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们面对的问题是:何种研经方法才能确保你讲的道本身,是在重述神自己曾讲过的道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一个人能为神讲道,就连玛土撒拉都不够资深、所罗门都不够智慧。但如果你的研经方法正确,足以让你所讲的道说出神在圣经中已说出的话,你便能成为神的声音。换句话说,要做到释经式讲道,首先要有释经式研经。

 

使用正确的方法预备讲章,好让自己讲的道复述出神曾说的话,绝非易事。然而,不论你是研读圣经原文(这是最佳方法),还是研读你的英文版、汉语版、祖鲁语版,索托语版、斯瓦希里语版的圣经,你在本书学到的研经步骤将帮助你写出脉络清晰、基于圣经的讲章,即合理解经、忠实应用神自己话语的讲章。

 

块状图

我要教给你的研经方法叫作块状图。这种研经法,让你既进深思考一处经文的各个组成部分,同时也思考这段经文的整体。这种方法能迫使你发掘神话语的真实含义,而这正是为神讲道的关键。

 

因着传道人的差别,教会的差别,所处文化的差别,所有证道讲章也不尽相同。同样一篇讲章,在城市教会效果良好,但在农村教会或许并无果效。南非教会比起西方国家的教会,会众更倾向听到那些反复强调、抑扬顿挫、激情四射的讲道。这完全无可厚非,释经讲道确实包含着文化因素。但是,不论环境怎么样,不能改变的是讲员要致力于再现神的话语。若你没有做到这一点,你就没有做到为神传道。因此,所有传道人,不论他们来自什么样的文化背景,都必须以恰当的方法研经,以至能写出一份让神亲自发言的讲章。用块状图预备讲章就是实现这一目的之极佳方法。

 

那么,什么是块状图呢?就是在纸面上将经文的词语重新做出排列,从而帮助自己发掘出经文的真意。我们以《创世记》1章1节为例,这句经文可以用块状图表示为:

 

在此处,你是否能看出来:创造?他创造了什么?他在何时创造?块状图将这段经文的内容准确地呈现给你看,它借着神所用的词揭示出他的心意。当你讲解《创世记》1章1借时,若你讲明了是创造、何时创造、创造了什么,那你实际上便再现了神的话语。

 

将经文进行块状图解很难吗?确实很难。想象一下,一位牧羊人站在一口深井边,身边围满了口渴的羊群。它们“咩咩”地叫着,焦急地要喝这井里的救命水。牧羊人要打到水,就得用绳子系住水桶,垂到井里,灌满水,再把水桶提上来。他靠着那双粗糙的手和弯驼的背,要救这群快要渴死的羊儿。

 

为神传道所要做的研经,正是这样情形。神的道就是那口能流出生命活水的井。身为传道人,你不能把沙石带给会众,你必须给他们水喝——神所赐的活水。所以,每个礼拜,你都要把自己思想的水桶深深沉浸到圣经这口井里,借着研经,把这水灌入桶中,然后再一下下地把这桶水拉上来。

 

可是,人类智慧的死水塘近在咫尺,传道人在那里轻易就可以把自己水桶装满,但是那塘里的水会把羊群毒死。你想要打到清纯的水,就必须把水桶浸入圣经,再提上来。殷勤的工人总是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你若能忠心地做,到了主日,神的声音就会传出。当你讲解神话语之时,神会再次开口说话。

 

那位亲自讲道的神,如今是以这种方法讲道的。马丁·路德说得没错,作传道人确实胜过作国王。但要想为神传道,你必须先为神研经。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