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源于神,同时也出于人,这是耶稣和使徒所持的两个前设。

 

在深入探讨建立在这两个前设上的释经原则之前,我们先指出一些曲解和误用这两个前设的做法。

 

纵观历史,释经家们的着重点不断变化。在前现代时期,人们强调圣经的神性,在现代和后现代时期,人们则更强调圣经的人性。每个时代都对先时那些占主导地位的解经方法做了必要的修正,但每个时代都有很多释经者严重偏离了圣经所教导的原则。

 

在建立符合圣经原则的理解和应用圣经的方法之前,我们先探讨一下每个时代中所盛行的前设观点,并且简单地介绍每个时代都有充分体现的第四种方法——按教义释经。

 

很多现今的释经者都倾向于遵循其中的某一种方法,所以我们有必要以这样的概览作为开头。

 

第一,超自然主义释经法。这种方法盛行于前现代时期,它从一个超自然的角度来解释所有经文。释经者的任务变成了通过直觉或灵性体验来发掘隐藏在文字中的含义,而经文本身的含义则被轻视甚至完全忽略。

 

第二,自然主义释经法这种方法常为现代的理性主义释经者所用,以符合自然进程和人类之见的要素限制经文的含义和重要性。这种方法从一开始就否定了圣经原为神之作品的可能性以及当中记载的超自然事件。

 

自然主义释经法的第二种形式是后现代主义释经法。持这种观点的人给圣经作者自身经历的见证加上了自己对现实的理解,以此来决定经文的含义。

 

最后一种方法是按教义释经。它所做的每一个解释都要符合一套先决的教义系统或外在权威。不论是推崇超自然主义还是倡导自然主义的人,都常使用这种方法。不仅如此,就连本来遵循扎实释经方法的基督徒,也可能撇弃经文直白的含义,而使之顺应某个教义体系、人的权威,甚至个人的经历。虽说按教义释经的人比比皆是,但很少有人承认使用了这种方法。我们所有人都会受此试探。

 

很明显,这些理解圣经的方法存在根本的差异,因此持不同观点的人对经文的解释一定是大相径庭。

 

以约书亚战胜耶利哥人的故事为例(书 6),试图从经文中寻找隐藏含义的超自然主义者可能会认为,静静地围着耶利哥城墙绕圈,是神命令基督徒在一周六天中以默然安静的“行” 作见证,直等到(牧师)在周日宣讲福音,那不信的墙就会轰然倒塌,于是人们归信基督。

 

现代自然主义观点的人则认为,这个古老的故事是编造的(因为正常情况下,没有城墙会因为吹角声而坍塌),是为要教导正义冲破险阻战胜邪恶。

 

后现代自然主义者则可能着重对个人宗教信心的召唤,认为这才是作者的中心意思,而故事本身可能只是个传说,其中的细节并不重要。

 

对于刻板地按教义释经的人来说,有些人可能会对奉神的命令屠杀耶利哥城百姓的举动有意见,认为慈爱的神绝不可能下令处死无辜的人,而另一些人则对此一点问题也没有,因为他们相信,耶利哥城的人生来就是为要承受神的咒诅。

 

注意,以上例子不是编造的,而是取自那些持各个不同观点的人解释圣经的实例。

 

本书的余下篇幅将总结一种理解和应用圣经的基本方法,充分兼顾圣经具有神与人双重作者的特性,有些人称这种方法为“历史文法”释经法(grammatical-historical)

 

人与人的交流中存在很多必要原则,这个名称仅仅涉及理解人类交流的许多重要原则中的几种,而且完全没有顾及神与人交流这一更深的层面。有时,神与人的交流会改变我们理解人类语言的常规方法,也许我们可以按照圣经称之为“人神交流分析”释经法,这也是我们将竭力遵循的方法。

 


返回目录


建议阅读书目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