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与内住的罪(二)

经文:罗马书7:18–25

 

1. 对罪应有的敏感度

据说有个油腔滑调的少年人以嘲笑的口吻对一个传道人说:“你说不得救的人背负着极重无比的罪。老实说,我一点儿都感觉不到。罪有多重呢?10斤重?50斤重?80斤重?100斤重?”

传道人思索片刻,温柔地回答说:“如果你把四百斤重的东西压在一具死尸上,它能感觉到重量吗?”

年轻人马上回答说:“当然感觉不到,它已经死了。”为了把他的意思彻底说明白,传道人回答说:“不认识基督的人同样已经死了。尽管有很重的东西压着他,他也一点儿都感觉不到。”

信的人不像不信的人那样对罪的沉重漠不关心。他对罪其实超级敏感。既然已经归向耶稣基督,他的感官已被唤醒,察觉到罪的真实存在。随着他的灵性渐渐成熟,他对罪的敏感越来越强烈。这种敏感度竟然促使像第五世纪金口约翰那样伟大的教会父老说,除了罪,别的他什么都不怕。[1]

据说,你若以靠着恩典得救的信息挑战不信的人,他们会反驳说:“假如我相信你的教义,得救仅仅是一个信的问题,假如我确信自己可以如此轻而易举地归信,那我愿意信,然后满满地享受罪中之乐。”他显然不明白,真基督徒决不可能容忍他心里所想的那种纵情犯罪。

归信基督使人的心思意念对罪产生一种极其沉重的感悟。基督徒感受得到罪的真正沉重,不信的人则感受不到。以弗所书2:1告诉我们,他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但在恩典之下的基督徒却恨恶在他里面的罪。他不是追求把罪装满他的生命,而是把它倒空。

2. 罪带来的严重后果

身为基督徒,我们应当觉悟到罪的严重后果。

①让圣灵忧愁(弗4:30)。我们当然不想让上帝忧伤。

②我们的祷告不蒙应允(彼前3:7)。我们没有一个人愿意让自己的祷告不蒙应允。

③我们的生命变得没有能力(林前9:27)。保罗害怕罪的权势让他失去侍奉的资格。

④我们的赞美不蒙悦纳(诗33:1)。诗人说:“正直人的赞美是合宜的”。反过来说,不正直的人,他们的赞美是不合宜的。

⑤使人得不到上帝的祝福(耶5:25)。耶利米责备以色列人说:“你们的罪恶使你们不能得福。”

⑥使我们失去喜乐(诗51:12)。大卫因自己的罪受煎熬的时候,祈求上帝让他重新得着救恩的喜乐。

⑦招致上帝的管教(来12:5-11)。

⑧我们的属灵成长受到拦阻(林前3:1-3)。使徒保罗想让哥林多人品尝到的属灵养分,却没法为他们摆上,因为他们太过体贴肉体。

⑨我们的服侍受到限制(提后2:21)。保罗说,我们必须过清洁的生活,才能作合乎主人使用的器皿。

⑩我们的相交受到污染(林前10:21)。保罗教训我们先在上帝面前洁净自己的心,然后再吃主的筵席(11:28-29)。

我们的生命处于险境(林前11:30;约壹5:16)。我们若是参与不思悔改的罪,就有丧失生命的危险。

上帝受到羞辱(林前6:19-20)。因为我们的身体是主的殿,所以当我们让身体沾染罪的时候,就是羞辱他。

这些事情当中的任何一件,我们没有人愿意去做。相反,我们更能欣然认同诗人的话:“上帝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诗42:1

当一个人归信耶稣基督的时候,上帝把一种新的性情安置在他里面,让他切慕上帝的事,藐视罪恶。这就是使徒保罗在罗马书7:14-25的见证——这人苦苦挣扎,他恨恶罪,渴望顺服上帝的律法。按照约翰福音3:19-20所说,未蒙救赎的人喜欢黑暗,恨恶公义,他们体会不到这种挣扎。诗人反思上帝的话说:“我借着你的训词得以明白,所以我恨一切的假道。”(诗119:104

