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教导是建立在神的道之上吗?是否与圣经所说的一致?

 

保罗一开始的时候,在第二次宣教旅行期间在以弗所建立教会,在那里用了将近三年时间训练装备这群信徒。他在罗马软禁期间写了一封信给以弗所教会。后来他短暂得释放,四处旅行,重访他曾建立的一些主要教会。到达以弗所的时候,他难过地发现,正如他在使徒行传20章最后一次与以弗所教会长老见面时预言那样,教会假师傅猖獗。在当面斥责教导异端的人之后,保罗继续旅行前往马其顿,把他看重的事工搭档摩太留在以弗所,监督重组教会的过程,帮助它重新回到神起初为它安排的道路上。

 

显然要求和压力如此压倒一切,以至于提摩太受到试探要打包袱离开。保罗写信鼓励他坚持留在那里,完成托付他的这项艰巨任务。保罗要他留下的主要原因,就是坚定对付那些教导“异教”,怪异教训(希腊文heterodidaskalia)的人。这与纯正教义相反,是虚假教义,扭曲或误传神话语真理的教导(错误、欺骗、谎言、异端等等)。看起来保罗是新创了这说法,描述与基督和使徒已教导的不一样的教导。到那时候已有了一个真理体系,是人认同的标准,可以用来试验和判断所有教导(使徒行传2:42;以弗所书2:20;提摩太前书6:3;提摩太后书1:13)。今天,必须用来试验和判断所有教导的标准,就是66卷圣经书卷。一个人的教导若与圣经教导不一致,这人就应归为假师傅这一类。简单来说,一位假师傅就教导与圣经教导不一样事情的人。

 

我们并不完全确定以弗所教会的假师傅教导什么。保罗表明他们专注于问题无聊的一面,喜欢在没有意义的问题上挑起争端。他们迷恋没有任何圣经根据的“荒渺无凭的话语和无穷的家谱”(提摩太前书1:4;参见提摩太后书4:4;提多书1:14)。这种事情在拉比的作品中比比皆是。在福音书写成之前,异端分子很容易编造关于基督生平的故事。例如多马福音就讲了虚构的耶稣童年故事,比如他如何用泥巴造出麻雀,把欺负其他人的孩子浮在半空。犹太人也非常用心追溯他们的家谱,寻根一直回到他们的列祖(提多书3:9)。旧约圣经包含有无数的名单。显然这些假师傅加添新的名字,编造故事,进行寓意解释,让它们说出神从未打算要它们说的事。所有这些荒渺无凭的话语和家谱的来源都是人的想象,而非神的启示。

 

今天太过常见的就是,讲道人、书籍作者和歌手信心满满地断言某些事情,却根本不列出任何圣经根据支持他们的说法。他们所说的极多内容,更多是建立在个人经历或专业调查研究,而不是圣经之上。当人把世界的观念和个人意见与圣经整合起来的时候,这就不经意改变了圣经真实的意思。一些人故意曲解圣经,让圣经按他们自己的意思说话,为他们自己的目的服务。其他人完全就是要更进深,要超越对圣经简单按字义、历史和文法的解释,结果宣称发现了某些新奇和革命性的事情,所说的超越了圣经的教导。史普罗(R.C. Sproul)很有智慧地写道:

 

当我们讲到认识一本书的内容,这本书在两千年前写成,西方历史上最聪明的人已用心研究它的文本,我们是极不可能最终得到一些根本性、全新的洞见,改变对这本书认识的全貌。[1]

 

一个基本的判断原则就是,如果一件事情听起来古怪,它很有可能就是古怪。如果你听到一些之前从未听过的事,很有可能这是来自于某个别的地方,而不是圣经。防备假师傅欺骗的最好方法,就是固定查考圣经(提摩太前书4:6)。当你日复一日让自己的思想接触圣经,就会在分辨真理错误的能力方面有长进。我曾听说,美国财政部训练人分辨伪钞的方法,就是让他们研究真钞,对真家伙变得如此熟悉,以至于很容易一眼看出假的来。类似,你应花大量时间学习和查考神话语的真理,以至于你可以很容易就看出错误。

 

无论何时,当你听一位讲道人或教师教导时,你需要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他们教导的根据是什么?”“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一点的?”“他们是从哪里得出这想法?”“他们把他们的确信或结论建立在怎样的基础之上?”即使这可能听起来很有道理,如果你找不到任何经文支持他们所说的,你就不要接受。

 


返回目录

Footnotes

  1. ^ Eric J. Alexander, et al., Feed My Sheep: A Passionate Plea for Preaching (Morgan, PA: Soli Deo Gloria, 2002), 153, 155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