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约翰·基钦(John Kitchen)

本文选自《生命宝训解经注释系列2——提多书》

 

收信人:教牧书信是写给谁的?

 

最基本且完全正确的答案是,这些书信是写给提摩太和提多的,他们两位受托监督以弗所和克里特的教会。这并不意味着,作者仅仅期望提摩太和提多二人看到这三封书信的内容。相反,保罗似乎非常希望这些内容也能在这几间地方教会中传阅。这方面的证据包括每卷书末尾的祝福都使用复数的“你们”(ὑμῶν):“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提前6:21;提后4:22),以及“愿恩惠常与你们众人同在”(多3:15)。使徒甚至就他在提摩太前书中提到的问题,吩咐他的门徒说“这些事,你要吩咐人,也要教导人”(提前4:11)。

 

下面,让我们来讨论这两位非凡的人物——提摩太和提多。我们先看提摩太。这个人显然比使徒保罗年轻。他们两人之间培养出了深厚、亲密的友爱关系。提摩太是保罗所有传道同伴中最亲密的一位,所以地位比较重要。但保罗和提摩太究竟是如何建立起这种爱的联结的呢?提摩太的父亲是外邦人(徒16:1),母亲友尼基是犹太人。友尼基和她的母亲罗以显然相信耶稣基督,二人对提摩太有很深的影响(提后1:5)。她们曾教导提摩太学习希伯来文圣经,早年打下的基础成为他日后相信且有效侍奉基督不可或缺的要素(提后1:5)。保罗重访路司得时,发现提摩太已成为门徒(徒16:1-2)。

 

保罗第一次在路司得讲道时引人注目,因他治好了一个瘸腿的人。他最初被人当作是神,随后却发生了一些重大事件,以致他几乎被犹太人用石头打死(徒14:8-20)。他只在路司得待了不久就继续前行。我们没有充分资料证明提摩太是在那时归信的。保罗讲道时他可能正在人群边缘聆听。或许他的心被感动,随后又看到保罗面对死亡时的决心(提后3:11),他便信了基督。无论从何时开始,无论是什么原因最终驱使他相信基督,在保罗回来时,他已经是公开的门徒了。在他的家乡(就是犹太人用石头把保罗几乎打死的地方!)和该地区,人们都知道他是基督的门徒。他亦在方圆数里内广传福音(徒16:2)。保罗希望这个年轻人同他一起投身福音事工,可能还为事工的缘故训练和装备过他(徒16:3)。经过多年的四处旅行和服侍,两人之间爱的联结越来越深。保罗成为提摩太从未有过的属灵父亲。因而我们发现使徒保罗总是带着最深厚的情感描述提摩太,称他是“我所亲爱、有忠心的儿子”(林前4:17),“因信主做我真儿子的”(提前1:2),“我儿”(提前1:18),以及“我亲爱的儿子”(提后1:2)。他也向其他人称呼提摩太是“与我同工的”(罗16:21),“兄弟”(林后1:1;西1:1;门1节),“我们的兄弟在基督福音上与神同工的”(帖前3:2),以及基督耶稣的仆人(腓1:1)。

 

保罗评论,提摩太像他那样做主的工(林前16:10)。保罗甚至说提摩太与他一同兴旺福音,“待我像儿子待父亲一样”(腓2:22)。提摩太是一个有点胆怯(提后1:7)、体弱多病(提前5:23)的年轻人(提前4:12)。然而,似乎没有其他人能像他一样赢得使徒这般信任。因此,他经常受委派代表使徒保罗向教会传达他的心意(徒19:22;林前4:17;林后1:19;腓2:19;帖前3:2、6)。保罗书信中有六次开头的问安中提到他(林后1:1;腓1:1;西1:1;帖前1:1;帖后1:1;门1:1)。保罗面临殉道时,在所有人中他最希望提摩太能待在他身边(提后1:4,4:9、21)。

 

