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艾伦·罗斯(Allen P. Ross)

本文选自《信徒圣经注释——诗篇》

 

(大卫的诗,交与伶长。用吹的乐器。)

 

1耶和华啊,求你留心听我的言语,顾念我的心思!

2我的王我的 神啊,求你垂听我呼求的声音!因为我向你祈祷。

3耶和华啊,早晨你必听我的声音;早晨我必向你陈明我的心意,并要警醒!

 

4因为你不是喜悦恶事的 神,恶人不能与你同居。

5狂傲人不能站在你眼前;凡作孽的,都是你所恨恶的。

6说谎言的,你必灭绝;好流人血弄诡诈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

7至于我,我必凭你丰盛的慈爱进入你的居所;我必存敬畏你的心向你的圣殿下拜。

 

8耶和华啊,求你因我的仇敌,凭你的公义引领我,使你的道路在我面前正直。

9因为,他们的口中没有诚实;他们的心里满有邪恶;他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他们用舌头谄媚人。

10 神啊,求你定他们的罪!愿他们因自己的计谋跌倒;愿你在他们许多的过犯中把他们逐出,因为他们背叛了你。

11凡投靠你的,愿他们喜乐,时常欢呼,因为你护庇他们;又愿那爱你名的人都靠你欢欣。

12因为你必赐福与义人;耶和华啊,你必用恩惠如同盾牌四面护卫他。

 

诗篇5:1-12 和合本

 

这是大卫的一篇祷告诗,当时他正受到狂妄的仇敌威胁,身处危险之中。鉴于第7节提及(所罗门建造的)圣殿,有人据此争辩说大卫不可能作这诗。但这里表示“圣殿”(hêḵāl)的希伯来文也用来指会幕(参撒上1:9,3:3)。此外,诗篇5篇7节之中的“居所”一词,也可以指会幕(参23:6“耶和华的殿”;书6:24;撒上1:24)和圣殿。

 

在恳求神听他早晨的祷告时,大卫表达了他亲近神(就是那位恨恶邪恶的神)的信心,他为着义人祈求神的引导和祝福,也祈求神毁灭恶人。

 

(一)早晨的祷告(5:1-3)

 

5:1-3 当诗人每个早晨全然警醒祷告时,他祈求神留心听他的哀告。“早晨”一词在第3节中重复出现,是含有强调意义的。它强调诗人每一天醒来的第一个思想就是祷告。

 

(二)相信神(5:4-7)

 

5:4-6 诗人表达了他对亲近一位恨恶恶事所持有的信心。恶人不能与这样的一位神同居。胆大妄为和自夸的人,以及那些对杀人或欺骗之事没有畏缩的人,都为神所憎恶,必要被他灭绝。他们全然为神所憎恶。

 

5:7 大卫与这样的恶人截然不同,他并没有颂扬自己的美德,反而强调神对他的慈爱ḥeseḏ,忠贞的爱)。借此他能够存敬畏的心走近会幕(参诗篇第5篇第一段关于居所圣殿之注释)敬拜耶和华。下拜这个希伯来文(经常译作“敬拜”,例如出34:8〔译注:新国际译本那里作“敬拜”,和合本仍作“下拜”〕)含有把身体俯伏下来的意思,这种姿势表示出人在敬拜中对神怀有的一种正确的内心态度。恶人是傲慢的,但敬拜神的人在神面前是谦卑的。

 

(三)祈求引领(5:8-12)

 

5:8 大卫祈求引领是8至12节的中心思想。他祷告求神凭他的公义来引领。由于神是公义的,又因为仇敌是邪恶的(4-6节),所以大卫的意愿是要跟从那条正确行为的道路(使你的道路在我面前正直),而不被列入那些神所恨恶之人当中。仇敌一词源自“埋伏等待”这个动词。

 

5:9-10 鉴于目前的这个危险,大卫转而比较急切地求神审判他的仇敌,然后罗列了他们的罪恶。他们说话并不可靠,其阿谀之词充满诡诈,心中却图谋邪恶。他们所说的话(喉咙是用借代的手法代替“他们的话”)带来死亡(是敞开的坟墓)。显然,他们表面上阿谀奉承,心里的意图却是可鄙的(他们用舌头谄媚人;参6节)。为此,大卫求神定他们的罪

 

5:11-12 这首诗以一段鼓励的言辞结束(愿他们喜乐……欢呼……欢欣),表明神必会赐福和保护那爱的人。“欢呼”是赞美耶和华的一种自然流露,诗篇提及欢呼的事情超过七十次,这里是第一次。就是那些爱他的人。耶和华的“名”(在诗篇里出现超过一百次)是指他向人类所启示的品德和属性。在这里,他名的彰显是指护卫如同盾牌一样的恩惠(参3:3)。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