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文的重点

 

下一步是找出经文的“重点”。我们所选的经文中有重要的词汇和术语,这些词汇和术语或者常常出现在所查的各个段落中,或者出现在其他重要的地方,比如出现在主旨议题中,或经文中对它有明确的定义,这些都可以用来辨认。另一个可以辨认的特点是,它们常常会赋予经文一些特殊的格调,使解经者感到棘手。

 

原作者的主要思想有时表现在特别的字汇上。在这种情形下,经文和作者会指出所要陈明的思想。因此,阐释者若想得到有价值的解析,就得跟随文章的思路前进。通常,这种强调或重点的确认,会为解经者在段落之讲道或教导的预备上提供整体的概念。

 

当一系列句子或从句以同样的引介字(“因为”、“既然”、“于是”之类的词)相连时,也许可以用这些钥词组织信息。[1]这种情况下的讲章,每一个要点都从相同的观点和角度发展它的内容。比如,若“如此”遍布在所查考的经文中,那么在讲章中我们主要讨论的是所公布之主题的“结果”。相反,若“因为”常常出现,我们就要把信息围绕在一连串的“理由”上。

 

9:1-7可作为一个例子。在456节开头不断重复的“因为”,说明了普世欢乐的理由。另一个例子是赛58章,由于它谈到真实的属灵在于对社会的贡献,它就用“若”(אִם)的条件和“这样”、“就”(אָז)的结果来平衡整个段落。

 

这些重复现象,有时只是文法或句法的特点,比如在帖前4:1-8中,3节下、4节上和6节上都有不定词形式,它们的功用几乎等于“目的从句”,说明 “知道神的旨意”这一主题(帖前4:3上)。又如在彼前1:1-12中,希腊文的εἰς(“达到,至于”)出现在3节下、4节上和5节下,指出重生的信徒所应当达到的状况。

 

如果我们以经文本身的强调方式(无论是文体、文法,还是修辞手法方面)作为经文原则化的可靠基础,就不会落入主观主义的危险中,白白浪费光阴。如果在词汇、术语、文体、修辞手法,甚至重复的文法形式等方面都没有重点,阐释者就必须依靠其他方式的帮助来原则化或应用了。

 


[1] 有关可能之“钥词”的描述和表列,见Faris D. WhitesellLloyd M. Perry, Variety in Your Preaching (Old Tappan, N. J. Revell, 1954) 75-94页(第五章);James Braga, How tο Prepare Bible Massages: A Manual on Homiletics for Bible Students (Portland: Multnomah, 1969) 101-103页。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