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命令我们不要忧虑,当我们忧虑时,我们是在罪中

 

通常我们感觉忧虑是偶然发生的,就像流感在我们正忙于日常事务时临到我们一样。因为忧虑是一种思考方式,所以很自然地就成为你下意识的反应。对那些习惯把忧虑当作首要反应的人,忧虑本身被看成是不得不做的事而不是可选择的。

 

当我们身处险境的时候,会很自然地害怕。但如果危险解除之后我们还继续恐惧的话,就会产生焦虑。让我举个例子,最近我遭遇了一场危及生命的车祸。尽管我神迹般地没有受伤,但是车祸中的一些场景却留在我的记忆里。举个例子,每当我坐到司机座位上的时候,我就仿佛听到金属的碎裂声,感到安全气囊鼓起来,看到满地挡风玻璃的碎片。这样的思绪如果置之不理的话,就会变成下意识的想法。如果我因此而焦虑,也许会暂时放弃开车,甚至彻底放弃。为了对付这些感觉,我会为神救了我的性命而感恩,把我的心思放在圣经真理上,然后凭着信心,发动车子开出车库。这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但是最终这些焦虑的想法消失了,更新了的对神的信靠把这些记忆赶了出去。当危险迫近时我们感到焦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当没有危险的时候我们也焦虑,却是圣经禁止的。

 

尽管我们会感觉这些焦虑的思想在控制我们,圣经却清楚地表明它们并不能控制我们。保罗写到:“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藉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1]

 

希腊语和其他的语言不同,可以表达出写作者行动时的态度。我们管这个叫动词语气,可以是对事实的陈述[2]、愿望或可能性[3]或者一个命令[4]。当圣灵在说“应当一无挂虑”的时候,他是在强调一个命令,这很重要。对于命令我们需要作出选择:服从或不服从并承担相应的后果。如果神想说焦虑是不能改变的,他就会用陈述语气。如果他希望你相信胜过焦虑仅仅是个愿望,他就会用虚拟语气。但是神希望你认识到,焦虑是你所做的选择,所以他使用了祈使语气。他发出一个命令,借助圣灵的能力,你可以也乐意顺服这个命令:应当一无挂虑。毕哲思在他的《高尚的罪》一书中是这样谈到焦虑的:

 

当你或我对某人说:“不要焦虑”或“别担心”的时候,我们只是试着鼓励那个人,或者建设性的劝告。但是当耶稣(或者保罗、彼得在圣灵的默示下写作)对我们说“不要焦虑”,就是一个带有约束力的命令。换句话说,神的旨意是让我们不要焦虑。更确切地说,焦虑是罪。

 

焦虑是罪有两个原因:首先焦虑是对神的不信。在马太福音6:25-34节中,耶稣说,若天空中的飞鸟和野地里的百合花天父尚且看顾,他岂不更加看顾我们身体的需要吗?而彼得告诉我们,我们之所以能把忧虑卸给神是因为他顾念我们。因此,当我们屈服于焦虑,事实上就是不相信神会看顾我,他不会在这个引发我焦虑的具体处境中关心我。焦虑是罪也是因为,这样想是对神在生活上的供应不满足。神的供应清晰地显示出神为了他自己的荣耀和他子民的益处,而在他所造的宇宙中掌管所有的处境和所发生的一切事。有些信徒很难接受神掌管一切的事情和处境这个事实,而且即使那些相信这个真理的信徒也常常会看不到。相反,我们倾向于专注在当下引发我们焦虑的原因,而不记得这些原因也都是在神权能的掌管之下的。[5]

 

当我们如此谈论焦虑的时候,也许听起来有点严厉,但是是为了帮助而不是伤害。将焦虑看为一种选择给了我们自由去胜过它,你不是焦虑思想的受害者。无论你如何觉得习以为常,焦虑仍然是你所作出的选择。

 

在我的第一本小册子《更像耶稣:健康成长的圣经策略》里,描述了从使用下述方法思考你的惯性思维中所得到的自由。

 

我们通常把习惯想成是我们做的事,然而最容易成为习惯的是我们的想法。每天早上上班或上学之前,你估计会做一系列“下意识”的事情,但是它们真的只是“下意识”吗?抑或它们其实是头脑的惯性?诸如:刷牙、洗澡、倒麦片和冲咖啡。我们的快餐文化很好地抓住了这个事实。我们说:“我从来不用想第二遍。”这是否暗示其实第一遍我们是慎重思考过的?

 

这个事实同时带来了好消息和坏消息。好消息是,我们的思想仅仅是习惯,而不是下意识的行动。因此,靠着圣灵的大能,我们可以选择我们要想什么。瓦解旧有的思考模式并且建立起新的模式是有可能的。坏消息是这些思想出现的太快太频繁,它们容不得停顿。这也是为什么圣经说:

 

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

 

这段经文对我们的战场在哪里有着绝佳的提醒。当我们过去活在肉体的私欲中时,我们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而顺着圣灵而行意味着我们培养新的思考方式,帮助我们来节制这些肉体的私欲。[6]

 

把忧虑看为罪并不意味着我们从此不再受其困扰。相反,当我们竭力却失败的时候,神给我们一个出路。他是赦免的神,当我们带着悔改的心来到他面前,他赦免我们并在我们需要的时候赐下恩典。[7]但是认罪本身并不足够,神还给我们另外一个胜过焦虑的帮助:祷告。

 

[1] 腓立比书4:6

[2] 陈述语气

[3] 虚拟语气

[4] 祈使语气

[5] 《高尚的罪》,毕哲思著。Jerry Bridges, Respectable Sins (Colorado Springs, CO: Navpress, 2007), 64-65.

[6] Just Like Jesus: biblical strategies for growing well, 46-47.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