清教徒汤姆·华森(Thomas Watson)说,成圣的标志就是对罪的恨恶。假冒为善的人有可能离弃罪,却依然喜爱它——就像蛇脱去蛇皮,依然还有蛇毒一样;但成圣的人不但离弃罪,而且憎恶它。上帝已改变了我们的本性——他已为我们穿上圣洁的护心镜,纵然还有箭向它射来,也决不会射穿它。[2]

 

 

一、记录挣扎的情形(14-23节)

1. 第一段哀叹(14-17节)

1)属乎肉体的状况(14节)

保罗发现自己虽然蒙了救赎,但依然受到罪的困扰。

2)问题的症状(15节)

保罗正在经历一种挣扎,他喜爱顺服上帝的律法,却一直事与愿违,不能达到那个标准。你若自以为灵性已经达到完全的地步,就是不成熟的标志。使徒保罗承认,他尚未达到这个目标,然而他却继续向着标杆直跑(腓3:12-14)。这是正确的属灵感悟带来的谦卑。我们若是明白上帝的律法,就会看见自己相距甚远。

3)挣扎的根源(16-17节)

保罗的问题源自仍然住在他人性当中的罪。他在得救的时候领受了在基督里的新性情,罪却与之相争。尽管我们已蒙救赎,罪依然赖在我们肉体里面不走,让我们无法始终如一地实现顺服上帝律法的渴望。

我相信每一位上帝的儿女只要以顺服上帝的心行事,都会哀叹罪的真实存在。我们在约翰一书1:8-10看到,我们应当承认并懊悔自己的罪;我们在诗篇97:10看到,我们在恨恶罪恶的同时,应当爱慕主。

本课内容

2. 第二段哀叹(18-20节)

1)属乎肉体的状况

“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18节上)

保罗在这里对他真正犯罪的那一部分作出比先前更为专业的确认。他意在强调说,未能顺服上帝律法的,并不是他不朽坏的新性情,而是住在他肉体里面的罪。保罗承认,在他尚未得到救赎的人性之中没有良善。然而,肉体本身未必邪恶,只是罪的行动基地在肉体里面。

2)问题的症状

 

“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18节下-19节)

 

保罗的意思并不是说,他无计可施,连一件善事都做不出来。他的意思是说,他没法照着内心所渴望的程度行善。身为基督徒,你若察看自己的灵命长进,就应当认识到,你对罪的恨恶程度比以前更大,因为那时你还不明白罪何等严重,上帝何等圣洁。灵命长进虽然导致犯罪的频率下降,但它反而使人对罪的敏感程度更加提高。

你很可能发现一件事,在旧约圣经的所有作者当中,没有一个人对罪的敏感程度超过大卫,弥赛亚正是藉着这位君王来到世间(太21:915),并且他是合上帝自己心意的人(撒上13:14)。在诗篇里面,大卫在犯罪作恶中间呼求上帝怜悯他(例如3251篇)。大卫与主的亲密关系使他犯罪以后有一颗忧伤的心(诗51:17),与罪的这种挣扎是一个人重生的特征。

3)挣扎的根源

“若我去做所不愿意作的,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20节)

这与保罗在17节所说的一模一样。虽然他已有新的性情,但依然与罪争战,常常失利。对照上帝圣洁律法的完美要求,这些失利似乎使他不堪重负。然而,他对罪的敏感恰恰是因信称义的自然结果。

到这个时候,你可能估摸着保罗不会再说下去了,他已经把意思充分地表达出来。但他第三次开始哀叹,强调罪给他带来的烦恼和忧愁。

3. 第三段哀叹(21-23节)

1)属乎肉体的状况

“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21节)

