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良善的,但非至高无上?

 

在撕心裂肺的痛苦中,我们潜伏于心的猜疑是:神不在身边。拉撒路在伯大尼死了,他的朋友耶稣等了三天才去往该地,拉撒路的姐姐马大见到耶稣,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约11:21)。但耶稣完全知晓这里的情况。祂心中有更深刻、更荣耀的目的——叫他复活。

 

为了想通神明显不在场的情况,我们可以这样设想:神对偶然的事情惊诧不已,甚至对自己似有的局限灰心气馁。正如本章开头所引用拉比库什纳的话,有时“甚至对神来说,阻止残暴、骚乱伤及无辜都太难了”。[1]这就是说,神是良善的,但不是全能的。

 

当我们身处逆境时,要想遏制对神忧心忡忡的猜测,就一定要以圣经去塑造对神的认识,而不凭经历。圣经没有给我们任何怀疑的余地:神永远不会无奈。“无人能拦住祂手,或问祂说:‘你作什么呢?’”(但4:35)。的确,就像我们在约伯的生命中看到的,神与撒但之间有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神子民的生命就是战场。不过,即使撒但要碰神的子民,仍然必须得到许可(见伯1:122:6;加22:31-32)。在这场不见硝烟的战争中,神依然至高无上。

 

常经忧患的作家玛嘉列·格克逊说:“神全善全能是基督信仰的基本信条。”[2]我们承认,在面对巨大的悲剧或个人苦难时,我们常常无法在神的主权和良善之间进行调适。尽管我们往往无法理解祂的道路,但我们相信神于我们的一切事上都在行使主权。

 

柏寇伟是20世纪广受爱戴的神学家,任教于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他承认,相信神护理的教义并不容易。在《神的护理》(The Providence of God)一书中他说:

 

活生生的现实冲击着这舒适、乐观的宣告,这个世纪灾难性的恐怖给个人、家庭、民族带来的极端伤痛,难道都是神护理的反映吗?难道纯粹的诚实不会迫使我们停止在隐秘、和谐、超感知的世界里逃遁?难道诚实不会告诫我们,要现实地把视野限定在眼前的事上,抛弃幻想,正视当今的秩序?[3]

 

信徒也好,非信徒也好,所有的人都经历忧虑、挫败、心碎、失望,有人甚至忍受着身体剧烈的疼痛和灾难性的悲剧。在患难中把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分别开来的是信心。基督徒相信苦难是在全能全爱的神掌管之下;我们的苦难在神永恒的计划中有其目的和意义,祂在我们生命中允许或引发的事情,都是为着祂的荣耀和我们的益处。


[1] Kushner, 43.

[2] Margaret Clarkson, Destined for Glory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3), 6.

[3] G. C. Berkouwer, The Providence of God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3), 23.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