提多不像提摩太那样有如此多的笔墨记载,然而他也是一位久经考验、深得使徒保罗信任的同工。提多在血统上是外邦人,他很可能是在保罗的亲自带领下归信的。他曾与保罗、巴拿巴一同前往耶路撒冷,在那里因为有人让提多受割礼,保罗遇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然而他最终拒绝这样做(加2:1-3、6-10)。提多在保罗对哥林多教会的侍奉中起了关键作用(林后2:13;7:6、13、14;12:18),尤其在为穷人筹集捐项这件事上(8:6、16、23)。后来提多和保罗一道在克里特岛上宣教,然后被留在这里照管信徒(多1:5)。亚提马或推基古抵达克里特承担牧养信徒的责任后,他应是很快前往尼哥波立与保罗汇合了(3:12)。晚些时候,他将离开保罗前往挞马太地区拓荒宣教(提后4:10)。最后他很可能回到了克里特,因为相传他成为该岛首位主教,年老时在那里离世。保罗称提多是“在共同信仰中做我真儿子的”(多1:4),这表明提多是使徒属灵上的真儿子。

 

 

写作情境:是什么情况引发作者撰写教牧书信?

 

了解一份文件的写作背景,对理解这份文件的内容总是大有帮助。现在,让我们简要考虑一下教牧书信的写作情境。

 

首先,让我们考虑收信人的环境。在写提摩太前书时,提摩太似乎在以弗所(提前1:3)。与此相似,提多好像在克里特岛(多1:5),因他和使徒旅行传道后被留在那里。虽然信中没有清楚说明,保罗写提摩太后书时提摩太似乎仍在以弗所,因为信中提到了那个时期前后住在以弗所的人(提后1:16-18,4:19)。

 

其次,我们必须考虑使徒保罗写这些书信时的环境。提摩太前书很可能是在马其顿写的(提前1:3),不过不能完全确定。给提多的书信则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写作地点在何处。由于提多书和提摩太前书具有相似之处,这两封书信的写作时间很可能非常接近。提摩太后书是在罗马监狱里写的(提后1:8),使徒在那里被上了锁链(1:16),并承受罪犯当受的痛苦(2:9)。提摩太后书1:17清楚表明保罗那时仍在罗马。他被囚禁在罗马监狱系统的深处,因他的具体位置很难找到(1:16,17)。除了路加,他身边没有别人(4:11)。在他有需要时,“所有人”都离弃了他(1:15,4:16)。有人去别的地方传教(4:10下、12、20上),有人在别处病着,无依无靠(4:20下)。保罗认为自己即将离世(4:6-8)。他渴望提摩太来到自己身边(4:9、21)。

 

确定这些书信准确的写作日期是个艰巨的任务,然而我们可以界定一个可靠的范围。提摩太前书和提多书应该写于公元63至65年之间。提摩太后书很可能写于公元66或67年的某个时间。

 

 

写作目的:保罗为什么要写教牧书信?

 

关于写作目的,书信本身是怎么说的呢?提摩太前书表明,该信是为了授权提摩太并使他有能力处理正在搅扰以弗所教会的假教师(1:3),也旨在解释信徒在神家中当怎样行(3:15)。另外,提摩太前书3:15表明保罗写这封书信是为了以防他延期回到以弗所。这封书信起因于可能会有的短期耽延,却屹立在时代变迁之中,如今依旧给我们提供能够超越时间的有关牧会的教导。

 

提多书是为了授权提多并使他能在克里特岛建立教会和设立长老(1:5)。另外,使徒还要确保克里特的信徒明白纯正教义(1:9、13)和敬虔生活(2:1)的重要性。

 

提摩太后书是为了请求提摩太在接替之人到了以后(4:12),赶快去到被囚于罗马的使徒身边(1:4,4:9、21)。他渴望见到提摩太,也想拿到自己的保暖大衣和阅读资料(4:13)。除此之外,保罗特别希望鼓励提摩太忠于基督和福音事工,即使这会遇到艰难和痛苦(1:8,2:3,4:5)。提摩太后书因其叙述了保罗离世前的遗言而闻名。

 

教牧书信显然是使徒保罗写给两位亲密朋友和同工的个人书信。然而,除了书信中提到的个人事情,保罗显然也希望这些书信在以弗所和克里特信徒中产生更广泛的影响。如前文所述,书信结尾的祝福就证明了这一点:“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提前6:21;提后4:22)或“愿恩惠常与你们众人同在”(多3:15)。每一处的代词都是复数,表明使徒非常期望更多人了解并阅读这些书信的内容,而不仅限于提摩太和提多。就这点而言,保罗在写每封书信时,很可能都希望它们能帮助自己的代表提摩太和提多更有权柄和能力处理好教会面临的问题。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