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记事起,彼得就忧虑别人怎么看自己,[1]即使在众人中间,他也觉得保持沉默令人尴尬。所以他会匆匆忙忙地说,即使之后他又会为自己所说的后悔。大部分人认为是彼得的口舌使他陷入麻烦,但是实际上是他的恐惧。[2]彼得知道这个,但他试图向所有人掩藏。可是彼得知道有一个人也知道——就是耶稣。当他们第一次一起去捕鱼,加利利海里的鱼都往彼得的船上跳,那个时候耶稣就发现了彼得的恐惧。[3]彼得所做过的一切恶行都出现在他脑海里,他把脸埋在满是鱼的船上,求耶稣离开他。[4]但耶稣开口所说的话,却出乎彼得的意外:不要惧怕,你现在要得人了。[5]彼得觉得自己被拣选很出乎意料,因为他虽然外表勇敢,内心却常恐惧。

 

这不是彼得最后一次焦虑。稍后同样在加利利海,在风暴中耶稣再一次对他说:放心,是我,不要怕。[6]当他试图依靠自己的勇气——甚至试着在水面上行走——他却无法平息自己的焦虑。[7]后来,当他和雅各、约翰一起,看见耶稣登山变像,彼得的焦虑又出现了;这一次甚至达到了惧怕的程度。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他又一次俯伏于地,不能抬头看耶稣。再一次耶稣说:起来,不要害怕。

 

无论何时彼得感到焦虑,他就会乱说话,尽管这不是他的本意。这也是为什么,在耶稣被卖的那一夜,我们发现彼得又一次试图说服他人,这次他一定不会害怕了。所有人都认可他的话,他们认为自己这一次也会很勇敢。但是彼得仍然对将来十分焦虑,而这焦虑胜过了他。首先他开始怀疑,然后他就掉链子了。他先是对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否认自己和耶稣认识,然后又对另外两个人否认。最后在做了他之前发誓不会做的事之后,抬眼望见耶稣的眼睛。[8]彼得学会了当面对焦虑的时候不能依靠自己,你不能假装出有勇气,你唯一的盼望就是信靠神。

 

彼得前书5:7节是圣经中最甜蜜的经文之一,彼得为那些在严酷逼迫下的人们写下这个真理。他写到:“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们。”我们都想掌控那些我们无法掌控的东西,而常常忘记神是如何深切地顾念我们。如果我写这节经文,我可能会选择强调神另外的属性,比如他的全智或全能。如果想到尽管我不能掌控,但是全智、全能的神可以,这在逻辑上才说得通。但是圣灵却认为给彼得另外的启示更合适,而我也乐见如此。当谈到焦虑,他选择强调神温柔的一面,就是慈悲。当我充满恐惧时,我在这个真理中得到安慰:我不是独自一人在挣扎,神顾念。

 

问题是焦虑会让你在凌晨三点醒过来。空荡荡的房间回响着一个信息:没人在这,也没人关心。这个时刻我们感到极度孤单,我们望向黑暗试图为困境找到出路。闹钟打断我们的思路而不是睡眠,尖锐的声音告诉我们,如果不是焦虑早早把我们弄醒,这应该是起床的时间。当我们进入一天,周围的人仿佛彼此相处和谐。他们谈论周末的趣事,抱怨又到了周一,他们彼此分享各自家庭的琐事。我们点头微笑着打招呼,假装我们是其中的一员,但焦虑只属于我自己。它们发出欺骗的轻语:没人了解,没人关心。但是圣经告诉我们这不完全是事实,也许周围微笑的人群对我们的艰难一无所知,甚至也许他们其中有些人知道了也不关心。但是神知道,而且他顾念,[9]这也是为什么胜过焦虑的第一个原则是信靠。你我需要学习信靠神的话而不是我们的感觉。

 

我们生活在一个感觉至上的时代,仔细听听你周围的谈话你就会同意我说的。每一天,人们都会靠感觉作出足以改变生活的决定。宣告诸如,我觉得这是对我最好的决定,或者说我觉得我已经不爱他了,这种话司空见惯,这股风甚至也影响了属灵谈话。我常常听到人说,我觉得这是神对我的旨意,或者我觉得这是应该去做的事。因为我们的感觉很个人化,感受很深切,很容易让人相信,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应该相信感觉。“信”这个词的词根在新约中出现了241次。近乎一半是使徒约翰使用的。他引导我们信靠父神、他的应许、他的道和他的儿子,但是他一次也没有提到我们要相信感觉。这是战胜我们焦虑的感觉必要的出发点,是时候问自己:我真正相信什么?

 

[1] 加拉太书2:12

[2] 当彼得迈出船舱打算在水面上行走时,他似乎看起来很勇敢,但是只走了几步恐惧就回来了(太14:22-33)。.

[3] 路加福音5:10

[4] 路加福音5:8

[5] 路加福音5:10

[6] 马太福音14:27

[7] 马太福音14:30

[8] 路加福音22:61

[9] 诗篇142;4, 5


返回目录

返回电子图书馆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