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前书1:13-25

 

13.所以要约束你们的心(原文作束上你们心中的腰),谨慎自守,专心盼望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所带来给你们的恩。

14.你们既作顺命的儿女,就不要效法从前蒙昧无知的时候那放纵私欲的样子。

15.那召你们的既是圣洁,你们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圣洁。

16.因为经上记着说: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

17.你们既称那不偏待人,按各人行为审判人的主为父,就当存敬畏的心度你们在世寄居的日子,

18.知道你们得赎,脱去你们祖宗所流传虚妄的行为,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

19.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

20.基督在创世以前是预先被神知道的,却在这末世才为你们显现。

21.你们也因着他,信那叫他从死里复活、又给他荣耀的神,叫你们的信心和盼望都在于神。

22.你们既因顺从真理,洁净了自己的心,以致爱弟兄没有虚假,就当从清洁的心彼此切实相爱。

23.你们蒙了重生,不是由于能坏的,种乃子是由于不能坏的种子,是借着神活泼常存的道。

24.因为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荣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谢;

25.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就是这道。

 

写作本书之前,我正在读最高法院法官汤玛斯(Clarence Thomas)的自传《我祖父的儿子:回忆录》(My Grandfather's son: A Memoir)。他从小在罗马天主教家庭长大,进入麻州伍斯特(Worcester)的圣十字学院(Holy Cross College)读书。但在读大学时他暂时离开了天主教会。当时,他是这么说的:

 

“来到校园的第二个礼拜,我去望弥撒,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圣十字学院的弥撒,也是最后一次。我不清楚究竟什么在困扰着我,或许是某种嗜好或罪恶感;但不管原因为何,我在讲道进行中直接起身走了出去。教会只喜欢讨论教义,而非我最关心的社会问题;对我而言,教义根本是彻底地无关紧要。”

 

何谓适切性?

 

身为传道人,我思考许多适切性的问题。为什么每个人必须听我要说的话?为什么他们必须在乎我讲的话?适切性(relevance)是个很难界定的字。一篇适切的讲道,可以是指这篇道让听众感觉很好,以致他们的生命产生重大的改变;或者,是指不管听众当时的感受如何,这篇讲章都将对他们的生命产生重要的影响。

 

我的讲章和写作是以第二种适切性为引导。换句话说,我希望我说出来的话是真正对你的生命有意义,而不论你是否感受到它的重要性。我的原则是尽可能贴近神的话语,看他要告诉我们什么重要的事;而非偏离神的话,只讲我们自认为重要的事。

 

因此,在每一场崇拜聚会里,都有可能出现一些年轻又具理想性格的汤玛斯,怀着对某些议题的愤怒,例如:种族歧视、全球暖化、堕胎、儿福的缺失、游民问题、贫穷、伊拉克战争、白领阶层的犯罪问题、人口贩卖、全球艾滋病危机、严重缺少父亲的家庭问题、次级房贷危机背后的贪婪、非法居民的处置方式或基督徒更生人的困境等等。然而当他们听到我宣布今天的题目是得到重生的方法,他们的反应可能和汤玛斯一样,直接站起来走出去,说:“你要讲的和世界正在面对的真实问题毫不相干!”

 

处理最重要的事

 

这些年轻人错了,而且犯了双重错误。首先,他们误会耶稣说重生的意义;其实耶稣所说的新生和种族歧视、全球暖化、堕胎、健康医疗以及今日世界许多议题密切相关。本书接下来几章会谈到重生之后必定结出的成果。

 

第二,他们错在认为上述社会议题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问题;其实不然。虽然这些都是生死交关的议题,但却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因为这些仅能解决世上短暂生活中的痛苦,而非解决随后永恒生命中的痛苦。或者说得更明白些,这些关切只能在未来八十年左右寻求人类最大的福祉,而不是为了未来八十兆年甚至更久、有神同在的生命谋求最大的福气。

 

我身为牧师的职责是要处理最重要的事,坚持神在圣经所启示的旨意(你自己可以查考判断)。我也祈祷:那些隐身在群众里、年轻又有理想性却充满愤怒的汤玛斯,以及每一个人,都能够靠着神的恩典,看见且震慑于神话语的重要性。

 

看见且亲尝耶稣的美妙

 

耶稣在约翰福音3:3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不能看见神国的人,就会从神国里被驱逐排除。耶稣在马太福音8:11-12说到神国的外面是“外边黑暗,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他称之为“永刑”(太25:46)。相反的抉择就是进入神的国,与宇宙间最伟大的那位共同享受永恒的喜乐、直到永远(约17:24)。

 

能够在神国里与无数相信主名的人,亲自看见且尝到基督的荣耀,再也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了。基督的荣耀有一天要遍照全地,展现平安、公义和至善;基督自己就是荣耀的中心,其灿烂光明无远弗届。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