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艾伦·罗斯(Allen P. Ross)

本文选自《信徒圣经注释——诗篇》

 

(可拉后裔的训诲诗,交与伶长。) 

 

1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2我的心渴想 神,就是永生 神;我几时得朝见 神呢?

3我昼夜以眼泪当饮食;人不住地对我说:你的 神在哪里呢?

4我从前与众人同往,用欢呼称赞的声音领他们到 神的殿里,大家守节。我追想这些事,我的心极其悲伤。

5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 神,因他笑脸帮助我;我还要称赞他。

 

6我的 神啊,我的心在我里面忧闷,所以我从约旦地,从黑门岭,从米萨山记念你。

7你的瀑布发声,深渊就与深渊响应;你的波浪洪涛漫过我身。

8白昼,耶和华必向我施慈爱;黑夜,我要歌颂祷告赐我生命的 神。

9我要对 神―我的磐石说:你为何忘记我呢?我为何因仇敌的欺压时常哀痛呢?

10我的敌人辱骂我,好像打碎我的骨头,不住地对我说:你的 神在哪里呢?

11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 神,因我还要称赞他。他是我脸上的光荣(原文是帮助),是我的 神。

 

诗篇42:1-11 和合本

 

在诗篇卷贰中,有七首诗(诗42篇、44-49篇)的标题是“可拉后裔的诗”。这大概指的不是作者的名字,而是指这些诗是交给他们歌唱的。至于卷贰的其他诗篇,一首是亚撒的(诗50篇),十九首是大卫的(诗51-66、68-70篇),三首是佚名的(诗43篇、67篇,以及71篇),还有一首是所罗门的(诗72篇)。

 

诗篇42篇和43篇显然是同时写成的,许多希伯来文的圣经抄本都视它们为一首诗。两首诗均见有重叠句,诗篇第42篇出现两次(5、11节),诗篇第43篇结束时出现一次。这便支持了两首诗原为一首的说法。诗篇第42篇表达了诗人对神的恋慕,而诗篇第43篇是他在指望与神有完全相交契合时的赞美。

 

(一)渴慕永生神(42:1-5)

 

诗人在第一个诗段里写道,在备受仇敌嘲弄之际,他渴慕永生神,确信仍要赞美神。

 

42:1-2 诗人将他对永生神的渴慕比作鹿切慕溪水。用动物需要水维持生命比喻人的灵魂需要永生神(参143:6),这再恰当不过了。因为神是人属灵生命的源头。

 

42:3-4 作者解释说,当仇敌辱骂他的时候,他流着渴想神。当他与神的圣殿隔离,无法前往那里敬拜神之时,他们不住地(参10节,38:12〔“终日”〕)以你的神在那里(参42:10)这个问题来嘲讽他的信心。他只能回想在耶路撒冷守节时的欢乐情景。

 

42:5 在这节重叠的诗句中(参11节,43:5),诗人虽然垂头丧气(42:6),但仍以反问形式鼓励自己应当仰望神,因为他深信自己还要像从前一样称赞他

 

(二)被仇敌压倒(42:6-11)

 

诗人在第二个诗段里哀叹自己被仇敌像巨浪般淹没,但是他再度获得盼望,就是他仍要赞美耶和华。

 

42:6 诗人为自己极深的沮丧感到悲哀。他的心忧闷(参5节),所以就向耶和华祷告。这里提及但支派的山区,是指他祷告之处而言。当时他显然是在基尼烈湖(加利利海)以北很多公里的地方。然而,他渴望自己在锡安山(参43:3),而不是在米萨山黑门山脉的一个山峰)。

 

42:7 他透过波浪和洪涛这种比喻性语言来描绘自己的忧患。祸患像洪涛般一浪接一浪地漫过他身。诗人在此使用拟人化手法描述它们仿似彼此呼喊,要从瀑布下来。他好像被洪水淹没了一般。

 

42:8 接着,诗人坚定地呼求耶和华拯救他。他重整自己对耶和华的确信,坚信神的慈爱和他对神的歌颂必继续伴随他(白昼黑夜)。他的祷告是指他的赞美而言。

 

42:9-11 他在祷告中(8节)问神,为何他还要在肉体(关于骨头的意思,见 6:2之注释)和情感(哀痛)上受欺压(参43:2)而继续受苦。他提醒神,他的仇敌在不断嘲讽他的信心(参42:3)。他希望这样能促使神应允他的祷告。

 

他在第11节中重述上文的重叠句(参5节;43:5)。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