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艾伦·罗斯(Allen P. Ross)

本文选自《信徒圣经注释——诗篇》

 

 

(大卫与拔示巴同室以后,先知拿单来见他;他作这诗,交与伶长。) 

 

1神啊,求你按你的慈爱怜恤我!按你丰盛的慈悲涂抹我的过犯!

2求你将我的罪孽洗除净尽,并洁除我的罪!

 

3因为,我知道我的过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4我向你犯罪,惟独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这恶,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

5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

6你所喜爱的是内里诚实;你在我隐密处,必使我得智慧。

 

7求你用牛膝草洁净我,我就干净;求你洗涤我,我就比雪更白。

8求你使我得听欢喜快乐的声音,使你所压伤的骨头可以踊跃。

9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涂抹我一切的罪孽。

10 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或译:坚定)的灵。

11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

12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赐我乐意的灵扶持我,

 

13我就把你的道指教有过犯的人,罪人必归顺你。

14 神啊,你是拯救我的 神;求你救我脱离流人血的罪!我的舌头就高声歌唱你的公义。

15主啊,求你使我嘴唇张开,我的口便传扬赞美你的话!

16你本不喜爱祭物,若喜爱,我就献上;燔祭,你也不喜悦。

17 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 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

 

18求你随你的美意善待锡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

19那时,你必喜爱公义的祭和燔祭并全牲的燔祭;那时,人必将公牛献在你坛上。

 

诗篇51:1-19 和合本

 

 

 

对于历世历代的圣徒来说,没有哪一篇诗被引用的次数能像这篇这么多。这个事实证明了神百姓的属灵需要。诗篇第51篇成为祈求赦罪之祷告的典范。它的题词将这首诗的写作原因归于大卫与拔示巴所犯的奸淫罪(撒下11章)。大卫在这个事件中违犯了十诫中的多条诫命。信徒在这件事上得着安慰,是因为大卫的罪既然获得赦免,他们的罪也能获得赦免。

 

诗歌都会有情感的高潮。对于大卫来说,这个时刻就是当他面对罪并承认罪(撒下12:13上)的时候。因为这首诗只论到认罪,而没有提及赦免(但在历史记载里,神对大卫的赦免紧随在大卫认罪之后;参撒下12:13下),所以我们应当把它理解为大卫对认罪的重要性所作出的深刻默想。信徒犯罪之后,如果想享有完全参与侍奉耶和华的喜乐,就必须首先获得神的赦免。

 

这诗的信息是:神百姓中的罪魁只要存着忧伤痛悔的心,并以神的怜悯和恩典为根基,都能够恳求神赦免他的罪,帮助他重建道德生活,并使他重获与神相交和侍奉神的喜乐生命。

 

(一)祷告的引言(51:1-2)

 

当大卫恳求耶和华施恩赦免他并使他从罪中得洁净之时,他正在诉诸神的慈爱和怜悯。

 

51:1上 神对他仆人的慈爱ḥeseḏ)和对无助者的怜恤这些属性,都是大卫恳求神怜悯他的基础。甚至……慈悲这个动词,也是在祈求依照他的本性来行动。这也说明大卫承认他是不配被神赦免的。神赦免人只是因着他自己的恩典。

 

51:1下-2 大卫使用的那三个动词都是比喻性用词。涂抹暗示人那些可被擦掉的记录;洗除kāḇas)是把赦免比作洗衣服(衣服常被视为人的延伸);洁除这一观念是从礼仪的律例中引伸出来的,人借着这礼仪得洁净,便能参与圣殿崇拜。这些请求(参7、9节)强调大卫渴望神完全赦免他的过犯、罪孽

 

(二)认罪(51:3-6)

 

大卫承认他已经得罪耶和华(3-4节),然后哀叹自己在道德上的无能(5-6节)。

 

