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须为你听过到的每一篇讲道交账……我们必须向他交账的审判主就是神……想起要交账,我们就应何等留心讲道的每一个字!让这一切使我们除去讲道时的分心和昏昏欲睡,把我们的耳朵与神的道紧紧捆绑在一起。

汤姆·华森

 

结论

听,就像你的生命取决于此

 

“所以,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凡听见我这话不去行的,好比一个无知的人,把房子盖在沙土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并且倒塌得很大。”

 

马太福音7:24-27

 

看来很重要的,就是本书结束时要回到开始的地方,就是讲台,神设计作火花塞的地方,讲台点燃他的道,让这汽油在听道的人生命中燃烧。

 

今天论述讲道的资源,其主要潮流看来就是要人认识并且适应我们文化的变化,这些改变影响了人如何听讲道。我看见论述讲道的现代书籍和期刊文章突然急剧增加,这些资料强调,讲道人很重要的就是要认识到谁在听他讲道。讲道人要在二十一世纪有效沟通,就需要知道如何与后现代听众打成一片。后现代的人有特别的需要和挣扎,讲道人需要了解这一切,好使我们能以一种与他们生活相关的方式,对他们讲述观念。牧师需要让自己焕发一新,改变他们的讲道风格,适应后现代文化转型,与一个因媒体摄入量饱和,对权柄持怀疑态度而不再留心听的社会打交道。关键就是知道你的听众是谁,他们生活在其中的文化如何塑造他们思想、感觉和听讲道的方式。这一切都是关乎与你的听众建立关系。

 

可悲的是,讲道人正在大规模重新定义他们自己的神圣任务,迁就后现代的人感受到的需要。讲道必须降低权威性,必须要有更多互动。不要认定自己是代表神说话。讲道应当包括更多的对话,独白要减少。牧师应当更少直面对人,而是要更多采取对话的形式。结果就是,整整一代人得到纵容,他们“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提摩太后书4:3)。

 

但事实就是,虽然一位牧师必须研究文化,但首先和最重要的,他必须研究神的真理,神的真理在任何文化当中都具有现实意义。这本论述如何合乎圣经听道的书来到尾声时,我要请你思想在这件事上,对讲道人和听众来说都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请自问:“知道讲道的人和听道的人,在基督再来的时候都必须要向基督交账,还有什么可能是比这一点更具有现实意义?”在最后审判的时候,听众要与讲道人站在一起,为着他们在传讲神话语这件事上发挥的作用交账(提摩太后书4:1-3)。神的道本身要成为庄严的标准,讲道人和听众都要按此标准受审判(约翰福音12:47-48)。讲道人要按他们传讲的讲道受审判,而听众则要按他们听到的讲道受审判。清教徒讲道人经常劝勉他们的会众,要在所有人有一天都要面对的这正在逼近的审判光照下听讲道。理查德·巴克斯特写道:

 

要记住,所有这些……讲道都要接受评估,你们必须为着你们听到的一切交账,你们是……努力专心听,还是心不在焉;你们听的道要在最后那日审判你们。因此要像那些将受审判,要为他们的听和顺服交账的人一样来听道。[1]

 

大卫·克拉森说道:

 

在审判的日子,神要人为每一篇讲道,每一篇讲道中的每一个真理交账……书卷要打开,你听过的所有讲道都要提及,神要你具体交账,说明你为何压制这样一个显明出来的真理,你为什么犯下这样一件已经警告你不要犯的罪,你为什么忽略如此劝勉你当尽的本分……哦,这是何等让人惧怕的交账![2]

 

所以,每次你坐下来听人传讲神的道,你头脑里应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可怕的日子,你要按照如何领受和回应你将要听到的道受审判。正如本书第一章已经说过的,你如何应对神在他道中所说的话,这不仅决定你现在在这地上要过怎样一种生活,而且也要决定你在哪里度过永世。这是登山宝训的底线所在,而登山宝训很有可能是曾讲过的最伟大的一篇讲道(马太福音5-7章)。众人聚在能望见加利利海的山边,要听耶稣论述跟从他的人应如何生活,与世上所有其他人的生活截然不同。耶稣结束他这篇著名讲道时,呼吁所有听这讲道的人对他已经对他们说的话采取行动。他挑战他们,将他已经传讲的一切付诸于实践。

