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艾伦·罗斯(Allen P. Ross)

本文选自《信徒圣经注释——诗篇》

 

(亚萨的诗。)

 

1 神实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

2至于我,我的脚几乎失闪;我的脚险些滑跌。

3我见恶人和狂傲人享平安就心怀不平。

4他们死的时候没有疼痛;他们的力气却也壮实。

5他们不像别人受苦,也不像别人遭灾。

6所以,骄傲如链子戴在他们的项上;强暴像衣裳遮住他们的身体。

7他们的眼睛因体胖而凸出;他们所得的,过于心里所想的。

8他们讥笑人,凭恶意说欺压人的话;他们说话自高。

9他们的口亵渎上天;他们的舌毁谤全地。

10所以 神的民归到这里,喝尽了满杯的苦水。

11他们说: 神怎能晓得?至高者岂有知识呢?

12看哪,这就是恶人;他们既是常享安逸,财宝便加增。

13我实在徒然洁净了我的心,徒然洗手表明无辜。

14因为,我终日遭灾难;每早晨受惩治。

 

15我若说,我要这样讲,这就是以奸诈待你的众子。

16我思索怎能明白这事,眼看实系为难,

17等我进了 神的圣所,思想他们的结局。

18你实在把他们安在滑地,使他们掉在沉沦之中。

19他们转眼之间成了何等的荒凉!他们被惊恐灭尽了。

20人睡醒了,怎样看梦;主啊,你醒了也必照样轻看他们的影像。

21因而,我心里发酸,肺腑被刺。

22我这样愚昧无知,在你面前如畜类一般。

23然而,我常与你同在;你搀着我的右手。

24你要以你的训言引导我,以后必接我到荣耀里。

25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

26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 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

27远离你的,必要死亡;凡离弃你行邪淫的,你都灭绝了。

28但我亲近 神是与我有益;我以主耶和华为我的避难所,好叫我述说你一切的作为。

 

诗篇73:1-28 和合本

 

 

这首诗的主题与诗篇第49篇相同,因此可以把它界定为智慧诗,或至少可以把它智慧的主题作为研究目标。亚萨在诗里指出,当他将世人的生命与自己的生命比较时,他心里的疑惑几乎把他压倒。然而,他承认自己这种想法是有罪的,并解释了两种人迥异不同的结局,以致能够 从正确的视角看待这一切。

 

(一)恶人昌盛(73:1-14)

 

73:1-3 亚萨在开始之时就断言,虽然神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参13节)和倚靠他的人,但是他自己却在对耶和华的确信上几乎滑跌(参94:18)。诗人为了强调自己的处境,在四节经文中都以至于我这个希伯来文短语来开始(73:2、22-23、28〔译注:和合本只译出一次〕)。他的罪就是嫉妒恶人……享平安。为什么那些反对神的人比倚靠他的人生活得更好?这个问题是如此地令他纠结,以致他几乎对神的良善失去信心。

 

73:4-12 亚萨解释导致他困扰的事,就是恶人的昌盛。他观察到他们似乎不像别人受苦(4-5节)。他们以骄傲强暴遮盖自己(6节)。他们的恶谋(心里所想)是不受约束的(7节)。他们的话语满是藐视、恶意和傲慢,仿似他们已经拥有全地(8-9节)。许多人(神的民)被他们的邪恶冲昏了头脑(他们归到他们那里,10节),而且妄自以为并不晓得他们的罪(11节;参94:7)。由于邪傲慢的人在世上不用忧虑(参73:4-5、12),他们得以继续昌盛。

 

73:13-14 亚萨表示他对自己所得救恩的价值感到困惑。他觉得洁净自己是徒然的(参1节的“清心”),因为自从他倚靠耶和华,就一直遭灾难、受惩治。像许多在他之前和之后的圣徒一样,亚萨因着神似乎叫恶人昌盛、义人遭惩治而感到困惑苦恼。

 

(二)恶人和义人的结局(73:15-28)

 

73:15-20 亚萨借着思想恶人的结局而战胜疑虑。首先,从这个角度看,他承认自己较早前的结论是没有信心的。他说话如认罪一般,因为他知道他的话语对会众来说可能是叛逆的(15节)。这整个冲突对他来说是痛苦的(实系为难),但他进了神的圣所,他就明白恶人要遭遇什么事情。神必把他们置于危险的境地(滑地;参2节的“滑跌”),他们在那里必摇摇晃晃以致跌倒。神要使他们掉在沉沦之中,使他们转眼之间就被灭尽

 

当神最后将万物的秩序恢复之时,恶人必如影像,即真实事物的仿制品。这是从消极方面解决了亚萨的问题。

 

73:21-26 至于解决那问题的积 极一面,就是亚萨坚信自己将来所拥有的荣耀结局。他承认自己的观点已经被愚昧无知弄得昏暗。他承认如果自己不是这样 无知 ,他的 就不会那么苦( 21 - 22 节)。( “ 悲伤 ” 〔 新国际译本 〕直译为 发酸 ; “ 使有苦味 ” 〔 新国际译本 〕直译为 “ 感到 被剌 痛 ” 。)他的真正处境和恶人的完全不同,因为他知道神 常与同在 ( 23 节), 智慧(他的 训言 他,并接他 到荣耀里 去( 24 节)。 “ 到荣耀里 ” 也可以译作 “ 有荣耀 ” ,意思是神带领他经过一切苦恼,以致在这生命中享受荣耀(和不致羞愧;参4: 2 )。由于旧约所说的个人荣耀很少是指天上的荣耀,所以,诗人的意思大概是指要寻求今生中的拯救。这也可能证明神对他的恩惠。当然,今天的信徒从新约得知,神不仅在今生惩罚恶人并赐福义人,还要在永恒里行这事。

 

此外,亚萨断言神是他在天上在地上唯一所拥有的。虽然亚萨曾被疑惑压倒,但是他的力量(参18:1)和福分(参16:5,119:57,142:5)。无疑有些恶人在物质上丰富,但唯有义人的属灵“财富”才是永存的。

 

73:27-28 亚萨下结论说,那些远离神和离弃神的人必灭亡,但那些亲近神的却要得着喜乐和平安。虽然他在对神确信的事情上几乎滑跌(参2节),但如今他恢复了确信,知道神正保守他的安全。神是他的避难所maḥseh,“躲避危险的地方”;参14:6,46:1,61:3,62:7-8,71:7,91:2、9)。亲近神常会帮助信徒对物质和恶人持有平衡的观点。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