保罗又一次哀叹罪住在里面的光景。他使用译作“律”的希腊文,这是一种修辞用法,指的是某种法则。对比上帝的律法,他看到另有一个律或标准正在要求他遵行:恶的法则。希腊文本从字面上可以读作,恶近在咫尺。每一个良善的意念、言语和行为,都有恶与之争战。有些神学家得出结论说,我们的罪性已在今生铲除净尽,但保罗却告诉我们,恶还在我们里面,造成我们两种性情之间互相争斗。

2)问题的症状(22-23节上)
1)内心喜悦的事

“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上帝的律;”(22节)

按着属灵的新性情,保罗喜爱上帝的律法。诗篇119篇是旧约圣经与罗马书第7章遥相呼应的篇章。诗人在77节写道:“愿你的慈悲临到我,使我存活,因你的律法是我所喜爱的。”保罗写罗马书第7章的时候,心里很有可能想着这首诗篇。诗篇119:111说:“我以你的法度为永远的产业,因这是我心中所喜爱的。”20节说:“我时常切慕你的典章,甚至心碎。”照样,诗篇1:2说到真正属灵的人,他的标志是“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爱慕上帝的话是重生之人的标志。“按着我里面的意思”这句话可以译作“发自我内心深处”。保罗的内心深处有一种对上帝律法的深切爱慕。人里头已蒙救赎的这部分“一天新似一天”(林后4:16),“借着他(上帝)的灵……力量刚强起来”(弗3:16)。我们已蒙救赎的人格最真实的流露就是喜爱上帝的律法。

2)外面的不和谐

“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23节上)

这种罪的法则借以表达的管道就是“肢体”,身体的组成部分,它们受制于我们尚未得着救赎的人性。这种律不在保罗“里面的人”之中,而在他“外面的人”之中。保罗在这里把上帝的律等同于他内心的律,因为他里面的人最深切的渴望就是顺服上帝的律。假如他是一个不信的人,内心的律就会朽烂得像他肢体的律一样,因为“体贴肉体的,就是与上帝为仇。”(罗8:7

3)挣扎的根源

“……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23节下)

保罗确定他问题的根源就是住在他人性之中的罪。有时候争战向着有利于肢体中的律进行,把他掳去。这就暗示,保罗是以蒙救赎之人的身份说的,因为没得到救赎的人谈不上被掳去,他们早已是那样。在这场属灵争战当中,当罪得胜的时候,信徒就变成罪的奴仆,至少罪会暂时辖制他。

 

                                                                                

得胜与失败的讽刺性

诗篇119篇的作者经历了跟保罗相同的挣扎。他的诗篇反映出他深切渴慕上帝的事。

81-83节——“我心渴望你的救恩,仰望你的应许。我因盼望你的应许,眼睛失明,说:‘你何时安慰我?’我好像烟熏的皮袋,却不忘记你的律例。”

92节——“我若不是喜爱你的律法,早就在苦难中灭绝了。”

97节——“我何等爱慕你的律法,终日不住地思想。”

113节——“心怀二意的人为我所恨,但你的律法为我所爱。”

131节——“我张口而气喘,因我切慕你的命令。”

143节——“我遭遇患难愁苦,你的命令却是我所喜爱的。”

163节——“谎话是我所恨恶所憎嫌的,惟你的律法是我所爱的。”

165节——“爱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什么都不能使他们绊脚。”

174节——“耶和华啊!我切慕你的救恩,你的律法也是我所喜爱的。”

诗人流露出来的属灵程度有些令人望而生畏。正因如此,诗篇119篇最后一节极其令人惊讶:“我如亡羊走迷了路,求你寻找仆人,因我不忘记你的命令。”(176节)你有可能认为,一个人若对上帝的律法有如此强烈的爱慕,决不会在灵性上经历走迷的失败,但这是所有信徒都会经历的挣扎。

                                                                                

 

