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约翰·基钦(John Kitchen)

本文选自《生命宝训解经注释系列2——提多书》

 

 

打发亚提马或是推基古到你那里去的时候,你要极力往尼哥波立去见我,因为我已经定意在那里过冬。

 

提多书3:12 NASU

 

保罗现在开始为这封书信收尾。在这段结尾中,他就提多自己的任务(12节)和其他信徒的事情(13节)给提多指示,并提出结尾的劝勉(14节)、辞别语和祝福(15节)。

 

我们现在知道使徒的心意是让提多从他的职责中脱身,可以与他重聚。我打发……的时候(Ὅταν πἐμψω)表明保罗在计划安排接替提多在克里特的人。“……的时候”(Ὅταν)是一个时间连词,和不定式虚拟语气动词(“我打发”,πέμψω)一起使用表明该行动发生在主动词(在此是“要极力”,σπούδασον)之前。保罗的计划是打发亚提马(Ἀρτεμᾶν)。对于这个人,我们从新约中找不到更多的信息。他的名字可能是以弗所的女神亚底米的阳性形式。传统告诉我们,他是七十门徒之一,是提摩太故乡路司得的主教。保罗告诉提多,他的计划是打发他到你那里去(πρὸς σὲ)。有意思的是,保罗的设想是打发代替者到提多那里去,而不是到克里特或到教会那里去。这可能仅仅因为此人主要是作为提多的替代者被派去的,好使提多可以与保罗汇合;或者也可能是因为保罗希望提多在亚提马被介绍给教会之前,先向他概述克里特的情况。

 

在希腊文本中,或是推基古(ἢ Τύχικον)出现在从句的末尾。这个事实或许表明亚提马曾是保罗首先想到的代替者,然而这只是个推测。推基古是来自小亚细亚的一位有名的门徒。保罗带着外邦人的捐献去耶路撒冷时,他曾是保罗旅行的同伴(徒20:4)。保罗向以弗所的长老深情告别时,他肯定在场(17-38节),在那里路加称他是“亚细亚人”(4节)。保罗第一次在罗马坐监时,他显然与保罗在一起,并且保罗期望他给以弗所和歌罗西的人介绍使徒在罗马的基本状况(弗6:21;西4:7)。很可能正是他从罗马把那些书信带去的。此处在提多书提到推基古,表明使徒保罗第一次在罗马坐监获释后,他显然又和使徒在一处。最后一处提到他的经文表明,在保罗去世前不久最后一次入狱期间,他与保罗在一起,并且被使徒派遣带着提摩太后书去以弗所(提后4:12),然后代替提摩太,使后者可以去罗马与保罗汇合(提后4:9、21)。我们对推基古所知的信息是,他的的确确是“亲爱的弟兄……忠心的执事……一同做主的仆人”(西4:7)。他是“忠心侍奉主的兄弟”(弗6:21),愿意忠心地执行使徒派给他的任何任务。

 

保罗给提多的命令是,一旦代替他的人到了,他要极力……去见我(σπούδασον ἐλθεῖν πρός με)。后来保罗在罗马最后一次坐监,在凯撒下令他殉道前不久嘱咐提摩太去见他,那时他用了完全一样的短语(提后4:9)。不定过去时命令语气要求行动刻不容缓。该动词保罗使用了七次(加2:10;弗4:3;帖前2:17),其中有四次是一样的形式,四次中又有三次出现在他最后一封书信里(提后2:15,4:9、21;多3:12)。该词可以表达对某事热心或渴望、或使出浑身解数的含义。此处可能包含一部分这种含义。这里表达的似乎仅仅是急于或赶紧去完成下一个不定式中表达的事情。所要求的事情是“见”(ἐλθεῖν)。从介词短语“去……我”(πρός με)看到该命令是针对个人的。保罗那时在尼哥波立(εἰς Νικόπολιν),因此提多的顺服意味着他要踏上一些意义重大的旅程。有些学者争议尼哥波立究竟指哪里。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胜利之城”,由“胜利”(νῖκος)和“城市”(πόλις)组成。然而,它最有可能是位于希腊亚得里亚海(Adriatic Sea)东海岸附近的一座主要城市。那里既是陆路旅行的主要路线,也是海上旅行的主要路线。保罗计划在他以前从事大部分事工的西部地区过冬,可能表明他计划春天来临时更往西行,或许是去实现他带着福音去西班牙的愿望(罗15:24、28)。

 

侍奉格言:福音的战略性推进需要许多人参与和许多改变。

 

保罗解释了他在尼哥波立的原因:因为我已经定意在那里过冬(ἐκεῖ γὰρ κέκρικα παραχειμάσαι)。连词“因为”(γὰρ)是解释说明。“我已经定意”(κέκρικα)译自一个单词,该词通常指“判断”。保罗自己已决定最好是在当地过冬,很可能是出于宣教策略的原因。完成时指使徒已经权衡过证据,在过去某刻已经做出决定,并且现在正处在这种确信中。短语“在那里过冬”译自一个单词(παραχειμάσαι)。该词也出现在使徒行传(27:12,28:11)和哥林多前书16:6。这个词使用频繁,说明在古代世界冬天旅行是件危险的事(这一点保罗极为清楚;参徒20:13-14;林后11:25),因而需要有智慧地在那些旅行受限的月份里选择居留之处。提多后来可能是从尼哥波立出发开展布道直到北边的挞马太。保罗写最后一封书信时,提到他去了那里(提后4:10)。我们无法知道这时使徒是否已经想到向该地区有策略地推进福音,然而因为他总是寻找传讲福音的新地区,所以这也未必不可能。单词“在那里”(ἐκεῖ)表明保罗自己还没有抵达尼哥波立,然而很可能他要迅速出发,从而在提多到达时与他见面。

 

由于圣经提到提多后来在挞马太(提后4:10),而推基古后来被派到以弗所以让提摩太去罗马见保罗(4:12),我们或许可以认为,实际上是亚提马最终被派到了克里特,使提多得以脱身去尼哥波立与保罗汇合。

 

深入思考:

1. 你认为圣灵为何在圣经中给出这些看似是日常事务的教导?

2. 你认为使徒改变仆人的事工任务和地点,会如何影响他们和他们的家人?

3. 是什么使得这些人如此愿意过居无定所的侍奉生活?是什么使得我们今天不那么可能过这样的生活?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