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靠的陷阱

 

在逆境中信靠神很难,也有其他一些时候信靠神更难。有许多时候,一切进展顺利,或者像大卫所说的“用绳量给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处”(诗16:6)。在短暂的福乐繁华里,我们偏向于把信靠放在福乐里,更糟的是把自己看成福乐的供应者。

 

在繁荣昌盛、如鱼得水的时候,我们要以承认神是一切祝福的供应者来表明信靠。神使以色列民在旷野中忍饥挨饿,然后祂从天上降下吗哪喂养他们,那就是要教导他们“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申8:3)。

 

那么,当壁橱和冰箱里塞满了为明天预备的食物,又该怎么办呢?我们仍然要像以色列人一样依赖神。神每日都给他们降下吗哪,对我们来说,祂的供应就是定期发出的工资,是放满各样食物等着我们去购买的超级市场。祂借着神迹供应以色列人食物,借着一连串又长又复杂的自然事件供应我们食物,只有通过信心的眼睛才可以在其中看到祂的作为。但这依然是祂的供应,正如天上降下来的吗哪。

 

有多少次,我们的谢饭祷告变成没有真诚情感的肤浅仪式?有多少次,我们会停下来,答谢神的手的供应,为今生的恩福,比如我们所穿的衣服、我们居住的房子、我们驾驶的车、我们享受的健康而感谢祂?为所蒙的福分多么真诚地感谢神,也就表明我们有多么信靠祂。

 

所罗门说:“遇亨通的日子,你当喜乐;遭患难的日子,你当思想。因为神使这两样并列”(传7:14)。神造亨通的日子,也造患难的日子。在苦难中我们常质疑神父亲般的关怀,在富足兴旺里却容易忘记它。若要信靠神,我们必须每时每刻晓得对祂的倚靠,不论亨通还是患难。

 

另一个需要留意的陷阱是信靠神所供应的方法,而不是神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神往往通过人供应我们的需要,而不是由祂直接供应。祂通过工作供应经济需要,生病时提供医护人员医治我们。但这些人的方法最终都是在神的掌管之下,他们能多成功、多顺利,在于神使之多成功、多顺利。我们必须注意,要看到在背后使用这些方法和人的神。

 

箴言18:10-11有一个有趣的、教导性的对比,说的是义人和富人。经文说:

 

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

义人奔入,便得安稳。

富足人的财物是他的坚城,

在他心想,犹如高墙。

 

这里的对比并非绝对是义人和富人的对比,有很多人既是富人,又是义人。我们要看的是人所信靠的两大对象的对比:神和金钱。信靠神是稳妥的;但信靠财富的人只是想象自己稳妥。

 

这个段落里有更宽广的原则。我们都有坚固的城池,也许是保证位高权重的高等证书,也许是保险单,也许是为退休准备的养老储蓄。对一个国家来说,坚固的城池就是军事力量。我们所信靠的神以外的任何东西,就是想象中有着高不可攀的城墙的“坚固城池”。

 

这并不是说要无视神提供给我们的一般途径,只是不能信靠这些途径。诗人说:“因为我必不靠我的弓,我的刀也不能使我得胜”(诗44:6),诗人没有说:“我把弓扔掉。”我们要相信神会使用祂所提供的途径。我第一位妻子与癌症作斗争时,我们寻求专业医学诊断和治疗,期望神按祂的旨意给医生智慧和引导。尽管我们尊重医生的医术,我们知道是神给了医生医术,而且只有神可以在任何情况下使用那医术。

 

要记住,神可以使用人的方法作工,也可以不用。尽管神常常使用人的方法,但并不单靠我们可预见的方法。事实上,神看来喜欢用令我们惊喜的拯救方式,来提醒我们必须信靠祂,单单信靠祂。

 

在信靠神上还有另一个易于陷入的陷阱,就是只在生命里出现严重危机时才信靠神,在小的困难上会试图自己解决。倾向于信靠自己是罪性的一部分,有时候需要严重的危机,或者至少中型危机,才会使我们转向神。基督徒成熟的标记就是在日常生活的琐碎小事上持续信靠主。我们若学会在小的难处中信靠主,严重危机来临时就会准备好去信靠神。

 

19世纪的圣公会牧师菲利普·本内特·鲍尔(Philip Bennett Power)这样写道:

 

日常生活中的遭遇给我们足够的机会以信靠来荣耀神,不必等待对信心的非凡召唤。不要忘了,生命中超凡的经历非常少,绝大多数的年日都没有大事发生,日子静静流逝;若在小事上没有信心,不去信靠神,大事来临时也不太可能有信心信靠神。……让信靠在日常琐事的卑微托儿所成长,以重覆出现的微小愿望、考验、忧伤来喂养;将来若有需要,就让它出来承担有赖于它的大事。[1]

 

不论困难是大是小,我们必须学着和诗人一起说:“我惧怕的时候要倚靠你。”

 

[1] Philip Bennett Power, The “I wills” of The Psalms (1858; rpr. Edinburgh: Banner of Truth, 1985), 63.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