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目的

 

虽然我们知道圣经中的每一卷书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即揭示关于神和他的救恩,但几乎每一卷书都有各自与众不同的目的。因此,探究作者的写作目的就显得极为重要。有些书卷似乎有不止一个写作目的,但大多数书卷都只有一个主要目的、一个中心思想或一个主题。 

 

确定作者的写作目的

 

我们应该如何着手发掘作者的写作目的呢?圣经中有几卷书直接点明了成书目的,例如,《约翰福音》记载:“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约 20:31)。这个关于写作目的的陈述包含了帮助我们理解《约翰福音》的几个关键点。“这些事”是约翰所指的神迹。神迹不仅仅是奇事,而是有其特定的目的,它们是指明基督神性的迹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31 节)。这就意味着约翰在记录耶稣所行的神迹方面是有选择的。他选择是那些耶稣用来教导具体真理的神迹。

 

这似乎是整部《约翰福音》的模式。首先,约翰描述基督行某个神迹(例如,喂饱五千人),紧接着,他就解释该神迹所指向的含义。五饼二鱼的177 神迹所引出的是耶稣关于他是生命之粮的优美对话。更进一步,约翰关于写作目的陈述还提醒我们这部书具有双重主题—基督的神性和信心的意义。毫无疑问,基督的神性和信心的意义在《约翰福音》中比圣经别处教导的都更明确。因此,明白约翰写作《约翰福音》的目的有助于我们了解他在具体段落中的意思。

 

但是,如果作者并没有清楚地表明写作目的,那我们该如何确定呢?圣经的大多数书卷都没有如此详细地陈明其中心思想或写作目的。因此,我们可能有必要通读全书,追随作者的思路寻找一个主题,以此确定该书的写作目的。 

 

例如,在《加拉太书》中,保罗主要强调加拉太教会被犹太教传统侵蚀的问题。保罗写这封书信的一个明确的目的就是为了纠正这个错误。这一目的转而影响我们对具体段落的解释。例如,《加拉太书》中的律法指什么?它势必和犹太主义者的观点有关。因此,这封书信中所提到的律法不大可能指任何一条律法或律法总体。由此可见,《加拉太书》的写作目的帮助我们明白具体的词语含义。

 

我们还有一些线索可以确定写作目的。在使徒书信中,我们可以研究开篇的感恩祷告、问候(罗 1:1—7;西 1:2;帖前 1:1—4;雅 1:1)以及结尾的描述(罗 15:14—16;雅 5:19—20)。在福音书中也一样,我们可以从开篇和结尾处找到线索。至于那些由一系列经文组成的书卷,虽然整卷书有一个主题(例如,讲述实用的智慧的《箴言》或赞美神的《诗篇》),但我们在具体理解经文时,必须要了解每个单元(例如《诗篇》中的每一篇诗文)的写作目的。

 

有时作者虽然指明了写作的理由,这可能是发掘他的写作目的的一条线索,但这样做时一定要小心。例如,保罗给腓立比教会写了一封感谢信。这是保罗写信的理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也可称为保罗写信的目的,但我们很难将它视为保罗写作整卷书时心中的要旨。要找到这一要旨,我们必须寻找一个主题或保罗教导的焦点。“在患难中要喜乐”, 178 这个保罗在信中不断提到的主题似乎贯穿全书。 

 

一卷书有不止一个写作目的

 

有时,一卷书可能有几个写作目的,例如针对一系列问题的《哥林多前书》。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确定作者的每一个写作目的。如果某段经文紧接的上下文的意思与首要的写作目的不同,则不能将首要的写作目的强加在这节经文上。

 

我们在参考他人观点之前,重要的是自己直接阅读全文以求明白作者的写作目的。但是,在没有参考专家意见之前就做出最终结论是错误的。如果一本圣经导读、圣经手册和一两本释经书中对该书的介绍都认同该书的成书目的,那我们就可以比较放心地在此基础上研究这卷书。如果专家们的意见不一致,这可能是因为这卷书中没有一个完全明确的目的。在这种情况下,这卷书的写作目的只能作为我们研经时的一般参考,而不能具体指导我们解释某段经文。

 

但是,这种情况也有例外。例如,对于《雅歌》的写作目的,存在两种相去甚远的观点。事实上,《雅歌》的写作目的可能是所有圣经书卷中最受争议的。所罗门写作的是一首展现夫妻间合乎圣经之爱的情歌吗?或者他专门写这首情歌,为了教导隐含的属灵真理?对所罗门写作目的的不同观点决定了人们如何解读《雅歌》的每一章,甚至是每一节。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必要追究导致分歧的原因。研经者应该在书卷中搜索任何意在表达属灵含义的暗示。如果这卷书本身看来是一首美丽的情歌,我们要将另一个写作目的加于它,就需要找到一些有力的外部证据。

 

上下文决定了写作目的。所罗门自己有没有在书中任何地方告诉我们,他的意思包含在某个属灵的寓言中?如果没有,释经者就不可硬把作者的属灵寓言当作《雅歌》的成书目的,并进而在这一前提下解释经文。

 

《历代志》(上、下)不仅仅是叙述以色列民族的历史,它们的目的是诠释历史事件的属灵意义。作者在叙述的时候往往给出“内幕”,即从神的角度看待某一事件。这不仅有助于解释《历代志》(上、下)中的事件,而且提供了对那些通常较为“客观”地记录在《撒母耳记》(上、下)和《列王记》(上、下)中的同样事件更深刻的认识。例如,《历代志上》关于大卫临终对建造圣殿的指示和对所罗门托付的记载,具有《撒母耳记》所没有的属灵意义;《历代志下》中希西家领导的复兴(代下 29—31)以及神对希西家的评价(代下 32)充满了从神的角度得来的启示。

 

作者的写作目的影响着书中的每一段经文。当这个目的能被确定时,就提供了范围较大的上下文,在最后决定作者的本意之前,每一段经文都应当根据这个上下文来理解。我们可以合理地认为,对每一段经文的诠释都要符合该书的写作目的。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