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经文难道只有一种意思?

 

每段经文只有一种意思,还是有隐藏之意,有待读者通过特殊的释经法则或圣灵直接的引导去发现?

 

圣经中有这样一些例子,某个人得着启示之言,而这些言语的意思则启示给另一人。比如,在约瑟和但以理的经历中,言语和异象给了一个人,而它们的解释却给了另外一个人(创41;但 2)。这种情况是否也发生在新约作者和耶稣身上?是否旧约作者有自己的本意,而神作为圣经真正的作者,则将另一层意思或更多的意思启示给一个新约的作者?

 

人们对于这个问题至少存在两种看法。一些人认为只要语言文字可靠,能够交流,一段经文就只能有一种意思。但他们并不否认一种意思可以有多种应用的可能性。此外,他们也不否认原本的启示可能包含更为丰富的含义。

 

以关于神子受召出埃及的引言(太2:14—15)这个难题为例:很明显,这段经文所指的是以色列人出埃及(何11:1)。既然如此,马太又是如何用这话指马利亚、约瑟和圣婴耶稣在埃及的寄居呢?这岂不是有双重意思吗?坚持圣经只有一种意思且这意思就是圣经作者本意的人认为,这段经文从一开始就是要表明神对主耶稣的计划。为了准备且预表耶稣基督将会从埃及出来,神允许他的子民以色列人在埃及寄居。事实上,神最早是将他的第一个选民亚伯拉罕召出寄居的埃及地。因此,在一开始经文就只有一个本意。但是,直等到那个“成全经上所记”之人来临,这段经文的完整意思才最终得以成就。

 

有些人却难以认同这种观点。他们认为,对于某些经文不能解释为只有一个意思,这类经文的本意可能不止一个。这第二种(隐藏的或不甚明显的)意思可能是作者的本意,也可能只是默示作者的圣灵的本意。但不论是哪种情况,他们都认为这些额外的意思乃是出于神。圣灵将某一信息暗藏在经文中,之后将第二层意思通过另一个得到默示的人揭示出来(圣经中存在激烈争论的经文大都有关预言)。

 

有一点我们必须承认,就是作者有权表达一个第二层或一个隐含的意思。若《一匹马拉车》(The One-Hoss Shay)的作者霍尔姆斯(OliverWendellHolmes)的诗句不仅仅是关于最终散架的一匹马拉车,而是意在讽刺加尔文主义,这是他的权利。路易斯(C.S.Lewis)笔下的雄狮阿斯兰是不是基督的化身?问问作者本人就知道了!如果一位连环画家想将某个政治信息潜藏在自己的作品中,他也完全有权利这样做。事实上,这是一种常见的文学手法。但是有一条原则需要遵循,就是如果作者声明他没有别的意思,那么其他人就无权把某个所谓的隐含的意思强加给作者。换句话说,只有作者本人才有权认定他的作品中是否有第二层含义。

 

上述原则也同样适用于圣经,如果我们认为某段经文有第二层含义的话—是圣灵默示经文原作者,对作者所写经文的诠释也来自圣灵。

 

圣经作者的写作初衷是否同时包含一个直接的和一个更完整的意思?这个问题既复杂又相当重要。但是,我们的目的是建立理解圣经的前设,所以我建议暂且将这个问题放在一边。即便有人坚称每段经文只可能有一种意思,而且圣经作者对其最初意义和最终应用都了然于胸,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并非所有人都能真正洞悉经文更丰富的意思或它的最终应用。另一方面,如果有人认为圣经作者确实在某些经文中有意设置了双重意思,即一个是明显的,另一个则有待在将来被识别,同样,并不是任何人都能“破译”或者找到那个隐含的意思。

 

这一点非常重要。不管我们对于预言中隐含的第二层含义或者从一开始就预设的更丰富的意思持何立场,只有耶稣基督或那些受神默示的圣经作者,才是唯一能够识别那第二层的或更丰富意思的人。基督说话的时候,他本人完全有权对旧约作者加以解释,而那些经过基督授权,通过新约来揭示神旨意的使徒们也有资格这样做。

 

把隐含的意思强加给圣经的释经者,想当然地将自己等同于或凌驾于圣经作者。这样的释经者,不论是个人还是教会,实际上是在表明自己的权威甚至高过圣经。然而,唯有圣经才是神对他子民的旨意独立的、最终的权威。

 

神的启示在内容和领受的方式上的确是超自然的。圣经在那些读它、听从它的人的生命中具有超自然的功效,但这种超自然信息的载体却是人类的语言。如果经文真的存在隐含的意思,那也只有圣经作者或神才有权确定。基督徒若渴望明白并行出神的旨意,必须孜孜不倦地研读圣经,以便先正确地理解神的话语。他会致力于分辨圣经作者唯一想要表达的意思,而不是一味探寻隐含的意思。

 

若主耶稣本人或圣经作者已经点明在某段经文中的隐含之意,我们当然欢欣雀跃,而且也不会为此感到惊讶,因为圣经本来就是一本超自然的书,在所有作者背后都有一位创始成终的作者。然而我们必须把那一类解释留给圣经作者,因为神并没有任命我们来担当传递他额外启示的代言人。

 


返回目录


 

建议阅读书目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