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艾伦·罗斯(Allen P. Ross)

本文选自《信徒圣经注释——诗篇》

 

(非利士人在迦特拿住大卫。那时,他作这金诗,交与伶长。调用远方无声鸽。)

 

1神啊,求你怜悯我,因为人要把我吞了,终日攻击欺压我。

2我的仇敌终日要把我吞了,因逞骄傲攻击我的人甚多。

3我惧怕的时候要倚靠你。

4我倚靠 神,我要赞美他的话;我倚靠 神,必不惧怕。血气之辈能把我怎么样呢?

5他们终日颠倒我的话;他们一切的心思都是要害我。

6他们聚集,埋伏窥探我的脚踪,等候要害我的命。

7他们岂能因罪孽逃脱吗? 神啊,求你在怒中使众民堕落!

 

8我几次流离,你都记数;求你把我眼泪装在你的皮袋里。这不都记在你册子上吗?

9我呼求的日子,我的仇敌都要转身退后。 神帮助我,这是我所知道的。

10我倚靠 神,我要赞美他的话;我倚靠耶和华,我要赞美他的话。

11我倚靠 神,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

12 神啊,我向你所许的愿在我身上;我要将感谢祭献给你。

13因为你救我的命脱离死亡。你岂不是救护我的脚不跌倒、使我在生命光中行在 神面前吗?

诗篇56:1-13 和合本

 

诗篇第56篇是一首信靠的诗歌,被认为是大卫逃往迦特时写的(见撒上21:10;诗34篇)。这诗是“调用远方橡树上的鸽子”(新国际译本,和合本作“调用远方无声鸽”)。大卫断言,即使敌人埋伏要害他,他仍坚定地倚靠那位知道他苦困的耶和华。他的确信使他为神必拯救他脱离这危险而提前发出赞美。

 

(一)仇敌同谋攻击大卫(56:1-7)

 

大卫祷告,求耶和华毁灭那些同谋杀害他的人。

 

56:1-2 这两节经文包括了他在极危险时的呼求(神啊求你怜悯我),借此引出下文。骄傲的仇敌终日(参56:5)激烈地追赶他(参57:3)。

 

56:3-7 然而,因着他坚信,赞美他的话,所以他知道用害怕那些属血气的人(“必死的人”〔新国际译本,和合本作血气之辈〕译自bāśār,意即“肉”;参11节的“人”)。所以,诗人再一次把他的困难陈明在耶和华面前,并祷告求神毁灭他的敌人(5-7节)。他的困难就是,他的敌人不断歪曲他的,图谋(一切的心思)毁灭他,并且跟踪着他(探我的脚踪)。在他们的追赶之下,他没有安息。

 

(二)但神是帮助他的(56:8-13)

 

大卫重申他确信耶和华知道他受苦,并且必保护他。

 

56:8-9 他满有信心,因为神熟识他,甚至连他的眼泪,神都记数。他的眼泪被收集在皮袋中(参新国际译本边注),这个比喻的意思是神并没有忘记他的苦难。因此,他能够信心十足地说,神帮助我

 

56:10-11 诗人在这里重述第4节的重叠句(见那里的注释)。当他倚靠神的时,他知道必死的’āḏām,与4节使用的“人”一词不同)是没有能力反对的。

 

56:12-13 大卫的坚信使他预期必拯救他脱离危险,使他能够顺服地在神面前存活(在生命光中行)。像其他诗篇一样,由于大卫坚信必拯救他,他便以过去时态来述说(“你已救我的命”〔新国际译本;和合本作你救我的命,看不出时态上的分别〕)。所以,他发誓以感谢祭赞美神。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