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相对主义

 

如何架设一座桥梁,把圣经作者所属的那古老世界和当代社会连接起来,这并不是一个新课题。对于任何想明白圣经意思的人来说,考察经文的写作背景一向至关重要。除了那些只追求所谓“灵意”而不顾经文原本自然含义的人,所有的释经者都通过考察作者所处时代的历史、文化和宗教背景寻求对圣经清晰的认识。

 

当代,认真的释经者一直在努力将圣经的真理运用到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为了做到行之有效,释经者必须了解圣经原始读者或听众所处的时代背景。而对于那些寻求将圣经真理传播给异域文化背景人士的释经者来说,研究受众所处的文化相当重要。其实,道成肉身的真正含义就是将神的真理“处境化”(contextualization),并融入到听众的生活中去。耶稣基督用人类可以理解的话语和行为将属天的真理揭示出来。使徒们效法耶稣的榜样,采用不同的方式,将神的真理分别传给了犹太人和外邦人。

 

因此,理解圣经作者与当代读者的背景,对于正确理解和应用圣经真理至关重要。所以本书将用好几章的篇幅来论述如何掌握研究这两个领域的相关技巧。但是,这里又有一个前设问题:到底什么是“处境化”?在实践当中,致力于这方面研究的人的观点不尽相同,他们当中有的仅仅将研究经文的背景作为厘清经文意思的一种途径,有的则因过分强调“背景”,而成为自然主义释经者。问题的关键在于,一段圣经经文的有效性是否取决于现代人对古代文化的理解?圣经的权威性是否取决于它与现代文化标准的相融性?

 

所谓“文化”是指一群人看待事物或行事的方式。文化相对主义者认为,任何观点的价值或真实性都取决于它所在的文化背景。理性主义者认为文化是道德中立的,在某种文化背景之下行得通的,在另一种文化背景下未必能行得通,未必是好的。对于与道德无关的问题,这种说法还是有道理的。但是,若将这种观点用于所有文化范畴内的事情,就等于剥夺了圣经审判所有世人思想和行为方式的独立主权。事实上,神把圣经赐给世人的目的,就是要改变他们的文化并帮助人建立起符合神心意的思想和行为模式,这么说一点也不过分。

 

让我们从古代经文与当代信徒之间“理解鸿沟”的两端来看文化相对主义的影响—它如何处理圣经作者的本意?它对圣经在当今信仰和生活中的应用有何影响?

 

当一种对经文原始写作背景的现代观点与经文显而易见的意思相悖时,到底哪一种解释占上风?如果允许用今天对古代文化不准确的理解,去更改经文显而易见的意思,这就变成了自然主义释经法。 

 

圣经中有很多教导对于现代文化来说令人深感棘手。许多自认为是福音派的释经家试图通过某种释经方法来解决这些难题,这个方法或被称为“处境化”、“动态对等法”(dynamic equivalence interpretation)或“民族语言学”(ethnolinguistics)。这一立场认为圣经论述只是个短暂的文化 “外皮”,仅仅对圣经原本的听众才有权威,对于其他文化背景下的人则可以被认为是没有约束力的,而被包裹在文化“外皮”内的真理“内核”,才是恒久不变的原则,才是神对所有时代的所有人的旨意。这种方法到了哪个地步会变成自然主义的呢?除非圣经本身为这种区分提供了依据,否则任何将圣经教导当成可有可无的文化外皮而加以丢弃,只看重“内核” 或自定的所谓不变原则,就变成了自然主义的释经法。 

 

圣经从未授权所谓“外皮和内核”的区分。如此说法的依据是什么?谁又来进行这种区分呢?例如,在下列的几个圣经命令中,到底哪些是可以被丢弃的文化外皮呢?

 

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弗 5:22)

你们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 弗 6:1)顺从神。( 徒 5:29)

 

当一个人判断圣经中哪些教导是永恒不变的原则,而哪些又是可舍弃的文化附属品时,他已经变成凌驾于圣经权威之上的权威。有人教导说,如果婚姻辅导人员认为一段婚姻已经“死亡”,他就应该建议双方离婚。那么,我们该如何看待基督关于不能离婚的命令呢?也许我们可以说,基督给出那些命令的背景是 1 世纪的犹太文化,因此这条命令背后的原则才是我们应该遵守的,而不是命令本身。这原则就是关爱你的另一半。照此说来,在某些情况下关爱另一半就意味着将其从婚姻的法律约束中解脱出来。持如此观点的文化解读者常说,释经者不可被简单的、咬文嚼字的律法主义所捆绑。

 

思考一下圣经关于同性恋行为的教导。圣经之所以禁止同性恋关系,与同性恋者在当时罗马世界中的名声有关。如果基督徒纵容这种行为,便会使整个教会声名狼藉。这条禁令背后的原则是忠贞。因此有人便教导说,只有在乱交时,同性恋关系才应遭到谴责。最终,释经者对古代文化的了解变成了接受或拒绝圣经教导的权威。既然所有经文都是在一定的文化背景下写成的,所有圣经教导就理应受制于处境化的操控。

 

文化相对主义者的前设与理性主义者的相同,那就是自然主义。对于自然主义者来说,当圣经某一明确的教导与人的自然想法相抵触时,圣经必须让步。对于文化相对主义者来说,如果一个人对圣经作者的文化背景或当代文化背景的理解,得出了一个与经文本身的自然意思完全相反的解释,文化解读者比圣经本身有更大的权威决定什么才是真理。这种做法正是自然主义的。(处境化在福音派释经者中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因此,在下面几章中我们还将就此作更详细的论述。)

 

 


返回目录


建议阅读书目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