以下的解释:(1)羊门预表十字架和神的羔羊;(2)鱼门预表主应许我们得人如鱼;(3)古门提醒我们顺服神的旨意是走古旧而艰辛的道路(耶6:16);(4)谷门提醒我们要谦卑(诗84:6言及巴迦谷,就是“流泪谷”的意思);(5)粪厂门告诉我们需要洁净我们的污秽(约壹1:7-9)。但我们凭什么这样解释?有人说我们无须计较这个,因为既然所有的这些真理都在圣经的其他经文中有所教导,那么我们何不用别处经文来教导这些真理呢?这既教导好的道理,却又明显使用错了经文,以致没有从神来的任何权柄与能力。

 

这样,我们如何传讲尼希米记呢?尼希米记可作为把圣经叙事体经文原则化的范例,下面一系列专题的信息,可以囊括圣灵感动作者对所有信徒发出的教导:

 

1)在生活中的优先(尼1)。

 

2)设定目标的重要意义(尼2)。

 

3)领导会众成功的原则(尼3)。

 

4)抵挡圣工仇敌的办法(尼4-6)。

 

5)激励灵命更新的方式(尼8)。

 

6)学习历史教训的重要(尼9)。

 

7)保守圣工成果的必要(尼10-13)。

 

尼希米记第6章尤其是一篇好教材,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在服事神的时候面对人身攻击的敬虔榜样;第4章描绘了神的事工所受的拦阻是何等猛烈;第5章专论为了使神的事工不受亏损,解决内部问题是如何地刻不容缓;但第6章中记载神的事工所受的攻击,是从另一个更巧妙的角度来看的,这次仇敌想从侧面击垮属神的领袖。

 

尼希米记第6章的四个段落,形成信息的四个要点。特别注意“我们来相会”(尼6:2710)和“使我惧怕”(尼6:9131419)之类的从句不断重复。这说明神的仇敌将以下事情秘密地加在神的仆人身上:(1)佯称邀请开会,其实要伺机害他(6:1-4);(2)蓄意诬蔑(6:5-9);(3)企图迫使尼希米在信仰上妥协(6:10-14);(4)由亲朋好友施加压力(6:15-19)。

 

这四段的每一段,作者都记下了一个钥句,说明神不停地帮助尼希米及所有受压的领袖们:

 

1)“我现在办理大工,不能下去。”(6:3

 

2)“你所说的这事一概没有……神啊,求你坚固我的手!”(6:8-9

 

3)“我看明神没有差遣他。”(6:12

 

4)“见这工作完成,是出乎我们的神。”(6:16

 

现在可以构建讲道大纲了。我们可以说,属灵领袖在遭受谋害、诽谤和恐吓时,可以运用神所赐下的几点帮助:

 

1)神所赐的目标之感(6:1-4)。

 

2)神所赐的决断之灵(6:5-9)。

 

3)神所赐的洞察之心(6:10-14)。

 

4)神所赐的尊崇之为(6:15-19)。

 

16节是高潮,清楚地说出本段的神学:仇敌知道尼希米正做神的工作,因为他们明白,重建城墙的工作只有靠神的帮助才能完成。这样,尼希米又何必怕他们?这一节是整段的中枢,是我们所谓的“中心点”,能使我们明白作者“选材”的动机。本章所记的事件是从许多事件中选出来的,6:4-5(有另外四次邀请),6:14(其他假先知也发出所谓的启示),6:17(有很多这样的信件)都清楚地证明这一点。此外,这些内容的“布局”不仅反映出事件的时间先后次序,也反映出属灵辨别力需要随时间而增加的状况。后来仇敌甚至胆敢利用诸先知和众朋友来破坏神的工作。将第6章和类似的第4-5章一起看时,就更清楚第6章接着的攻击不是偶然的。16节的高潮为我们提供了确定本章权柄性的信息及其用法的线索,解释者更容易将这段信息应用在现代所发生的各种张力上。

 


[1] 近代关于尼希米记具有启发性的硏究,见Cyril J Barber, Nehemiah and the Dynamics of Effective Leadership (Neptune ,N. J.; Loizeaux, 1976)。

[2] 关于过去特例和现代应用的问题,见早期论述Patrick Fairbairn, “The Historical Element in God’s Revelation” 收录于Classical Evangelical Essays in Old Testament Interpretation,编者Walter C. Kaiser,Jr. (Grand Rapids: Baker, 1972)页72 -79。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