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导中指引的本质

 

既然指引在圣经辅导中扮演着重要的地位,我们就必须知道什么样的指引是必要的。若要蒙上帝喜悦并且帮助被辅导者,则我们所提供的指引必须符合以下三个基本要求:(1)它必须以圣经为依据;(2)它在圣经真理上必须精确;(3)它在圣经应用上必须恰当。

 

指引必须以圣经为依据

 

我们说指引必须以圣经为依据,它的意思是,我们为帮助被辅导者改变而提供的信息必须来自于圣经。它要唯独以圣经为基础,而不依靠人自己的想法或观察。原因何在呢?因为圣经是实用、全面、可信赖并且充分完全的真理来源,而人自己的知识无法有效地帮助我们面对、处理生命中的问题。

 

圣经是实用的。圣经不单是一部讨论深奥教义的神学著作,它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诗119:105)。上帝将圣经赐给我们,来教导我们如何过一个蒙他悦纳的生活,并帮助我们解决问题。正如亨利·比其(Henry Ward Beecher)所说:“圣经是上帝供给你掌舵用的航海图,让你免于翻覆海底,并且告诉你港湾在何方、如何安全抵达而不触礁。”[1]

 

圣经是全备的。圣经应成为我们辅导指引的总和,因为它讨论了我们需要知道的所有生命课题。《彼得后书》13节说:“神的神能已将一切关乎生命和敬虔的事赐给我们,皆因我们认识那用自己荣耀和美德召我们的主。”彼得此处所说的知识,专指圣经所提到的事实,因此他所说的是,我们要活出成功人生所需知道的每一件事,都记载在上帝的话语当中。[2]有些人对此声明感到怀疑,然而这是圣经所说。《彼得后书》13节非真即伪,如果它是错的,那么整本圣经都将令人存疑。

 

但我们知道《彼得后书》13节是真确的。圣经包含了一切关乎“生命和敬虔”的必要知识,深入研读其内容,让我们即使在最复杂的人生经验上,也能获得一些真知灼见。然而辅导太常发生的情况是,辅导者预设了圣经并未谈到被辅导者的特定问题,因而过早地舍弃圣经不用,转而寻求人的想法。如果这些辅导者接受《彼得后书》13节的陈述为真,他们将会把复杂的问题视为一种挑战,在其中加深自己对神学的了解,进一步学习如何将神学应用于特定的情况上。

 

我一生尝试助人,但我从未见过任何圣经原则的应用是不切题、不充分或不优于这个世界所能提供的任何说法。这并不是说,我们要做的只是把一些圣经经文丢给被辅导者,而是说我们提供指引的唯一目标,是将适用于人们问题的圣经真理传达给对方。《彼得后书》13节中的真理确实意味着,世俗心理学的研究或理论,在帮助人灵性改变的过程上是不必要的(正如从异教信仰中拾取智慧一样)。

 

圣经是可信赖的。我们提供的指引必须以圣经为凭的第三个理由,是因圣经是唯一一本处理生命实际问题绝对可靠的书籍。我们若以圣经真理指引被辅导者,便可以毫无疑问地确定,一旦对方贯彻实践,他的生命将变得更好。没有任何其他的知识或洞见,能够给人如此稳固的信心。

 

让我们来看看诗人如何形容这本圣经辅导教科书:

 

耶和华的典章真实,全然公义。(诗19:9

 

耶和华啊,你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诗119:89

 

你一切的训词,在万事上我都以为正直……(诗119:128

 

你话的总纲是真实,你一切公义的典章是永远长存。(诗119:160

 

耶稣的话也回应了诗人——“你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这些经节,以及其他类似的经文,告诉我们圣经所说的每一件事都是真的。而它们所构成的圣经认识论,也同时对于圣经之外的一切人性及灵命论点产生怀疑。[3]根据这个圣经认识论,身为人类的我们,无法在上帝的特殊启示之外发现绝对的真理。[4]在上帝话语之外所做的观察,以及推衍出的概念可能为真,然而身为有限而堕落的人类,我们无法断定它的真确性。让我们进一步探讨这个概念。

 

1. 人的有限。我们无法在上帝之外确知任何事情的原因之一,便是我们的有限。我们的知识必然有限,因为我们的观察有限、理解有限。除非我们无所不知,否则无法确知生命的终极课题及其意义,因为我们总是会发现新的知识,并以此来否定先前的知识。

 

这个道理可以用瞎子摸象的故事加以说明。第一个瞎子撞着了象腿,认为它是个树干;第二个瞎子摸到象鼻,说它是水管;第三个瞎子碰到象尾,以为它是根绳子;而最后一个瞎子撞到象的侧身,便说它是一堵墙。他们遇到同一个物体,然而由于观察的有限,人人说法不一。当我们单以自己的观察与见解为依据时,也同样可能产生错误的结论,因为我们如同这四个瞎子,只能理解整体中的一部分。反过来说,上帝在知识与理解上无限,正如《以赛亚书》4014节所说:“他与谁商议,谁教导他,谁将公平的路指示他,又将知识教训他,将通达的道指教他呢?”上帝的智慧无限。他说:“我是神,并无别神;我是神,再没有能比我的!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赛46:9-10)。

