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艾伦·罗斯(Allen P. Ross)

本文选自《信徒圣经注释——诗篇》

 

1耶和华啊,你为什么站在远处?在患难的时候为甚么隐藏?

2恶人在骄横中把困苦人追得火急;愿他们陷在自己所设的计谋里。

3因为恶人以心愿自夸;贪财的背弃耶和华,并且轻慢他(或译:他祝福贪财的,却轻慢耶和华)。

4恶人面带骄傲,说:耶和华必不追究;他一切所想的都以为没有 神。

5凡他所做的,时常稳固;你的审判超过他的眼界。至于他一切的敌人,他都向他们喷气。

6他心里说:我必不动摇,世世代代不遭灾难。

7他满口是咒骂、诡诈、欺压,舌底是毒害、奸恶。

8他在村庄埋伏等候;他在隐密处杀害无辜的人。他的眼睛窥探无倚无靠的人;

9他埋伏在暗地,如狮子蹲在洞中。他埋伏,要掳去困苦人;他拉网,就把困苦人掳去。

10他屈身蹲伏,无倚无靠的人就倒在他爪牙(爪牙:或译强暴人)之下。

11他心里说: 神竟忘记了;他掩面永不观看。

 

12耶和华啊,求你起来! 神啊,求你举手,不要忘记困苦人!

13恶人为何轻慢 神,心里说:你必不追究?

14其实你已经观看;因为奸恶毒害,你都看见了,为要以手施行报应。无倚无靠的人把自己交托你;你向来是帮助孤儿的。

15愿你打断恶人的膀臂;至于坏人,愿你追究他的恶,直到净尽。

16耶和华永永远远为王;外邦人从他的地已经灭绝了。

17耶和华啊,谦卑人的心愿,你早已知道(原文是听见)。你必预备他们的心,也必侧耳听他们的祈求,

18为要给孤儿和受欺压的人伸冤,使强横的人不再威吓他们。

 

诗篇10:1-18 和合本

 

颂赞神作出公正的辩屈这一主题,在诗篇第9篇中是显而易见的,但在诗篇第10篇却较少提及。在诗篇第10篇中,诗人描述了恶人两方面的惊人势力:一方面是对神不敬,另一方面是潜伏攻击无助之人。然后,他求神起来粉碎恶人,为那受逼迫的人报仇。

 

(一)描述恶人(10:1-11)

 

10:1 这首诗的第一部分对恶人的邪恶势力作出有力的描述。作者一开始便向耶和华诉苦,因为他似乎对受压迫之人的苦况漠不关心。恶人可能得胜这件事情,促使诗人问道:耶和华为什么患难的时候隐藏起来(参13节两次出现的“为何”〔和合本只出现一次〕)。这个问题是从那受压迫、呼求帮助之人的真实感受而来的。

 

10:2-7 大卫在这几节里将压迫者的性情描绘出来。恶人充满骄傲地(2节的骄横和3节的自夸)使“软弱者”(新国际译本,和合本作困苦人)受苦,并且妄论耶和华(参13节)。恶人充满自信(4节的骄傲和5节的喷气),他们心中并没有神或神的律法。这样的人自信他在恶道上必定不能被动摇,以为自己能够继续过着昌盛(5节)和快乐(6节;参73:3)的日子。他说的话是充满欺诈和毁灭性的(10:7)。舌底是毒害奸恶这个短语是说,他所说的话必带来不幸。

 

10:8-11 诗人在这里描述,恶人如狮子(参7:2之注释)蹲伏(在8-9节中,埋伏一词出现了三次)在隐密处,等候攻击那无助(参10:12)的牺牲者,并像渔夫那样用把他们(困苦人)捞起来。这个狮子和渔夫的比喻,蕴含着奸诈的人在等候攻击人的意思。困苦人(就是义人)倒在恶人的爪牙之下,被他撕碎。由于神未必立刻拯救他们,于是恶人就确信不会关心或看顾义人。

 

(二)恳求报仇(10:12-18)

 

10:12-15 诗人发出迫切的呼喊,求神复仇。他求神起来(参9:19)帮助那些困苦的(参10:9)。他提出这个请求的理由是,恶人不可以轻视(参3节),也不可认为他的行为能逃过法网(参1节的为什么)。神应当被激动作出回应,因为困苦人信赖这位看见奸恶毒害的神,并且信赖他是他们的帮助者(14节)。诗人的特别请求,是要神惩罚恶人(15节)。这里再一次出现一个生动的比喻——打断人的膀臂,意思是摧毁人的势力。如果神以这样的惩罚来审判恶人,那么恶人的行为就会被追究。那时,诗人再也不用说神看不见恶人的恶行(参13节)或不关心困苦的人了。

 

10:16-18 在这首诗结束时,诗人以确信的口吻表达他的祷告已蒙垂听。这里跟诗篇第9篇的方式一样,诗人宣告耶和华是至高无上的(参9:7),而那些反对他的外邦人(参9:5、15、17、19-20)必然被灭绝(参9:3、5、15)。诗人肯定耶和华常常垂听受欺压者的祈求并维护他们,以致恶人——他们只是必死的人(’ěnôš;参9:20和8:4之注释)——必不再威吓他们。

 

诗人相信神必保护困苦人、穷乏人并对抗恶人的暴虐,这是他的安慰,也是他祷告的基础。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