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几年后发生的一件事情,成为我和妻子桑德拉关系的一个转折点。当时,桑德拉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刚刚熬过了一个疲惫不堪的星期。一天晚上,我们在交谈中,她抱怨道:“你真是太自私了!”我一下子懵了,以前从没听过她这样责备我。当时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怎么能这样说?”我一边在心里说,一边绞尽脑汁,想找出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做错了。我镇定了片刻,问道:“你这话从何说起?我怎么了?”

 

那时,我已经从圣经学院和神学院毕业,成为一名年轻的牧师。我恰巧正在研读有关丈夫在婚姻中的角色问题。“今天她肯定过得挺糟糕的。”我心里为她辩解道。还没来得及等我说什么,她就滔滔不绝地说下去,而且是含着泪说的。

 

“你关心的,全都是你自己的想法,你自己的境遇,你自己的兴趣。我们现在有了孩子,我不能像以前那样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你身上。但说实话,你却从来都没有在意过我怎么样了。难道你没觉得,我们之间从未讨论过我关心的事吗?多数情况下,除非是举手之劳或你对这事有兴趣,你从不愿意在小事上为别人做出一点牺牲。还有,那天我请你帮我个忙,瞧你那副不耐烦的样子!我觉得,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事,我们就应该共同关心,一同去做!”

 

原来她发脾气就为了这些。“你发这么大火,就是因为我累了,不想去洗奶瓶?你也知道我这个星期教会的工作是多不容易。再说,我就算当时不想洗奶瓶,后来还不是去洗了吗?”我又琢磨了一下妻子的指责,开始启动狡辩系统,准备保护自己。我心想:“别搞错了,你是在对我说话吗?谁在供养和保护这个家庭?你怎么可以这样冤枉我这个好丈夫?”

 

被骄傲冲昏了头脑后,我带着教训的口吻开始向桑德拉声辩,我是如何像基督爱教会那样,用牺牲的爱去爱她的。可当我搜肠刮肚,想举出一些例子证明自己时却张口结舌了。我说了几件为她做过的事,但说实话,真的很难自圆其说。我越想表达自己对她的“爱”,心里就越清楚:当初所做的,要么是举手之劳,要么是在作秀给人看。虽然我内心不愿承认,但毕竟她说的是对的:我确实是将时间都花在了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

 

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得那天晚上自己内心的醒悟,一切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那时的我好像被先知拿单谴责的大卫王一样,面对桑德拉指责哑口无言。此前,我的确没能做到像脑中设想的那样去爱她。我开始意识到,虽然我一直相信“二人要成为一体”,但实际上,我自己就是全部。

 

接下来的一周,我是在悲伤和自责中度过的。我的敬虔世界似乎一下子土崩瓦解了。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生命中缺少神藉圣经显明的爱。这种震撼,就程度来说,简直是振聋发聩,使我不得不审视自己日常生活中的各个方面。我渐渐看清自己的真面目,原来我在别人眼中竟是这个样子啊。多亏我可爱的妻子,她是如此爱我,才肯将实情告诉我。此刻,神也开始在我心里动工了。

 

从那时起,我更能意识到自己的骄傲和自私。悔改之心也从那一刻发动,并成为我一生中持续的经历。我多么希望能告诉你们,现在的我已完全转变,可以做桑德拉的护花使者了。然而还没有,我宁可将自己比作一只青蛙,正经历着脱胎换骨的过程,在渐渐变成她的王子,尽管身上仍有一些污点。

 

我讲述这件事的目的,是为了说明,我需要知道自己应该从哪里做起,这就像盖房前要先勘察地址一样。我发现自己很自私,常在妻子感兴趣的事情上熟视无睹,这反映出我实在缺乏一个成熟基督徒应有的品格。

 

我在这本书中也着重强调男人的行为和品格,希望丈夫们在生活中依照神的教导,不断地操练自己,“学像基督”。对于基督徒丈夫们来说,一项未曾实现、却必须设为个人目标的,乃是我们必须回应神的呼召,在不断追求效法基督的道路上,成为全家的带领者。若能如此行,做丈夫的就是在与神同工,参与了属神婚姻的建造,更具体地说,成了有神形象的良人。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