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艾伦·罗斯(Allen P. Ross)

本文选自《信徒圣经注释——诗篇》

 

(大卫的诗,交与伶长。调用朝鹿。)

 

1我的 神,我的 神!为甚么离弃我?为甚么远离不救我?不听我唉哼的言语?

2我的 神啊,我白日呼求,你不应允,夜间呼求,并不住声。

3但你是圣洁的,是用以色列的赞美为宝座(或译:居所)的。

4我们的祖宗倚靠你;他们倚靠你,你便解救他们。

5他们哀求你,便蒙解救;他们倚靠你,就不羞愧。

 

6但我是虫,不是人,被众人羞辱,被百姓藐视。

7凡看见我的都嗤笑我;他们撇嘴摇头,说:

8他把自己交托耶和华,耶和华可以救他吧!耶和华既喜悦他,可以搭救他吧!

9但你是叫我出母腹的;我在母怀里,你就使我有倚靠的心。

10我自出母胎就被交在你手里;从我母亲生我,你就是我的 神。

 

11求你不要远离我!因为急难临近了,没有人帮助我。

12有许多公牛围绕我,巴珊大力的公牛四面困住我。

13它们向我张口,好像抓撕吼叫的狮子。

14我如水被倒出来;我的骨头都脱了节;我心在我里面如蜡熔化。

15我的精力枯干,如同瓦片;我的舌头贴在我牙床上。你将我安置在死地的尘土中。

 

16犬类围着我,恶党环绕我;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

17我的骨头,我都能数过;他们瞪着眼看我。

18他们分我的外衣,为我的里衣拈阄。

 

19耶和华啊,求你不要远离我!我的救主啊,求你快来帮助我!

20求你救我的灵魂脱离刀剑,救我的生命(生命:原文是独一者)脱离犬类,

21救我脱离狮子的口;你已经应允我,使我脱离野牛的角。

 

22我要将你的名传与我的弟兄,在会中我要赞美你。

23你们敬畏耶和华的人要赞美他!雅各的后裔都要荣耀他!以色列的后裔都要惧怕他!

24因为他没有藐视憎恶受苦的人,也没有向他掩面;那受苦之人呼吁的时候,他就垂听。

25我在大会中赞美你的话是从你而来的;我要在敬畏耶和华的人面前还我的愿。

26谦卑的人必吃得饱足;寻求耶和华的人必赞美他。愿你们的心永远活着!

27地的四极都要想念耶和华,并且归顺他;列国的万族都要在你面前敬拜。

28因为国权是耶和华的;他是管理万国的。

29地上一切丰肥的人必吃喝而敬拜;凡下到尘土中―不能存活自己性命的人―都要在他面前下拜。

30他必有后裔事奉他;主所行的事必传与后代。

31他们必来把他的公义传给将要生的民,言明这事是他所行的。

 

诗篇22:1-31 和合本

 

 

诗人显然觉得被神离弃,因为他被仇敌充满嘲弄的迫害所包围。他为自己遭受可怖的痛苦,也为自己拼命与死亡搏斗而哀恸不已,他恳求神救他脱离这可怖的绝境。他的祷告显然蒙了应允,因为他能够向选民和世人宣告耶和华已经应允他的祷告。

 

大卫生平并没有明显的事件可以切合这首诗的内容细节。这首诗的措辞是在描述一项处决,而不是一种疾病。然而,比起大卫的经历,这个处决更适合于耶稣钉十字架的景况。福音书作者看见这首诗的某些句子( 8、16、18节)是与基督受苦的一些事件有关联的,而希伯来书2章12节也引述了该诗22节的内容。因此,教会明白这首诗是预表耶稣基督之死。这指出,大卫使用了许多诗体的措辞来描绘他极深的痛苦,但这些诗体的内容,却在耶稣基督在他敌人手中受苦的事情上照着字面的意义成为事实。这首诗吸引人的特色就是它并不包含一个认罪的字眼,也没有半句咒诅仇敌的话语。它主要是记述一个义人被恶人处死的事情。

 

(一)一个被离弃之人的迫切祷告(22:1-10)

 

虽然大卫明显感觉到被神离弃并被他的敌人嘲笑,但是,他深信神并没有完全丢弃他。 1至10节是一个概括性的引言,表达了诗人在悲苦中的呼喊,它们包括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哀歌(1-5节),一部分是确信(6-10节)。

 

1.第一部分(22:1-5)

 

22:1-2 虽然诗人感到神已经离弃他(1节),但是,因着神曾应允他祖宗的祷告这件事(4节),他的信心得以更新。大卫起初的呼喊——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是基督在十字架上表达情感的词句(太27:46;可15:34)。大卫称为“我的神”的那位,似乎已经离弃了他。大卫恒常地祷告(白日夜间),但神并不应允

 

22:3 他所树立的信心来自对神应允祷告的认识。神是圣洁的,有别于一切异教的假神,因为他是活着的神,并会介入人类的活动。其实,神正坐在宝座上(参2:4之注释)接受着以色列人因祷告蒙应允而发出的赞美

 

