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文中的神学

 

现在我们从哪里得知一段经文的本质内涵呢?或从另一个角度说,什么是经文永恒不变的教训部分?我们是否需要从其他经文加入教训和神学,以充实我们所要传讲和教导的话语(尤其在传讲叙事体或旧约部分时)?

 

很多人已经注意到,接近宗教改革者类型的传道人,讲道特别有能力,因为他们的讲道包含了神学。毫无疑问,当我们的教导和传讲集中在神的位格和工作上时,就必有坚强的力量和极佳的着重点。

 

但我们若不按照圣经作者原有的方法诱导和推论——至少是他所倾向并在其上立论的前述神学——能力还是会消失的。我们已经在第六章提过,解经者有责任硏究所谓“会通神学”或“前述经卷类比”。我们可以用两个工具来确定这个神学:(1)作者明显引用、论及的神学,以及他所用当时已经定型的教义专词;(2)一本好的圣经神学参考书,其中论及我们我们所要传讲的圣经段落之教义的渐进过程。

 

这种“发现神学”(emerging theology)应当比正规的系统神学更优先考虑。系统的陈述要在我们解析完经文之后才派得上用场,我们用来总结各要点、大纲或全篇时,才适宜跳出时代的范畴,提出神在某个神学问题上不断启示后的总论。但我们不能用晚期的教理作为开启早期经文的钥匙。那是方法论上严重的错误,实际上这样会扯平整个启示的渐进性。其实,我们所传讲之独特专题的各段经文,其结论必会与神对该专题的最后启示相合。

 

适当地避免滥用系统神学,并不是排拒任何神学,而是让圣经神学成为与句法分析相伴的工具。既然“发现神学”随着救赎历史前进,就必会逐渐发展出一种背景,其中所强调的点与神最后启示之更深广的属灵强调点不同。我们不能把晚期神学的任何习性(即使是完全出自圣经的或极其宝贵的)强加在早期经文之上,而要考虑到神对作者原有启示的完整性。虽然我们只强调思想的累积、演绎及会通,但经文的解释已经够丰富的了。

 

如果一个神学对作者当代的听众正中下怀,难道同样的方式就不能对现代的我们起作用吗?如果一段经文中的会通神学对当时的百姓有永恒无尽的价值(我们相信事实的确如此),那么当代所累积的神学思想难道不能把同样的信息核心提供给所有时代的人吗?是的!甚至经文在时代上的独特性,都禀承了永生神永远计划的内涵。

 

我们相信,经文的会通神学也提供阐释者开启它现代意义的妙方,经文中所有的重点、应用、呼吁,以及审判所提供的盼望或警戒,都可以有现代的意义。为此,我们才用解经过程中最重要的两个功能来称呼我们的解经法:“句法—神学”解经法。如果不是两者都着重,所传的信息不会进入人的耳朵和心灵,成为死胎。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