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修辞性语言的原因

 

为什么圣经要使用修辞性语言呢?如果整个启示都是用直白的语言写成,交流岂不更加清晰明了吗?圣经使用修辞性语言有几个原因:

 

修辞性语言之所以经常被使用,是因为人类所有语言中都包含非字面意思的表述。关于这一点,路易斯这样解释:

 

通常,当人们谈论某个在五种感官范围之外的事物时,会使用语意中能被感受的一层意思的词。当一个人说他“掌握(理解)了一场争论”(grasps an argument),他运用了一个动词“掌握”(grasp),其字面意思是把某物握在手中,但他当然不是说他的思想有手,也不是说一场争论能够像一杆枪一样被握住。如果不用“掌握”这个词,他可以换一种表达方式说,“我明白你的观点”(I see your point),他当然不是指某个带尖的东西出现在他的视线中(这句话和下一句话在英语中可以译作不同的意思。—译者注)。他可能还有第三种表达方法说,“我理解你”(I follow you),但他并不是正跟着你在路上走。每个人都熟悉这种语言现象,语法学家称之为暗喻。但人们若以为暗喻仅仅是诗人和作家用来妆点文字的,说话直来直去的人无须用到,这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事实上,我们但凡要讨论超越感官范围的事物,就不得不用到暗喻。有关心理学、政治或经济的书籍跟诗歌和灵修书籍一样,都在大量使用暗喻。除此以外,没有其他表达方式…… 所有关于超出感官范围的语言都是,也必须是暗喻性的。

 

任何人谈论看不见、摸不着、听不到或类似的事物,在他们的误论中都无可避免地使用修辞性语言,好像它们可以被看见、听见和触摸到。例如,人们会用到“情结”和“压抑”,好像情绪真的能被打成捆或被压回去;会用到“成长”和“发展”,好像某家机构真的能够像树一样长高、像花一样开放;能量会被“释放”,仿佛它是一头动物从笼子里被放了出来。[1]

 

人类语言充满了非字面意思的表达,而且东方语言中的修辞尤为丰富,因为这些语言对我们来说是陌生的,所以我们就更应该努力明白作者真正要表达的意思。我们除了要面对语言、文化差异的障碍,还有修辞性语言的障碍。试想一位外国人努力尝试领会英文单词 hang(悬挂)的窘境:这个词字面意思的定义容易找到,但作为一个外国人,当他听到别人说他有许多 hang-ups ( 感情上的烦恼 ),应该 hangloose(放松点儿)并让自己的真实感受 hangout(尽情表达)时,他该做何感想?即便他仔细研究了这些习语,可能还是会感到纳闷:为什么某人缺席是因为 hangover ( 昨晚喝多了 ),或为什么有人告诉他虽然在语言理解上存在很多障碍,但他不但应该 hangon ( 等待 ),而应该 hanginthere ( 坚持到底 )。修辞性语言通常是用来强调某个观点。耶稣说“你们去告诉那个狐狸”(路 13:32),要比说“去告诉那个王”更有威力;他说“若一个人不恨自己的父母”,要比“你们要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强烈。修辞性语言能给人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修辞性语言可以用来促使人们去行动。“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的感染力远远强于简单地说“我在等待你回应”。在东方,一起用餐是友谊的象征,被关在门外,等着被邀请进入 , 这样的说法极具感染力。修辞性语言能够激励人们行动。

 

修辞性语言可帮助记忆。“不要将灯藏在斗底下”、“埋藏银子”、他是“好撒玛利亚人”或她是“世上的盐”,这些表达方式对于讲英语的人来说,已是耳熟能详。这证明,修辞性语言确实能起到强调作用,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上述表达方式甚至成为日常用语。

 

修辞性语言能起到更有效的描述作用。当基督说“我是生命的粮”(约 6:48)时,他是在描述一个有关他与属于他的人之间关系的基本真理— 基督使人饱足,得滋养。“天国就像面酵”(太 13:33),马上让我们联想到整团面慢慢发起来的画面。当圣经形容基督徒是战士或农夫时,很容易帮助他理解自己的责任。因此,修辞性语言在形容属灵真理时是非常有效的。 修辞性语言有助于阐明道理。我们可以用熟悉的事物来解释不熟悉的事物。当神那无限的真理必须被简单化,足以让有限的人类所理解时,这一点尤其有帮助。当我们将神比作丈夫或父亲,会有助于我们非常有限的理解力明白神想与我们建立的关系。既无限又非物质性存在的神怎样向我们解释他照自己样式和本性所创造的既有限又是物质性的人类?所以,圣193 经说神将生命的气息吹在亚当的鼻孔里(创 2:7)。由此可见,修辞性语言有助于阐明真理,使属灵的、无限的真理可以被有限的人类理解。

 

事实上,就像路易斯之前指出的,每当作者想要谈及无法被感受的事物时,他就不得不用到非字面性语言。一些抽象的真理只能用具体的事物来表达,这是因为我们需要用看得见的来理解那看不见的。

 

修辞性语言还可以被用作密码。从耶稣所讲的比喻故事中,我们得知耶稣选择使用修辞的目的正是为了隐藏。 

 

门徒进前来,问耶稣说:“对众人讲话为什么用比喻呢?”耶稣回答说:“因为天国的奥秘,只叫你们知道,不叫他们知道。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所以我用比喻对他们讲,是因他们看也看不见,听也听不见,也不明白。在他们身上,正应了以赛亚的预言,说:

‘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

因为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发沉,眼睛闭着;

恐怕眼睛看见,

耳朵听见,

心里明白,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

但你们的眼睛是有福的,因为看见了;你们的耳朵也是有

194福的,因为听见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从前有许多先知和义人要看你们所看的,却没有看见;要听你们所听的,却没有听见。”

(太 13:10—17)

 

如此,修辞性语言有时被用作“密码性语言”:它启发顺服的人,却蒙蔽那些不顺服的人。这不光是对悖逆之人的审判,也是为了他们好,以免他们知道得越多,责任就越大,将来要承受的审判就越重。因此,修辞性语言有时用来使意思模糊。

 

有时,预言以隐晦的语言给出,为要暂时将预言之事隐藏。这是使用隐晦语言的另一个原因。我们在探讨有关理解预言的指导方法时,会对这一点加以详细论述。但关于这一点,我们从耶稣向犹太人说的一段话中,可以略窥一斑:

 

耶稣回答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起来。”犹太人便说:“这殿是四十六年才造成的,你三日内就再建起来吗?” 但耶稣这话,是以他的身体为殿。所以到他从死里复活以后,门徒就想起他说过这话,便信了圣经和耶稣所说的。(约 2:19—22)

 

综上所述,圣经使用修辞性语言的原因有很多。我们当殷勤学习,以便用正确的方法理解这类经文。

 


返回目录

Footnotes

  1. ^  C. S. Lewis, Miracles  (New York: Macmillan, 1947), 88—89.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