 

上帝从起初便知道末了的事。他深知过去、现在及将来。对于我们,以及我们身处世界的一切,他全然明了,而他喜悦以自己的话语将真理启示给我们。这正是为何我们必须善用这真理的宝库,为被辅导者提供指引,并且绝不将它与有限的人类思想交换。[5]

 

2. 人的堕落。另一个我们无法独立于神圣启示而确知真理的原因,是因我们皆为堕落的人类。圣经说,我们的心思意念深受罪的影响,以至于即使我们能准确观察事物,也很可能产生错误的理解。我们的心思意念倾向于扭曲真理,而唯一能正确思考的方法,是让圣灵来更新我们的心意(罗1:18-3212:2;弗4:23)。这只有借着学习以圣经的眼光来看事物,才能达到。

 

因着人的有限与堕落,除非有上帝的启示,否则我们无法确知真理。除了上帝的话语之外,我们没有衡量事物真伪的标准。因此,我们在确信与被辅导者所分享的上帝话语为真的同时,也应该对圣经之外的见解及理论抱持一种健康的怀疑态度。[6]如果不是出于上帝的话语,便有可能出错。

 

圣经是充分完全的。我们所提供的圣经指引必须只以圣经为依据,因为“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6-17)。这段经文很清楚地指出,在上帝的话语里,我们拥有一切使我们完全所需具备的条件。我们不缺一样,也无法在完全之上再加添什么。正如莱尔(J. C. Ryle)写道:

 

拥有圣经,又有圣灵在他里面的人,就有了一切使他充满属灵智慧的必要资源……真理的泉源向他敞开,他还缺乏什么呢?是的!就算他受监禁,就算他流落荒岛…… 如果他有了圣经,便拥有完全无误的指引,不缺什么。[7]

 

如果我们确实相信这一段鼓舞人心的话,将永远不会觉得我们需要研读圣经以外的人的理论,来给被辅导者提供指引。我们将紧紧抓住唯一无误的指引——圣经。圣经是实用、全面、可信赖和充分完全的。[8]我们应当将勤读圣经、深入思考,并清楚地传达圣经真理作为目标,决不能轻易以为它并未论及某一个特定的议题,决不能轻易拿它与“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耶2:13)交换。如果我们忠于上帝的话语,他将信实地赐力量予我们的事工,并使被辅导者结出生命的果子。

 


[1]引述自F. S. Mead, ed., The Encyclopedia of Relidious Quotation(s Westwood, N. J.: Revell, 1965)一书24页。

[2] 《提摩太后书》3章16-17节教导我们同样的真理,它说圣经能使我们“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3]知识论属哲学领域,一般被称为“知的科学”(the science of knowing),它探讨“我们如何知道?”以及“我们能知道什么?”等问题。

[4]理查德·培拉特(R. Pratt, Jr.)写道:“一切堪称真理的事物,不限于所谓的‘宗教真理’,都先存于上帝之内,而人只有在体认到上帝关乎自己的启示才是真理的泉源时,才能真正知道真理,因为是上帝教导了人类知识(诗94:10)……这种人在知识上对上帝的依赖并不意味着他没有能力思考、推论,也不表示他接受了上帝的‘程序设计’,就如同计算机被人设定而能‘知道’一样。人确实能思考,然而真知识有赖于且源于上帝的知识,上帝将这知识启示给人。”Every Thought Captive(Phillipsburg, N. J.: Presbyterian and Reformed Publishing, 1979), 17.

[5]欲查考更多知识论议题,参见本书第二章。

[6]这当然也适用于任何尚未重生之人的著述,包括世俗心理学家在内,因为一个未重生的人即使只是对于世界作了一些基本的观察,或是复述圣经所教导的真理,他所说的话也可能掺杂着一些谬误。培拉特(Richard Pratt Jr.)写道“:我们可以说这类的声明是错误的,因为它们并非源自于对上帝启示自发性的顺服……在此之外,这类声明也因其非基督徒的背景含义而受到扭曲,也因此脱离了敬拜上帝的重心。就算不考虑其他因素,对于人类独立自主的坚持便已证明非基督徒声名的谬误。”(出处同注释5)

[7] J. C. Ryle, Practical Religion(Cambridge: James Clark, 1959), 81.

[8] Noel Weeks, The Sufficiency of Scripture(Carlisle, Penn.: Banner of Truth, 1988) 一书对于这些圣经特质作了很有帮助的探讨。参见 John MacArthur, Jr., Our sufficiency in Christ(Dallas: Word Publishing, 1991)。


返回 本书目录

返回 电子图书馆

返回 首页

去往 研经工具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