 

为了鼓励众人顺服他说的话,耶稣在结束时举例说明,在两种建造房屋的人之间作对比:一个有智慧的建造房屋的人和一个愚昧的建造房屋的人。这两个建造房子的人体现出人回应基督话语的两种方式。聪明建造的人代表那些听了就顺服他道的人,愚昧建造房屋的人代表那些听了但不顺服他道的人。我们所有人都在建造一座房屋,也就是说,在活出我们的生命。我们所有人都像这两个建造房屋的人中的其中一位。我们是哪种建造房屋的人,这要决定我们的生活最后结局如何。我们如何建造,这有直到永远的后果,要导致永远得救或永远定罪。在聆听神的道方面,天堂和地狱悬于一线。现实就是,你们当中一些正在读这本书的人最终要上天堂,而你们当中一些人最终要下地狱。你如何应对本书的教导,这极有可能要决定你最后身在何处。

 

在耶稣说出结论之前,他说了一段令人惧怕的话,应让每一个宣称耶稣是自己救主和主的人内心知罪。他说道:

 

“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马太福音7:21-23)

 

在我看来,这是整本圣经中最恐怖的场景。这一幅画面描绘的是在最后审判时,在那些以为自己是基督徒,其实并非如此的人身上发生的事。这些人并不是无神论者或不可知论者,生活公然悖逆神。这些是有信仰的人,相信耶稣基督,活出好的、有道德的生活,每个礼拜天上教会,已经受洗,固定领受主餐,参与侍奉,教主日学,在诗班唱诗,可能担任长老或执事,甚至是一位牧师。从外面看,他们显得非常委身于神的事情。但在里面他们从未真正认识耶稣基督,让他们震惊的是,他要把他们赶到地狱,直到永远。这是终极的受骗——以为你要上天堂,然后发现,你正在下地狱,而这一切都已太迟。

 

按耶稣的说法,不仅只有少数认信的基督徒要经历这种出乎预料的命运。他说这样的人有“许多”。平克(A.W. Pink)写道:

 

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地上有如此多数以百万计的挂名基督徒,真正基督徒的比例,也从未像现在一样低……我们非常严肃地怀疑,在这基督教时代的历史上,是否曾经有像现在一样的时候,教会里有如此多受欺骗的人,他们确实相信他们的灵魂一切都是安好,而实际上神的忿怒常在他们身上。[3]

 

这是对那些相信所有正确的事,做所有正确的事,以为这已足够让他们上天堂的人发出的强烈警告。这并不关乎正确的信念或善行,而是关乎活出顺服耶稣基督的生命。这是你能确定自己已经真正认识他,以他作你个人的主和救主的唯一方法。其他一切只不过是口头的服侍,或者你也可以说是“耳边的服侍”。

 

即使有罪的人也承认,真正的委身要求的不仅仅只是口头说说。我对妻子说我向她委身,这并不足够。我需要用我如何待她证明这一点。如果我说“我爱你”,但把她当作垃圾对待,我说的话就毫无意义。我们知道人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真正要紧的,是他们做什么。我们会说这样的话:“你只是说,没有行动。”或者,“行动比说话更有力。”我们对那些说的是一回事,做的又是另一回事的人有一种称呼,我们把他们称为假冒为善的人。实际上耶稣是在说:“要紧的并不是你们说什么,要紧的是你们做什么。”你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甚至能想信什么就信什么——但最终证明你真正认识基督的,就是你顺服他(约翰福音3:36;约翰一书2:3-6;3:7-10)。

 

耶稣强调这一点,把听了他的道就去行的人和听了他的道却不去行的人进行比较。请记住,雅各举例说明这了这同一个“听与行”原则,描述了两种照镜子的方法。耶稣在这一段经文中举例说明了这一模一样的原则,描述了两种不一样的建造房屋方法。在巴勒斯坦有大量干涸,沙土质的河床,有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都没有水。但突然暴风雨来袭,干涸的河床要变成了激流,能把一切挡道的席卷而去。在古代的以色列曾发生这样的事,突如其来的洪水迅速改变流经的路线,冲走整个营地,夺去人和牲畜的性命,摧毁一切事情。

 