我们为何还犯罪呢?是因为在我们得救的时候上帝做得不够好吗?是因为他赐给我们的新性情尚不完善吗?是因为我们还没有预备好上天堂,依然需要争取进去吗?都不是,而是因为罪依然存在于我们的人性之中,这人性包括人的思想、情感和身体。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0:3-4说:“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凭着血气争战。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乎血气的,乃是在上帝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虽然我们依然有物质身体,但参与的却是使用属灵资源的属灵争战。

保罗的三段哀叹揭示出每个信徒生命当中都有的一种挣扎状况。它们承认,信的人没有能力把上帝的旨意遵行到应有的程度,从而给出了这种挣扎的证据。它们确认了这种挣扎的根源——住在里面的罪。信的人呼求从这种挣扎当中得着释放。

二、揭示出解决方法(24-25节)

1. 罪人的自我评价

“我真是苦啊!”24节上)

1)解释

就仿佛三段哀叹还不够,保罗在24节发出一句远比它们更为强烈的哀嚎。他因属灵争战的愁苦和烦恼而发出呐喊。甭说是使徒保罗,这有可能是基督徒的绝望呼喊吗?释经家罗伯特·哈尔登(Robert Haldane)有句话说得很对,人在何种程度上感受到上帝和他律法的圣洁,就在何种程度上感受到自己是个罪人。

2)举例
1)诗篇6

大卫呼求说:“耶和华啊,求你不要在怒中责备我,也不要在烈怒中惩罚我。耶和华啊,求你可怜我,因为我软弱;耶和华啊,求你医治我,因为我的骨头发战。我心也大大地惊惶。耶和华啊,你要到几时才救我呢?耶和华啊,求你转回搭救我,因你的慈爱拯救我。因为在死地无人记念你,在阴间有谁称谢你?我因唉哼而困乏,我每夜流泪,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湿透。”(1-6节)大卫的意思是说:“我达不到应有的一切程度,实在是烦透了,烦死了!”

2)诗篇38

类似于第6篇,大卫说:“耶和华啊!求你不要在怒中责备我,不要在烈怒中惩罚我。因为你的箭射入我身,你的手压住我。因你的恼怒,我的肉无一完全;因我的罪过,我的骨头也不安宁。我的罪孽高过我的头,如同重担叫我担当不起。因我的愚昧,我的伤发臭流脓。我疼痛,大大拳曲,终日哀痛。我满腰是火,我的肉无一完全。我被压伤,身体疲倦,因心里不安,我就唉哼。主啊,我的心愿都在你面前……”(1-9节)既然大卫的心愿在主的面前,他又怎会陷入这种糟糕的局面呢?这正是信徒面对的争战。大卫跟保罗一样,很想超越自己的现状,却发现自己因为人的本性而软弱无力。

3)诗篇130

诗人写道:“耶和华啊,我从深处向你求告。主啊,求你听我的声音,愿你侧耳听我恳求的声音。主耶和华啊,你若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但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我等候耶和华,我的心等候,我也仰望他的话。”(1-5节)我们在这里又一次看见敬虔的人因罪而产生的绝望。

2. 从死亡当中拯救出来(24节下-25节上)

1)求救的呼吁

“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24节下)

保罗反问道,有谁能救自己脱离住在身体里面的罪。译作“救”的希腊文用来描写军兵在战斗的时候冲向战友,救他脱离敌军。“取死的身体”按着字面意义就是指我们的物质身体,它受制于罪和死亡。

我记得看过一段记载,在保罗的出生地大数附近生活着一个部落,他们对杀人犯施行一种极其恐怖的刑罚。他们把受害者的尸体紧紧捆在凶手的身体上,肩膀与肩膀、后背与后背、胳膊与胳膊分别绑到一起,然后把杀人犯从部落群体赶出去。由于绑得太结实,他无法自己脱身,几天以后尸体上的溃烂感染到杀人犯的活肉上。保罗在这里表达自己的心愿,渴望除掉粘住肉体的罪,心里有可能想着这种恐怖的刑罚。

