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艾伦·罗斯(Allen P. Ross)

本文选自《信徒圣经注释——诗篇》

 

 

(可拉后裔的诗歌,就是以斯拉人希幔的训诲诗,交与伶长。调用麻哈拉利暗俄。)

 

1耶和华―拯救我的 神啊,我昼夜在你面前呼吁。

2愿我的祷告达到你面前;求你侧耳听我的呼求!

3因为我心里满了患难;我的性命临近阴间。

4我算和下坑的人同列,如同无力(或译:没有帮助)的人一样。

5我被丢在死人中,好像被杀的人躺在坟墓里。他们是你不再记念的,与你隔绝了。

6你把我放在极深的坑里,在黑暗地方,在深处。

7你的忿怒重压我身;你用一切的波浪困住我。(细拉)

8你把我所认识的隔在远处,使我为他们所憎恶;我被拘困,不得出来。

9我的眼睛因困苦而干瘪。

 

耶和华啊,我天天求告你,向你举手。

10你岂要行奇事给死人看吗?难道阴魂还能起来称赞你吗?(细拉)

11岂能在坟墓里述说你的慈爱吗?岂能在灭亡中述说你的信实吗?

12你的奇事岂能在幽暗里被知道吗?你的公义岂能在忘记之地被知道吗?

 

13耶和华啊,我呼求你;我早晨的祷告要达到你面前。

14耶和华啊,你为何丢弃我?为何掩面不顾我?

15我自幼受苦,几乎死亡;我受你的惊恐,甚至慌张。

16你的烈怒漫过我身;你的惊吓把我剪除。

17这些终日如水环绕我,一齐都来围困我。

18你把我的良朋密友隔在远处,使我所认识的人进入黑暗里。

 

诗篇88:1-18 和合本

 

 

诗篇第88篇是以斯拉人(智者,王上4:31)希幔写的(参代上15:19,16:41-42,25:1、6),被称为诗篇中最悲伤的诗歌之一。它诉说出一位不断受苦者迫切的祷告。诗人哀叹那来势汹汹的可怕苦难已经使他濒临死亡。然而,他坚定不移地昼夜向耶和华祷告。他的恳求基于一个事实,就是他若在坟墓里,对神来说便再没有用处了。

 

(一)他可怕的苦难(88:1-9上)

 

88:1-2 这两节经文带出了诗的引言:诗人不断地()向祈求(参13节)拯救。

 

88:3-9上 在描述自己的困苦时,希幔首先将自己比喻为那些在阴间不被记念的人。他满了患难的性命已接近死亡(3节),他被看为已经死了(4节;是坟墓或阴间的同义词;参6节,28:1,30:3、9,69:15,143:7)。他像死人一般,与神的“眷顾”(新国际译本,和合本作)隔绝了。

 

然后,希幔直接向神说话,宣称是神把这患难加给了他。神把他放在极深的坑里(参4节),神的忿怒波浪困住他,神又借着他的苦难使他与朋友(我所认识的)隔离。

 

(二)他恳切的祷告(88:9下-12)

 

88:9下-12 诗人说,他要继续迫切地向耶和华祷告。他据理表示死人无法在坟墓里称赞神的作为和属性。(他这样写是按照人的物质观点,与其他经文论到人死后意识仍存这一观点并无冲突。)他说,耶和华应当拯救他,以致他能够宣告神的荣耀。真正的信徒渴望赞美耶和华,但对希幔来说,死亡似乎终止了这次赞美的机会。

 

(三)他坚定的信心(88:13-18)

 

88:13-18 诗人第三次透过向神呼求帮助(13节;参1-2节)而再次肯定自己的信心。接着,当他质疑为何耶和华似乎丢弃他(14节)的时候,再次说出他的困苦是极为可怕的(15-18节)。就某方面而言,这位诗人就像约伯一样,所遭的环境看来是在神的烈怒之下:他与良朋密友隔离,几乎陷入绝望(黑暗)的境地。然而,他知道神是他盼望的唯一源头,于是他坚持继续祷告。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