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约翰·基钦(John Kitchen)

本文选自《生命宝训解经注释系列2——提多书》

来源:研经工具www.yanjinggongju.com

 

因为作为神的管家,监督必须无可指责,不任性,不易怒,不嗜酒,不好斗,不贪爱不正当的收益;

提多书1:7 NASU

 

用作解释的γὰρ(因为)位于新一句的开头,详细阐述第6节开始列举的资格。单词“长老”(πρεσβυτέρους,5节)现在变为监督(ἐπίσκοπον)。这两个词可以互换使用,指同一个职分(如,徒20:17、28),但是它们强调的重点不同。“长老”一词是谈论其尊贵,而“监督”更多地是考虑其功能。此处使用的单词“监督”是由“在……之上”(ἐπί)和“守望者或观察者”(σκοπός)组成的复合词。作为词根的名词在新约里仅用于腓立比书3:14。保罗在那里用它来说,“向着标杆(即人眼睛注视的东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着重字词为作者所加)。因此作为“监督”,长老承担着照管整个教会的责任,不仅要保护整个教会及其每个成员,并且还要保守教会的宗旨和使命。这里的单数形式不是为了描述各教会只有这一个职分,而仅仅是沿用第6节已经转换过来的单数(“若有……人”)。

 

关于提摩太前书第3章和提多书第1章中对长老或监督之资格所列出的比较,参见提摩太前书3:2的注释。在对比这两份清单时,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没有提到保罗在以弗所提出的领袖不能是新近信主之人的要求(提前3:6)。这或许充分地说明克里特的福音事工开始的时间还非常短,那里的教会普遍年轻。可能在克里特根本没有在主里年长的信徒。

 

保罗再次提到,要有效发挥“监督”的功用,这个人必须无可指责(δεῖ … ἀνέγκλητον εἶναι)。动词δεῖ(“必须”)在这个句子中十分突出,强调这一资格是强制性的。一般现在时强调领袖的这些责任是永远要履行的。保罗接着重复上节经文的名词和动词(然而在这里他用的是不定式)。他这样做无非是以另一种方法来强调这是首要要求,其他资格都包括在这一资格里面。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这里的“无可指责”是应用在作为神的管家(ὡς θεοῦ οἰκονόμον)的长老或监督身上。单词“管家”(οἰκονόμον)最初是指一个家庭或房地产的管理者。这家的主人赋予“管家”职责,要他为这个家庭及其财产的福祉负责。整个表述提醒我们,教会并不是属于监督的,而是神自己宝贵的产业,神只是暂时让他照管。将来有一天,他将为照管神所托付的事情交账。事实上,不仅如此,“管家”自己也被称作是“神的”。“管家”(长老或监督)是属于神的。我们不属于自己。长老或监督不属于教会,教会也不属于长老或监督。他们都是属于神的产业。“管家”(οἰκονόμον)是路加福音非常喜欢使用的词汇(12:42,16:1、3、8)。保罗用它称呼自己(林前4:1、2),彼得用它指所有信徒(彼前4:10)。该词强调了担任这一角色的人在服侍中的责任和权柄。

 

保罗继续描述教会领袖:作为“长老”,他在人当中具有尊严;作为“监督”,他是在人之上的领袖;作为“管家”,他是代表另一位出现在人之前

 

侍奉格言:任性之人唯一不能征服的是他自己。

 

保罗现在开始谈论一系列资格(一直到第9节;前五个资格是用否定形式表达的),这些资格界定了“无可指责”的含义。这样的人要不任性(μὴ αὐθάδη)。该词描述一个人顽固、任性和自大。这种人固执地坚持自己的观点或维护自己的权利,而不顾别人的权利、感受和利益。这个词在新约其他地方仅使用过一次,彼得用它描述假教师:“胆大,任性(αὐθάδεις),毁谤在尊位的,也不知惧怕”(彼后2:10下)。我们无法相信这样的人会一直惦记主所关心的事或人的福祉。保罗在这里期待的相反的正面品格可能是“温和”(ἐπιεικῆ;提前3:3)。

 

这样的领袖要不易怒(μὴ ὀργίλον)。该词在新约中仅出现在这里,描述人容易动怒。这样的人在面对压力、冲突和异议时,其自然和一贯的反应是动怒。他不能促进和谐与和平,而那是神的子民聚在一起时所具有的特征(多3:2;参帖前5:13)。他不能倾听,因为他会过地早下结论,感到被冒犯,进行防卫。所倡导的与之相反的正面品格或许是“和平”(ἄμαχον;提前3:3)。

 

除此之外,这样的领袖要不嗜酒(μὴ πάροινον)。保罗在写信给提摩太时曾强调过同样的资格(提前3:3)。此处关注的并非在特定文化中教会领袖完全戒酒是否合宜,而是嗜酒带来的更为显著的问题。该词是由“在……旁边”(παρά)和“酒”(οἶνος)组成的复合词。因此,它是描述人与酒为伴的时间太长,因而饮酒过度,喝醉了。该词在希腊著作或犹太著作中,每次都用来描述人对酒上瘾。

 

监督要不好斗(μὴ πλήκτην,pugnacious)。该词的字面意思是“打人者”。因此,它和英文单词pugilist(拳击手)一词有关。该词描述人希望用身体的力量来解决争论。它不局限于打人,还包括为了赢得辩论、证明一种看法或控制他人等所采取的任何形式的肢体恐吓或暴力行为。神的教会不应存在这样的手段。这个词与提摩太前书3:3中一个描述长老资格的词联系在一起。在这两个论及肢体暴力的语境中,该词都与饮酒联系在一起,说明酒精具有影响人头脑的性质,强调了为什么不鼓励饮酒。

 

监督还必须不贪爱不正当的收益(μὴ αἰσχροκερδῆ)。这个形容词是由“可耻的”(αἰσχρός)和“获利”(κέρδος)组成的复合词。关于两个不同的单词联合使用,参见第11节的注释(“为了不正当的收益”)。既然这里是在谈论属灵领袖,那么它可能是指那些人弯曲自己的教导或用自己的牧养去控制人,作为让人赠送礼物给他们的手段。提摩太前书3:8对执事提出了同样的要求。同义词ἀφιλάργυρον(“不贪财”)出现在提摩太前书3:3长老资格的清单里。αἰσχροκερδῶς(“不正当的收益”)一词在彼得前书5:2描述长老时出现过。显然,属灵领袖的职位会给这样的罪提供机会,并且留下破口。

 

深入思考:

1. 长老、监督和管家这三个职分,分别描述了地方教会领袖应有怎样的品格和职责?

2. 如何辨认“任性”之人?

3. 一个人会如何“任性”而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气(“易怒”)、酒瘾(“嗜酒”)、身体的反应(“好斗”)和贪婪(“贪爱不正当的收益”)?这说明了人性中的什么问题?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