2)确信有盼望

“感谢上帝,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25节上)

1)罗马书8

保罗以感恩的心表达了他藉着耶稣基督,与罪争战有夸胜的把握。我相信保罗心里想着这件事,他说:“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受造之物切望等候上帝的众子显现出来……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不但如此,就是我们这有圣灵初结果子的,也是自己心里叹息……”(罗8:18-1922-23)我们基督徒等候救赎的最后一个阶段,我们依然期待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不但我们的灵魂得着救赎,而且身体也得着救赎。所以保罗在罗马书7:25感谢上帝说,当我们进到他面前得着荣耀的时候,才会藉着基督结束这场争战。

2)哥林多前书15

保罗说:“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感谢上帝,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5357节)这里指的是我们的身体复活和得着荣耀,与他在罗马书7:25使用的词句差不多完全一样。

3)哥林多后书5:4

保罗说:“我们在这帐篷(身体)里叹息劳苦(因着人的本性),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好叫这必死的被生命吞灭了。”

4)腓立比书3:20-21

保罗说:“我们却是……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他要……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夸胜的盼望属于我们!

3)挣扎的继续

“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上帝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25节下)

只要我们还有血肉之躯,这场争战就会继续进行下去,直至我们得荣耀的日子。我们就像丁尼生(Tennyson)写过的一句话,他曾呼喊说:“愿我里面有一个新人兴起,好叫现在的我不复存在!”[3]这场争战一直要到耶稣赐给我们不朽坏的身体才会结束。全然得到拯救要等到得着荣耀的时候。但这并不是说,我们此时此地靠着圣灵的大能经历不到得胜。

专心解答下列问题

1.信的人不是对罪的沉重漠不关心。他对罪其实              

2.请你列举出犯罪的五个后果。

3.请解释汤姆·华森提到的成圣标志。

4.使徒保罗在腓立比书3:12-14承认自己尚未得着什么?

5.灵命长进虽然导致犯罪的频率      ,但反而使人对罪的        更加提高。

6.除了上帝的律之外,还有哪种东西在要求保罗遵守?

7.罪的法则在信的人里面藉着哪些管道表达出来?

8.为何说保罗被掳去暗示着他是一名信徒?

9.诗篇119篇的作者跟保罗一样,喜爱什么事?按着他的灵命成熟程度来看,哪件事令人惊讶(诗119:176)?

10.人在何种程度上感受到上帝和他律法的      ,就在何种程度上感受到自己是个      

11.保罗有把握得胜罪的盼望是什么?请引用圣经佐证你的答案。

12.从罪中全然得到拯救要等到什么时候?

认真思考以下原则

1.请你学习引言列出来的犯罪后果。察考它们各自对应的圣经章节,请你熟读这些经文,好让你下次不再轻易顺从犯罪的试探。

2.请你读诗篇119篇,愿诗人成为你的榜样,帮你坚固对上帝话语的爱慕。

3.你在基督里是新造的人,你要为此向上帝献上感谢。然后,你要向他承认,虽然你爱慕他的律法,渴望行善,但你里面有一种东西与这种愿望交战。最后,你要祈求他赐给你得胜,直至耶稣赐给你一个新身体,像他自己的身体一样。请你把约翰一书3:2-3背下来:“亲爱的弟兄啊,我们现在是上帝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他,因为必得见他的真体。凡向他有这指望的,就洁净自己,像他洁净一样。”你的盼望是否集中于基督再来的时候得着荣耀?这种指望是否同时对你的生活有一种洁净的果效?

 

[1] 《论犹特罗庇乌斯的第二篇证道》,Second Homily on Eutropius

[2] (《神性的身体》,The Body of Divinity [London: Banner of Truth1970] pp. 246 250

[3] Maud X. 5


返回目录

返回电子图书馆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