51:3-4 当他说他的常在他面前的时候,有一点不可忘记的,就是他在犯罪之后大约一年才认罪(他认罪之后一个星期,他年幼的孩子就死了;参撒下12:13-18)。也许在拿单来找大卫之前,大卫一直文过饰非,以致不觉得自己有罪。无论如何,他最终承认自己犯罪得罪了耶和华。因此,他降服在耶和华的旨意下,承认神对他所作出的任何判断都是公正的。

 

51:5-6 接着,大卫承认他在道德生活上的无能。他生来就是人。换言之,他在生命的每一时刻都带着罪。这便与神在他生命中的道德要求背道而驰。从早年的日子开始,他就已醒觉到内里(心)的矛盾,知道神渴望人能够诚实和有智慧,就是过可信赖和丰盛的生活。

 

(三)恳求(51:7-12)

 

与认罪有关系的是,大卫首先恳求神赦免(7-9节),然后求神更新他的心灵(10-12节)。

 

51:7-9 诗人在祈求赦免时像先前那样发出同样的请求(参1下-2节),只是次序颠倒过来:洁净洗涤涂抹。当大卫提及神用牛膝草洁净他的时候,乃是暗指在宗教仪式中用牛膝草把祭牲之血洒在祭坛上的事情。这代表借着流血把罪除去(参来9:22)的意思。接着,大卫求神让他再一次因知道他与神有正确的关系而欢喜快乐。(关于骨头与感情的痛苦之间的联系,见诗6:2之注释。)这位王求神公正地除去他的

 

51:10-12 作为对他犯罪本性的矫正,大卫恳求更新他内的态度(10节),在侍奉神的事上保守他(11节),并且恢复他的喜乐(12节)。他省悟到自己的态度已经变得冷漠,所以需要更新自己的内心。他知道扫罗被夺去王权是因为他本身的罪(在旧约里,以圣灵离开来表示),所以,大卫求神不要收回他的灵,不要同样将他废黜。在新约中,圣灵不会离开信徒。在信徒得救的那一刻,圣灵就住在他们里面(参约14:16;罗8:9)。然而,基督徒可能因着犯罪的缘故从侍奉的职分上被撤换掉。为了体验一度拥有的救恩之乐,大卫深知他需要神在他内心作属灵的更新。

 

(四)赞美的誓言(51:13-17)

 

大卫向神作出承诺,如果他得着赦免,就必全然投入侍奉。这几节经文所请求的事情都是赦罪产生的结果,所以也可以说这几节经文是在间接地请求赦免。

 

51:13 第一,大卫说如果神宽恕他,他就必把神的道指教……罪人(例如述说神怎样对待悔改的罪人)。当然,他自己必须首先经历神的赦罪之恩,才能够教导人这方面的道理。

 

51:14-15 第二,大卫说如果神宽恕他,他必歌唱……赞美神。唯有当他被拯救、脱离流血的罪,才能够参与赞美的行列。

 

51:16-17 第三,大卫许诺说如果赦免他的罪,他就必向神献祭。他知道神并不单是渴望他献动物的(参40:6)。在他能够献平安祭给神之前,他需要获得赦免。而他必须献上的祭,就是忧伤痛悔(被压碎)的心——一个完全悔罪谦卑的。这是神所渴想和必然接纳的。

 

在旧约时代,任何像大卫那样犯罪的人,必须从祭司或先知那里获知自己已经得到赦免。唯有在这个时候,悔改的人才能够再次参与敬拜并献平安祭。在新约时代,赦免的话已经永远写在神的话语(圣经)中——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壹1:7)。然而,即使在新约,信徒也要有一颗完全自我破碎的心灵,他必须在神面前承认他需要得着属灵的更新和洁净(约壹1:9)。

 

(五)祈求昌盛(51:18-19)

 

51:18-19 这两节经文曾被认为是后来附加的经文,因为它们并不太切合这首诗的主题。不过,关于期待未来有正确的献祭态度的内容(19节)又与16至17节紧密相连。为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而祷告,既可能是祈求该城的防御设施获得全面的稳固,也可能含有比喻意义,祈求神坚定人民的道德防卫力量(即对王的训诲)。公义的敬拜与道德昌盛是并存的。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