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在美国有个主流的福音神学院,理事会委任了一位新院长。很令人遗憾,当时有许多讲师都不再相信也不再教导这所神学院的“教义宣言”所拥护的圣经真理了。因此,这位新院长上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神学思想上清理门户,把那些自由派讲员扫地出门。

 

这位院长新官上任,便大刀阔斧地改革。他与讲师一一会面,让他们自己选择,要么怀着纯正的信心签署教义声明,要么辞职。一位讲员面对这两个选择,冷冷地答道:“这份教义声明,我想怎么解释都行。”院长平静地说:“你被解雇了。”这位讲员回口说:“你没有权利解雇我。合同规定我在这所学院是终身任职,因此,你没有权利解雇我。”院长回答:“这份合同,我想怎么解释都行。”

 

这位讲员想要方便自己的时候,就任凭交流含混不清。她认为神的话语和学院的教义声明可以被随意解释,可一说到那份保障自己薪水的合同,却要求得到精准无误、一字不差、符合语法和历史、完全客观的诠释。然而,她却不愿意把自己这种锱铢必较的劲头用在神的话语上。

 

我们不接受这种双重标准。我们每天都理所当然地认为,人与人之间能够实现那种语义严谨、可以解读、不生歧义的沟通。同样,神说话时,我们与他之间也能达成如此沟通。

 

圣经究竟是阳光还是迷雾?是光明还是黑暗?是清晰还是晦涩?身为传道人,每当你翻开圣经时,心里是否企盼(通过艰辛努力)能听懂神的话呢?你是否相信开卷查经时就能摸着神自己的意思?事实上,对于任何地方的任何人,圣经只含有一个明确的含义。因此,我们绝对有把握能把它客观、准确地解并宣讲出来。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