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综合平行

 

在综合平行中,诗人在原来的概念上有所添加。我们想一想《诗篇》第 1 篇的前两节:

 

不从恶人的计谋,

不站罪人的道路,

不坐亵慢人的座位,

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

昼夜思想,

这人便为有福。

 

我们可以看出,第 1 节与第 2 节的思想存在对比,第 1 节从负面道出一个有福之人不做哪些事,而第 2 节则描述他所做的。

 

经文中的每一个短句都增加了一个额外的思想—遵从恶人的计谋是第一阶段,站罪人的道路更恶劣,而坐亵慢人的座位看来就是罪大恶极。

 

同样,第 2 节第一句中的“喜爱耶和华的律法”被扩展,以说明真正的喜爱会引致对律法的昼夜思想。作者通过这种方式,补充了更多的意思。

 

在《以赛亚书》55 章 6—7 节中,我们可以看到简单与复杂的思路相结合:

 

当趁耶和华可寻找的时候寻找他,相近的时候求告他。

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

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

当归向我们的神,

因为神必广行赦免。

 

请注意,平行的思路既可以是简单的,承接紧密,也可以是复杂的,中间被其他思路隔开。以上这段经文就是个好例子,让我们看到作者如何将不同形式的平行相结合。

 

例如:在第一句中,将“寻找耶和华”和“求告他”并列放置,用不同的话表达相似的意思;同样,“趁他可寻找的时候” 和“趁他相近的时候”也是如此。第二句中的“恶人”和“不义的人”也类似。 

 

但这段经文从总体上呈现了另外一种递进式的平行。以赛亚在一个思路上构建了另一个思路—在“寻找神”的思路上增加了“悔改”。不仅如此,他在悔改的命令上还增加了另一个思路—不仅要被动地离弃恶,还要主动地归向耶和华。作者在怜恤这个概念上,补充了广行赦免的丰富含义。

 

由此可见,希伯来诗歌中的平行往往意味着在最初的思路上有所增加。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