聪明建造房屋的人明白这些突然临到洪水的危险,确保建造房屋时远离这些急流,花时间深挖,直到找到在上面建造的磐石。在磐石上建造,这要花更多时间和精力。他们不是仅仅随意搭起一座房屋。但艰苦的工作是值得的,因为当暴风雨最终突袭时,虽有狂风暴雨和涌起的洪水,他们的房屋依然完整无缺。 

 

与聪明建造房屋的人形成对比,愚昧建造房屋的人未能考虑将来的情况。他看到一片很好的沙质地块,就在一条河床的中间位置。他说:“有谁需要地基呢?这并不是非常重要!”所以他快快搭起房屋,看起来就像那聪明人在磐石上建造的房屋一样好,感觉一样安全舒适——直到暴风雨来袭。这房屋完全毁坏,一切都失去了。

 

耶稣在这比喻当中讲的暴风雨,肯定是适用于我们所有人在生活中都必须面对的试炼。行道的人面对试炼,要比仅仅听道的人处理得好得多。事实上,试炼显明谁是行道的人,谁是只是听的人。生活风平浪静的时候,人人看起来都是一样。但是当癌症诊断书发下来,或孩子悖逆,或失业,或房屋因无法还贷被收回,这时一个人对基督委身是真是假,这就可以试验出来,并且显明。这时候你就看到你的信心到底是由什么组成。

 

你如何经过生活的暴风雨,这能最好表明你将如何经过那最后审判。最终来说,这就是耶稣在这里讲的暴风雨。那些不仅听神的道,并且顺服的人,神的忿怒将不落在他们身上,他们要在天堂享有永远的救恩。但那些仅仅听神的道说什么,但并不对此采取任何行动的人,他们将无法承受神的忿怒,要经历地狱永远的定罪。

 

1994年洛杉矶北岭地震来袭的时候,我和妻子住在南加州。让我感到最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就是毁坏的情况没有规律。有几个月时间,大街上布满了被毁房屋的碎片。沿着大街开车走过,看到两栋并排房屋,一栋成了废墟,另一栋却仍然坚立,这样的感觉真是奇怪。在地震前,这两栋房屋看起来是一模一样,看起来结构都安全。但地震揭示出一个重大分别。经历强烈摇动而不倒的房屋是建立在天然地块上,而被摧毁的房屋是建在填土上。所有这一切都关乎一栋房屋的地基是牢固还是疏松。

 

你的生活也是如此。一切都归结于你的生命是在哪一种根基上建造。你可能看起来与教会其他人一样。你可能唱同样的诗歌,听同样的讲道,参加同样的小组,在同样的事工中服侍,但最后事情被强烈震撼时,你们当中一些人要在基督的义里坚立,你们当中一些人要定罪下地狱。决定的因素在于你生活表面之下的事情,完全关乎你的根基。

 

你的根基是什么?你的生命是建造在只是道的流沙之上,还是建造在道这牢固的磐石之上?这一段经文是严肃的警告,你直到永远的结局要由你如何回应神的道来决定。如果你聆听顺服神的道,你就要上天堂。但是如果你听,却悖逆神的道,你就要下地狱。你现在对神的道的回应,表明你即将在哪里度过永世?清教徒大卫·克拉森在论“听道”的一篇讲道中写道:

 

听道是为灵魂直到永远的益处所作的供应,灵魂永远的福祉取决于听道;如果你们在这方面失败,你们的灵魂就要沉沦,无可救药。因为救恩是从信道来的,信道是从听道来的。这是具有永远后果的举动。我们听得如何,我们灵魂直到永远的光景也如何。[4]

 

说到底,一切最终取决于你对神在他的道中已经说过的话采取何种行动。因此,要在永恒的光照下来听每一篇讲道,因为每一篇讲道确实都是关乎生死。

 


返回目录

Footnotes

  1. ^  Richard Baxter, The Practical Works of Richard Baxter, Vol. 1, A Christian Directory (Morgan, PA: Soli Deo Gloria, 1996), 473–477. 
  2. ^ David Clarkson, “Hearing the Word,” The Works of David Clarkson, vol. 1 (Edinburgh: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88), 434. 
  3. ^ James Montgomery Boice, Matthew (Grand Rapids: Baker, 2006),259. 
  4. ^ The Works of David Clarkson, vol. 1, 431.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