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经的实行

 

牧师、神学生和许多解释圣经的人都会惊讶一件事,就是实质上还没有人为解释者指明一条解经实行的路。相反地,初学解经者所学到的,只是检验这条路上两个端点的方法,包括:(1)对所传讲的经文作预备的研究;(2)详细研判那要达成目的之讲道的最终形式。但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工作如何做呢?很不幸,我们都只是听任自己尽力做好而已。这一方面,是我们在后面各章要优先详细说明的。

 

首先,我们要提出一个首要的原则:预备讲道,必须从经文开始,并且必须持定一个目标,要在丝毫不损它原有规范的情况下,尖锐而恰当地针对现今状况传讲神的道。

 

即使我们提出这个原则,看起来经文好像还只在解经的开头显得重要而已。其实其他事物一旦能与经文有同等地位和重要性时,解经的进行就己经偏离正轨了。解经者能犯的错误很多,但这一件是其中最伤害解经的。

 

经文既是解经的中心,就会产生一个基本的要求:要能掌握希伯来文、亚兰文和希腊文。当然,圣经语言需要掌握得恰当,虽然它的困难为大家所公认,但还是不能只懂得作拗口的翻译,以及正确地分析动词形式,就算了事。这些方面的硏究一旦成为解经的主干,得到的结论就难免太低微了。

 

如果神学生所学的语言课程仅止于此,那还不如开一个讲座,教导希腊文和希伯来文动词的基本性质,再教他使用词汇分析工具书,以便按字母排列顺序找出动词的分析,这种方式能很快分析出每个动词。还可以再开一个讲座,指点各种译本的使用方法(也许包含一些类似杨氏直译本圣经Young’s Literal Translation of the Bible或逐字对照圣经等材料),以及经文汇编的使用(汇编后面应该列出希腊文和希伯来文音译表),这样就已经达到最低要求了。

 

我确实见过有人把这些工具介绍给外行人,而且就某种程度的需要而言,使用它们而作的解经已经足以叫人接受了,毕竟动词已经分析,许多字形的范围也已经指出,此外还有硏究日期、作者、文体和形式等的注释。

 

不过,我们还是要说,学原文的最大帮助是了解短语、从句和句子中的句法和文法。其实各个单词或词组之间的组织法则,才是学习语言时最要呕心沥血的。如果我们不以这个法则为学习语言的首要重点,那么我们虽然可以学得轻松愉快,却是舍本逐末,把最大的靠山与次要的、推演来的方法本末倒置了。

 

我们说要作正式的解经,必须学会掌握希腊文和希伯来文文法句法的基本原则;否则一个人大部分的解经亮光都必须倚靠那些对语言有高深造诣之人的叙述了。当然,没有多少神学生、神学教授或牧师能把每一个文法、句法细节牢记在心,但只要能熟悉重要的文法,就会大有帮助。很明显,我们翻译的机会越多,就需要更高的能力来处理更晦涩的难题。

 

所谓熟悉文法和句法结构,不只是强记在心,甚至也不止是有能力辨认一处经文归属于文法书的哪一个项目。爱德华·哈勒(Edward Haller)曾论到“鉴赏能力”(Faculty of Discernment),[1]它是使人能热切地玩味每一个句子的能力,直到看出它的形式、结构、优美、作者心中含义之特有的细微差别等。哈勒又警告说,匆忙、肤浅和固守成见的心灵是良好解经的大敌。缺乏语言能力已经够糟糕了,这几件对解经的伤害可能更甚于此!

 

哈勒又鼓励那些渴慕能解经的人要有耐心,意念和方法都要有原则,要有从信仰而来的自信心,也要有渴慕的心,期望从经文中看到第一手的亮光,带来震憾,使环境得以改观。只有经历长久的辛苦忍耐而得收获的那份喜乐,才能支持我们,直到取得丰硕的成果。哈勒还说,这必须既经历祷告,又经历受苦。解经的路并不容易,需要付出许许多多的劳苦,但至终它所获得的巨大回报,必不少于经文最初对人的要求。

 

为了避免有人说我们主张放弃一切导论的研究,我们要做一些补充说明。解释者非常需要全盘研究圣经书卷的作者、年代、文化和历史背景,因为若要肯定书卷信息的时间和空间,没有这些基本资料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们研究背景,如经卷作者、文化、时代、文体、组织原则等,这算是硏究经文的“预备工作”,非常有帮助也很必要;但我们终究要回到经文本身。唯有经文的短语、从句、句子、段落或诗段才是我们应该花最大心血去硏究和分析的。

 

我们若有不正确的观念,就必不能适当地教导解经。比如,若以为解经的主要或唯一的功能是探究Sitz im Leben生活的环境或状况——大多学者会注意一再重复的形式,而比较疏忽独特的历史事件)以及Sitz im Buch(圣经的环境或状况,这要靠对史前文学单元的研究而断定),便会如此。这些方面的硏究所占的地位不一,如果它们变成解经者所注意的焦点,那么真正重要的解经法则就成了跟班的,沦为给圣经序说(圣经导论,包括高等鉴别,亦即年代、作者、时代、受书者、文体,以及低等鉴别,也就是经文和原典)当跑腿的了。我们要再说,圣经序说十分必要,也真的会对解释者有帮助,但这些仅是预备工作而已。

 

另一个预备工作更有用:解经者要搜集那段经文的所有译文。下面的方法会很有帮助:

 

当你自己译完经文,并确定你已经认识所有的单词,又知道它们在句子中的功能,接着要很快看一下另外五种版本的译文,如果这些译文之间有任何显著的差异,就记下每个版本中有问题的短语、从句(列在不同的行中以便研究)。然后写下你自己的翻译,并简单地说明你为什么选择这种翻译(见图2.1,译者注:我们可采用一些中文译本,如和合本、吕振中译本、现代译本、文理本、官话本、思高本等)。

 

RSV:                                                                                         

 

NEB:                                                                                          

 

NAB:                                                                                          

 

NASB:                                                                                        

 

NIV:                                                                                          

 

自己的:                                                                                        

 

理由:                                                                                          

 

2.1 译文比较形式之一

 


[1] Edward Haller, “On the Interpretive Task.”此文原名“Ad Virtutes Exegendi” “On the Virtues of Exegesis”)收录于Evan gelische Theologie 25 (1965) :388-395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