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一处经文一个含义

 

“草是绿色的。”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说,草是紫色、红色、蓝色或是黄色的呢?还是说树是棕色的?假如“草是绿色的”包含上述所有意思,那它就没有任何意思。意义明确的语言才是有用的语言。“绿色”这个词之所以有用,恰恰因为它不指紫色、红色、蓝色、黄色或棕色。之所以说“草”这个词用得准确,是因为这词能把这种植物与我们称之为“树”这样高一些的植物区分开来。[1]同理,圣经用的词句之所以有用,是因为它们意思明确指向一个对象,而不是另外一个。“一词一义”的原则是一切人际沟通的基础。那么,词句既定的独一含义是谁定的呢?

 

人际沟通若想有效,就必须让说话者或写作者来决定自己所用字词的意思[2]。例如,小时候,妈妈常叮嘱我整理自己房间。作为向我发令的人,她是自己命令的诠释者。如果我把“整理你的房间”这句话理解为“把所有脏衣服都塞到床底下”,我很快就会发现,妈妈对这个命令的解释与我不一样——不管怎么样,她的解释总是对的!事情本该如此。她说了那个命令,就对那个命令有解释权。

 

同样,神说话的时候,他对自己的话也有解释权。或许你会说:“可神不在这里给我们提供解释!”言之有理。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尽可能地按照常规、尽可能仔细地理解神所写下的话。用的词汇本身、思维的脉络以及神用来为其说话的人类作者的历史背景,这些都向我们启示出神想说的意思。

 

妈妈叮嘱我整理房间时,我知道她的意思不是让我把所有脏衣服都塞到床底下。我怎么知道呢?因为我知道她说的“整理”不是那个意思。假如我不确定这个词的意思,就有责任找出她所谓的“整理”对她而言的真正意思,然后照她说的办。同样,作为一位解经者,你的任务就是找出圣经的词句在神当初借着人类作者为他说话的时候,他们自己的原意。我们无权随意将摩西、以赛亚或保罗所用的字词加上我们自己的理解,我们必须给出它们原来的那个意思。

 

每一处经文只含有一个真意,就是神借着人类作者要表达的意思。对于这些作者这段经文是什么意思,它便是我们该领受的意思。假如“草是绿色的”这句话也可能是说草是棕色的,沟通就失去了意义。即便是神的话,若具有多重含义,也就没了任何意义。

 


返回目录

Footnotes

  1. ^ Ramm, Protestant Biblical Interpretation, 113. 
  2. ^  McCartney, Let the Reader Understand, 35. 
最后修改于 2020-03-20 20:51:42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