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法图

 

为了使解经者能硏究一个段落的内部结构与外部的相互关系,我们建议用句法图或“方块图”(block diagram)(为了研读这部分,读者可先参阅第八章的范例)。按经文的“自然次序”写出每一个议题、从句和短语(用希伯来文、亚兰文、希腊文、英文)。将每一个句形单元(划分到能表达语义的最小单元)分列在不同的行中(当它本身是一个系列或另有相似的单元时,这一点尤其重要)。主旨议题列在左边的一栏(希伯来文则列在右边),直接修饰或描述主旨议题的句法单元则向内进一格,修饰描述附属于主旨议题之单元的材料则再向内进一格,以此类推。所有附属的从句和短语很可能与句中其他文法单元有关,是用来修饰或描述的。解经者可以在这些有关单元的左边(希伯来文则在右边)紧接着画上箭头,以表示它们之间的关联。

 

“方块图”不能和“线形图”混淆。线形图是中学英文课常用的,以“单线图”来分析一个基本的句子,目的是使学生了解句子的读法和每个词的文法功能;“方块图”则不同,它是用来分析一个段落中所有的句子,用图表示出它们在该段落中的功用,并且比较该段落的结构与其他有关段落的结构。

 

方块图配置了所有或长或短的材料,使各个句子、从句和短语之间的关系可以一目了然。它胜过线形图之处在于:(1)使我们注意全段整体含义的思路,而不是抽出单词或短语单独解释;(2)为讲道和教导的第一步提供了无限的帮助,我们可以从此立即看出段落的核心(主旨议题)及其从属部分。

 

主旨议题

 

每一段的核心就是主题句或标题句(或议题)。这样的句子常出现在段落的开头,也可以在中间或结尾,这些不会影响到解经。主题句在段落中的位置丝毫不影响它的含义或对段落的分析。位置在段落句形图中唯一的影响,是各个纲目的次序会跟着改变,而且用来表示支持议题及其先行词或对等单元之关系的箭头先要朝下,直到主题出现为止。

 

由于一个段落通常只是书中大段的一组段落之一,因此一个大段中所有段落的标题(主题句或主旨议题)应该包含在这个大段的所有信息中。因此,辨认主旨议题的重要性不能强调得太过。

 

独立议题

 

以上讨论的都假设:(1)只有“一个”主题或议题;(2)这个主题常是“显而易见的”。但若是同时有几个主要的独立议题,对主题都具有同样的地位,应该如何呢?这现象有两种情况:可能本来就没有“明确”的主题,它只提到一些密切相关的议题;也可能是由一些议题“一起组成”一个完整的主旨议题。

 

在第一种情况中,解经者需要从该段的几个独立议题中抽出隐含的主题来,因此他必须确定这几个平行的议题的确跟主题密切相关(因为同属于一段)。此外,也要确定它们在语义上有相同等级,并且在段落中有相同的功用。只有经过这些鉴定之后,解经者才能确定该段落是例外,未明确提及主题或标题句。这时我们需要自己设定一个主题,以表达各个平行议题所论述的内容。在句形图中,平行的主要议题要在图边的一栏中平行列出,而涵盖的主题则写在一旁以连贯整个段落(见图4.1A型)。

 

另一种情形比较容易。该段落已经写出了主题,只是各个单独的议题不能述说得完全,我们只有把几个议题放在一起才行。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把主题所包含的议题并列在边上就可以了(见图4.1B型)。切记!要保持从经文分析出来之句子、从句的精确“次序”和关联性,使各个议题因着一些附属的材料,分开写在图表中。主旨议题还是可以在表边用括号组合起来。

 

 

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先确定段落的主题,毕竟解释者最终要传讲的内容和组织取决于各段主题的确定。

 

但是,又如何处理那些与段落主题既无明显关连,又无隐含关连的独立议题和从句呢?这些独立的句子和从句,经常不带连接性质的词类以表明它们和段落其余部分的关系(对等单元之间没有连接词者称为“连词省略”〔asyndeton〕)。如果这些从句和句子的确不属于段落的任何一个单元,我们要将它和其他(前后的)具相同功能的从句和句子并排,之后我们必须暂时勉强地放弃寻求表面的结构(因为在这个特例中并没有表面结构),转而寻求含义模式或语义结构,连接这独立的单元和段落主题句。或许这种允许多语义结构解释的情况,的确说明了表面结构不能提供解释者所有的需要,而且坦白地说,虽然语义结构常常跟在表面结构之后,有时也能超越它呢![1]


[1] 见Beekman和Callow所著Translating,268-271页。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