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落

 

当解经者知道了一卷书的自然分段和文体之后,接下来就是审察所要解释的篇章。它通常包含1-3段,为此我们在这一单元要注意的是段落。

 

我们如何定义并区分一个段落呢?一般而言,多数人主张大段之下再分的段即段落(见前章“大段上下文”)。其原则如下:

 

1. 段落的主要特征是一贯的主旨,它可由重复出现的词汇或概念得知(如林前13章的“爱”,林前2:6以下的“智慧”)。

 

2. 反问句常常导入新的段落(参罗6:1)。

 

3. 呼格形式的陈述常常是新段落的开始(如西3:18-4:1)。

 

4. 经文的突变最可能是新段落的开始。例如:主角或其余论及的事物、动词的语气、时态或格忽然改变,或活动的地点、主题改变,都可能是新的开始。

 

5. 在一段的结尾或接近结尾处出现的题目,经常会在下一段落中继续,并且得以更完全地发挥(如“智慧”在林前2:56以下)。[1]

 

段落是表达并发展一个单独思想的骨架。它通常只包含一个主题,或加上与主角、配角同时相关联的一系列事件。总而言之,段落由一个包含主旨议题及支持议题的立论构成。

 

解经者所面对的最困难的工作,是分析段落中各支持议题之间彼此的关系。通常表面的结构会提供许多线索,例如希腊文就有一些介绍性的小品词(introductory particles,希伯来文则缺乏联系各命题的文法单元)。解经者不但需要衡量各个独立的句子(若不考虑附属或相关的文法单元,将在各个句子与主旨议题之间进行连接),他更需要连接各个句子中的从句和短语。分析这些句子、从句和短语的从属关系后,才能得着一个整体的构图,描绘整个段落里所有元素与主旨议题的关联如何(见第八章:分析范例)。

 

让我们先考虑从句(clause)。从句由一群单词组成,具有主词与动词(或述语),合成句子的一部分。从句可以依照形式和文法功用来进行分类。

 

从句有三种形式:(1)独立(independant)、主要(main)或首要(principal)从句(即表达完整的想法,可以单独存在的从句);(2)并列从句(coordinate clause,即形成复合句之一部分的从句);及(3)相依(dependant)或附属(subordinate)从句(即不能表达完整的思想,或不能单独存在的从句)。重要的是,不仅要能分辨这几种从句的形式,更要留意导入从句所用的词。见下列各点:

 

1. 并列连词(coordinating conjunctions):和、或、也不、因为、但、既不……又不、或是……或是、既……又、不但……也。

 

2. 反义(adversative)并列连词:但是、除了。

 

3. 强调(emphatic)并列连词:是的、的确、事实上。

 

4. 推论(inferential)并列连词:因此、于是、为此、所以。

 

5. 转换(transitional)并列连词:并且、此外、然后。

 

6. 附属(subordinating)连词:当、因为、如果、既然、虽然、使得、而。

 

7. 附属关系代名词(subordinating relative pronouns):谁、谁的、那个(即英文中的who, whose,whom, which,that等)。

 

解经者会发现,在人断定为附属形式之处,希伯来文通常以一连串的反转waw(waw-conversive来协调。[2]只有当解经者面对这种情况时,他才要在分析表面结构(文法和语句形式)之外,再去分析语义结构(即整段和大段的含义)。这算是一部分逻辑和一部分文法的步骤。

 

从句又可按照文法功能分类:(1)名词从句(noun clause);(2)关系从句(relative clause);(3)副词从句(adverbial clause);(4)混合从句(miscellaneous clause)。

 

1. 名词从句具有名词的功能。在希伯来文中,这些名词从句偶尔会加冠词,或在相当于直接受格时加אֵתאֶת(直接受词记号)。名词从句可以表示:(1)主格(“大卫逃走的事告诉了扫罗。”撒上23:13〔参撒上27:4〕——注意,名词从句常常接在ניְהִי后面);(2)直接受格(“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创6:5);(3)同位语(“果然是真,准有这可憎恶的事行在你们中间”申13:14)。

 

2. 关系从句和形容词功用相同,都用来修饰或叙述名词。

 

3. 副词从句具有副词的功能,修饰或叙述动词、形容词、副词或介词短语。副词从句主要的形式有:(1)表状况(“正在……”);(2)表时间(“当……”);(3)表条件(“若……”);(4)表目的(“为要……”);(5)表结果(“如此……”,“以致……”);(6)表让步(“虽然……”,“即使……”);(7)表原因(“因为……”);(8)表限制(“唯有……”,“若不是……”)。

 

4. 混合从句包括:(1)反义从句;(2)相等从句(equational clause,如“X等于Y”);(3)存在从句(existential clause,又称类动词从句〔quasi-verbal clause〕)。这些不如上面三类那么重要,而且一般只适用于希伯来文。

 

除了主要和独立的议题及从句,段落还包括短语(phrase)。短语由一群不带主词和述语的相关词汇组成,按功能可以分成三种形式:(1)介词短语(prepositional phrase,接在分词之后,作形容词用的一组单词);(2)分词短语(participial phrase,接在分词之后,作形容词用的一组单词);(3)不定式短语(infinitive phrase,接在不定式之后的一组单词)。不定式短语有以下作用:(1)作副词(修饰动词或类似者,如“她就要去试试看”);(2)作形容词(修饰名词或类似者,如“约瑟有如此多张‘嘴来填’”〔好夸口之意〕);或(3)作名词(具有名词的功用,如“她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去骑她的骆驼’”)。

 

这些细微的表达技巧是我们最需要注意的,它正是段落分析的材料。解经者开始分析段落时要留意:(1)把主旨议题或句子挑出来;(2)用希伯来文的重音符号、希腊文的质词以及两者都有的标点符号来辨认自然的分节;(3)在所有用来连接的词底下画线,如关系代名词、介词、连词和转换副词等;(4)注意每一个附属或对等的单词、短语、从句和句子的先行词,以便用图表绘出句法结构。(先行词〔antecedent〕在这里是指一个先于或优先于要解释之单词〔短语、从句或句子〕的词语,该单词与该先行词相关或相依。)

 


[1] 以上原则得自John Beekman和John Callow, Translating the Word of God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74),279-281页。

[2] Ronald J. Williams, Hebrew Syntax: An Outline (Toronto: University of Toronto, 1967),§§482484。另见A. B. Davidson, Introductory Hebrew Grammer: Hebrew Syntax, 第三版(Edinburgh: Clark 1902),§137;和G. B. Caird, The Language and Imagery of the Bible (Philadelphia: Westminster Press, 1980)117-118页。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