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经者要从哪里着手呢?是否应该从最繁琐、最细小的部分开始,由语音、语素、单词,进到短语、从句、句子、段落、篇章,以至整卷书?或是把次序颠倒过来?

 

良好的解经工作,是以整篇经文的亮光来看细节部分。因此除非解经者知道经文的思想从哪里开始,以什么形式发展,否则所有琐碎的细节可能就没什么价值。于是解经最关键的,就是能够说明一卷书每个大段的概要,以及大段中每个段落的用意。如果解经者在这一点不够强,底下的一切就都白费工夫了。

 

塞缪尔·戴维森(Samuel Davidson)用最普通的话说明了这一点:

 

在探讨一个大段每部分之间的关系时……特别需要敏锐与机智。我们即使能说出每个次要点的意义,还可能“完全说不出连贯的论点”。有词语分析能力并不表示有能力解释整篇经文,这种才能包括四方面的能力:(1)能找出正确的原因;(2)能找出自然的结果;(3)能找出对主题确切的描述;(4)能找出不同文体所产生之思想的细微差异。这种才能跟仔细探讨各个次要点不同意义的习惯不尽相同。[1]

 

因此问题不仅是忘记或忽略紧临的上下文的普通错误,而是严重的错误,是企图分割经文,并假定从句、句子(甚至段落)可以有与其上下文无关的独立含义。

 

以这立场来查考圣经,经卷的观念就会特别薄弱。很多人相信,经文词语中的信息是神自己为了与人交通而借着既自主又顺从的作者赐下的话,所以就进一步将每个词和从句赋予跟上下文几乎完全无关的含义(复数)。他们不假思索地纵容人以近乎神奇的方式来使用圣经,不顾及上下文,按自己的偏好来使用——只要是为了属灵的目的,并且跟其他的圣经教训一致就行了。

 

我们不愿从事这种勾当。如果我们所看重的真理,确实在圣经的另一处有教导,我们就必须立刻从该段经文中求取信息,而不能因为喜欢其中的词,就以解经为幌子,这在本质上是故意引领会众误入歧途,他们在思想时会以我们对经文的解释为权柄。

 

认识上下文既非常必要又很重要,因此我们必须考虑四个方面的上下文:大段上下文、书卷上下文、正典上下文和紧临的上下文。

 


[1] Samuel Davidson, Sacred Hermeneutics Developed and Applied: Including a History of Biblical Interpretation from the Earliest Fathers to the Reformation (Edinburgh . Clark, 1843) 240页。引自Milton S. Terry, Biblical Hermeneutics: A Treatise on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Old and New Testaments (New York: Phillips & Hunt, 1890;再版,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64) 220页。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