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确定所用语言的文学类型或体裁

 

我们应该按字面意思来理解圣经中的所有的篇章吗?这让我想到各类媒体以不屑、嘲弄的口吻提到“圣经咬文嚼字者”。这似乎是一个早已得出的结论,即圣经不能照着字面意思来解释。但是,对于那些以严肃的态度对待圣经的人来说,以字面意思理解圣经是建立在圣经是人手写成这个基本的原则之上的。

 

实际上,这不该是我们争论的焦点。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我们是否按字面意思理解经文,而在于经文的真实性。圣经中那些自称为字面性的部分是否真实可靠?更进一步,圣经中的教导,不管它们是字面性也好、修辞性也罢,都是正确的吗?因此,我们必须认识到,圣经的真实可靠性才是根本问题,而非它是否写实。

 

我们被那些寓意释经者和某些声称在圣经中找到了第二种意思、奥秘或其他神秘记载的理性主义释经者所迫,采取了维护圣经字面意思的立场。但是,圣经若要具有权威性,人们首先必须能读懂它。

 

在人的所有交流形式中,接收者的出发点一般都是按照说话者或作者的表面意思来理解他们的话。但是接收者应该时刻留心,对方也可能会用修辞性或诗歌体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实际上,许多英语幽默之所以可笑,就是因为人们常常按照字面意思理解作者,后来才发现其弦外之音。

 

因此,我们必须先学习确定语言类型及体裁的一系列指导方法,然后才能确定那一类语言的意思。当作者使用比喻故事时,他的写作意图是什么呢?对于某一种修辞手法,其背后的含义又是什么呢?这些问题不像有关语言字面意思的问题那样容易回答,但这些手法确实是人类语言交流的正常形式,需要我们明白,也是我们能够明白的。 

 

因此,对于字面性语言,我们要按照字面意思来解释;对于修辞性的,我们要按照修辞来解释;对于诗歌体的语言,我们要按诗歌来解释。根据《马太福音》3 章 5 节,是不是整个耶路撒冷并犹太全地,都去听施洗约翰传道呢?也就是说,难道耶路撒冷城搬到旷野中了吗?不是,我们说那是一种修辞手法,是指耶路撒冷城中的人去了施洗约翰那里。那么,是否每一个住在犹太地的人都跑到旷野去听施洗约传道呢?也不是,因为修辞性语言必须按其修辞性意思解释。有很多简单的指导方法能帮助我们甄别语言中不同的修辞性手法,并理解它们的意思。 

 

有一个问题是,很多释经者将字面性语言变为修辞性的或神话,例如,神的创造和耶稣基督的复活就常被这样处理。当人类语言被这样歪曲,它几乎可以带上解释者想要注入的任何意思。并非只有理性主义释经者会这样曲解圣经,很多相信圣经的人也可能犯同样的错误,而且还常常犯错,比如我们之前提到的所谓灵意解经或寓意解经。同时,人们还有可能将修辞性语言理解为字面性的。

 

例如,耶稣指着饼说“这是我的身体” (太 26:26),有超过半数自称为基督徒的人士将耶稣这句话按字面理解,并且还以这句话为基础构建了一条主要的神学教义。

 

因此,我们必须学习一些指导方法,帮助我们分辨语言的文学体裁,进而去理解这一类文体的意思。掌握了这些工具之后,我们就能解释具体的圣经章节了。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2020-03-21 16:30:05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