22:4-5 大卫的祖宗因着倚靠耶和华在苦难中仍能祷告,最终被他解救。所以,大卫得到鼓励要继续祷告。

 

2.第二部分(22:6-10)

 

22:6-8 诗人虽然被众人羞辱,但仍深信他年幼时的神必不永远离弃他。大卫哀叹人藐视他。他自觉像一条,毫无价值、毫无防卫,完全被人看不起。他们羞辱他(参太27:39、44),并且因为耶和华没有救而嗤笑他的信心。诗篇22篇8节使用的措辞,也被那些在耶稣被钉十字架时嘲笑他的人使用(太27:42-43),但他们却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正应验了这预言,也不知道耶稣就是那受苦的弥赛亚。

 

22:9-10 诗人的信心也源自他在孩童时所受的训练。从年幼之时,他便接受训练来倚靠那位使他出母胎的耶和华。耶和华是他一生的

 

(二)受苦君王的哀歌(22:11-18)

 

22:11 大卫哀叹自己在残忍的敌人手中与死亡搏斗的无助光景。他以一个直接了当的恳求总结他的哀告,他求神不要远离他,因为急难正在临近,而他又是无助的。

 

1.第一部分(22:12-15)

 

大卫再次在两个部分中(12-15节和16-18节;参1-5节和6-10节那两部分)描述他的敌人和他自己的苦难。

 

22:12-13 大卫将他的敌人比作能毁灭他的、残忍无情的兽类(公牛狮子),然后描述自己的痛苦。巴珊的公牛是基尼烈湖(加利利海)东边营养充足的牲畜(见摩4:1关于巴珊母牛之注释)。大卫在别的地方好几次提及他的敌人如狮子一般(参诗7:2,10:9,17:12,22:21,35:17,57:4,58:6)。

 

22:14-15 由于敌人的攻击,大卫的体力像倒出来的一般逐渐枯竭,他的关节也被扯裂。此外,他的勇气()像一般熔化——他已经失去抵抗的意欲。他的精力耗尽,他的舌头枯干。在这种虚弱的境况中,他已濒临亡。

 

2.第二部分(22:16-18)

 

22:16 大卫再次(参12-15节)描述他的敌人和他自己的痛苦。他的敌人无情地折磨和监视着他。他将他们比作犬类(参20节),而犬在古代世界中是以腐尸为食的动物。他的仇敌(恶党)像狗环绕他,直等到他死亡,便扑上去撕裂他的四肢。他将仇敌比作狗,那就等于说他几乎要死了。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是以比喻的方式描述被野兽扯碎的情形。当然在新约中,这些关于耶稣基督的话语是含有更大意义的(参路24:39-40)。

 

22:17-18 说过他的敌人之后(16节),诗人再次描述自己的苦痛。他衰弱无力。他的仇敌瞪着眼看他,视他如死人一般,所以就分了他的外衣——他最后的物品(参太27:35)。

 

(三)祈求从死里得拯救(22:19-21)

 

22:19-21 大卫恳求耶和华(他的“力量”〔新国际译本,和合本作救主〕;参28:7-8,46:1,59:9、17,81:1,118:14)帮助他,救他脱离那像犬类(参16节)、狮子(参13节和7:2之注释)和野牛(参20:12-13之公牛)的恶人之势力。在祷告中,他变得充满信心,认为自己的祷告已蒙垂听。在希伯来文里,第21节的后半部分在祷告的中间突然断开,插入了“你已经应允我”这句话(参新国际译本边注)。诗人可能获得了一个关于拯救的神谕,因为他在这首诗的其余部分表示要赞美神对他的拯救。

 

(四)赞美和鼓励祷告(22:22-31)

 

22:22 大卫郑重地向会众(新国际译本,和合本作我的弟兄)宣告说要赞美耶和华。希伯来书2章12节几乎逐字引述了本诗的第22节,作为耶稣对得拯救的赞美。当然,耶稣祈求从死里得拯救的祷告(来5:7)是以一种不同的方式蒙应允的——神使他从死里复活。诗人显然已蒙拯救,所以他没有死去。

 

22:23-26 接着,诗人呼唤会众与他一同赞美……耶和华,因为神没有轻视受苦的人(就是受苦的诗人),反而垂听他求助的呼吁,并应允他的祷告。基于这个赞美,大卫说他会他的并鼓励会众和他一同赞美耶和华。此外,他还鼓励他们坚持祷告(愿你们的心永远活着,意即“不要放弃”;参14节之中的“心”)。

 

22:27-31 然后,诗人将焦点转向一般的世人。他预见到世人必归顺并在耶和华……面前敬拜(27节),因为他是至高无上的君王,是管理万国的(28节)的“那一位”,一切丰肥和死亡之人都在他的治下。地上每个世代必传耶和华应允他的祷告和拯救他的事迹,以致耶和华因此受到信赖。当然,把这些话语应用在耶稣基督身上,就变得更有意义了。当人听见神怎样透过使耶稣从死里复活(来5:7)来应允他的祷告时,许多人就会归向、信靠和敬拜他。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