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虑和恐惧,就像一对“孪生兄弟”。虽然它们略有不同,但总是形影不离。真可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忧虑指的是对可能发生之事的担忧;恐惧则更进一步,它确信可怕的事真的会发生。当一个人经历到那种超出圣经界限的惊恐时,他心中就完全丧失了平安和信靠。顾虑和恐惧不总是错的。圣经中用到顾虑和恐惧时,不只是指着错误反应,也指正确的反应。因此,我们有属神的顾虑和恐惧,也有属世的顾虑(忧虑)和恐惧。

 

属神的顾虑(Godly concern)指的是基于正确的原因,关心重要的事。同时,它还伴随着对神全然掌管、全然信实的信靠。这样的顾虑会促使你向神负责,不会使你陷入迷茫。它使你关注今天的责任、永恒的目标和他人益处。保罗说:没有娶妻的,只要为主的事“挂虑”;娶了妻的,要为主的事“挂虑”,也要讨妻子的喜悦(林前7:32-33)。新约中还提到保罗“为众教会挂心”,以及提摩太为腓立比的福利“挂念”(林后11:28;腓2:20)。以上这些涉及到“concern”一词的例子,都与敬虔的顾虑有关。你只有定睛于在神看为真实和有益的事,才能有正确的顾虑。

 

免得身上分门别类,总要肢体彼此相顾。(林前12:25)

 

属世的顾虑(Ungodly concern)即“忧虑”,则偏离了合理的顾虑,仅仅为事情的可能走向而忧心忡忡。当我们忧虑时,我们不会把目光聚集在神及真实有益的东西上。当我们陷入忧虑时,常常担心的是我们希望发生的事没有发生该怎么办。此时,我们所关注的是未来的困难、眼前的事和自我。《马太福音》6章告诉我们:不要为明天忧虑,也不要忧虑“我们吃什么”或“为身体忧虑穿什么”,因为这些都是不信之人切切“所求的”(太6:31-32)。反之,我们要为自己今天是否顺服神而挂心。神命令我们不要为任何事忧虑,而是要在一切事上信靠神。

 

应当一无挂虑。(腓4:6上)

 


 

属神的恐惧(Godly fear)包含两方面:敬畏神,以及对危险困难处境的合理恐惧。当我们的恐惧属于这两种情况时,我们就没有犯罪。

 

·敬畏神。

我们之所以产生这种恐惧,是因为确知神是怎样的一位,他配得我们的尊崇,导致我们完全乐意顺服他爱的旨意,或惧怕他威严的审判。圣经命令我们都要敬畏神(申13:4)。热爱神且喜爱他旨意的人,都会对神产生由衷的也是理所当然的敬畏。这样的恐惧是圣洁的、有智慧的,会使我们远离属世的恐惧。

 

你们要赞美耶和华!敬畏耶和华,甚喜爱他命令的,这人便为有福。……他必不怕凶恶的信息,他心坚定,倚靠耶和华。他心确定,总不惧怕。(诗112:1、7、8上)

 

·对危险或困难处境的合理恐惧。

对危险和困难处境产生恐惧是合理的。生活中一些即将来临的情况会对我们产生影响,我们若对这些情况置若罔闻,就不是活在现实中了。神既要我们活在现实中,也要我们不忘记他的存在。人对危险或灾难作出反应是正常的反应。当危险逼近时,我们的肾上腺素会增加分泌,来帮助我们。肾上腺素增多会使其他器官作出联合反应,其中包括心跳加快、肌肉紧张、注意力高度集中、血压升高、嘴发干、出汗和反胃。只要恐惧情绪不阻挡我们做正确的事,并促使我们在惧怕时向神求助,就不是属世的。我们都会有感到害怕的时候,所以不要将勇气与没感觉、不知道怕相提并论。最勇敢的人虽然感到害怕,但还能全然信靠神,忠实听命于神。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在害怕时该如何做?

 

我惧怕的时候要倚靠你。(诗56:3)

 

属世的恐惧(Ungodly fear)是神命令我们不可有的恐惧(约14:1、27)。属世的恐惧是一种令人惊悸、且致人失去反应的畏惧。它有许多表现形式。每当我们因为恐惧而不再仰望神也不关注他人时,就会经历属世的恐惧。此时,我们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当我们因担心自己,而对必须要做的事情踯躅不前时,就处在属世的恐惧当中(太25:14-16;彼前3:6);当我们杞人忧天,没有理由地担忧某件可怕的事会临到自己时,也处在不讨神喜悦的属世恐惧中。最后,当我们在属世的恐惧面前投降时,我们就是称神为说谎者(民23:19)。

 

你们敬畏耶和华的,要倚靠耶和华,他是你们的帮助和你们的盾牌。(诗115:11)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